한국학자료센터

  • Open API
  • 사이트맵
  • 이용안내
  • 열린마당

한국고문서자료관

통합검색

  • 상세검색
  • 문자입력기

디렉토리분류

닫기

윤▣▣(尹▣▣) 소초(疏草)    
G002+AKS+KSM-XB.0000.0000-20101008.B003a_003_01296_XXX
 
분류 고문서-소차계장류-상소 / 국왕·왕실-보고-상소
작성주체 발급: 윤▣▣(尹▣▣) /수취: 국왕(國王)
형태사항 낱장, 1장 / 종이 / 한자
소장정보 원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 현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비고 출판정보 : 『고문서집성 3 -해남윤씨편 정서본-』(한국정신문화연구원, 1986)
고문서집성 수록정보 『고문서집성』03 / 25. 소초 / 소초1 / 455 ~463쪽
 
자료로딩...
닫기


初疏
折衝將軍僉知中樞府使尹▣▣誠惶誠恐頓首謹百拜上言
主上殿下 伏以臣少昧醫術 老尤憒憒 而在南聞命 不敢自處 遂爲乘馹之行 雖附於不侯駕之義 揆諸實理 己無據矣 及造 內局 無所的見 而奉末議而 隨參 雖日臣子分義 揆諸實用 亦無謂矣 伏而不敢乞退 僶勉逐隊 今已 數月 濫汙
恩眷 徒費廩祿 自顧臣身 固可愧矣 其於國事 亦豈合宜 非徒此也 臣素多 疾病 而犬馬之齒 七十有一 死亡無日 首丘之心 人情之所必至 倘蒙 聖 慈 特賜骸骨 俾得畢命松楸 則臣雖瞑目之後 敢忘結草之報 伏乞 日月之 明 洞燭幽微 命免內局議藥 幷遞僉知之職 以畢 天地曲全蠓蟻之造 臣無 任望天仰 聖懇祈切祝之至 謹昧死以聞
大槩冒陳危懇 乞 賜骸骨 丁酉十一月十一日入 啓
答曰省䟽具悉 上來之後其效頗多 何以求退至此乎勿辭

再䟽
伏以微末小臣 瀆擾天聽 一己有罪 其可罪乎 雖然心有所其不安 理有所大不然 則亦何可以再瀆爲嫌爲惧而不言 使 日月之明 終有所不及於幽微 以致人猶有所憾於天地之大也哉 是以不敢避煩瀆之誅 而敢再溷 天聽也 盖姑除輕重大小之義 惟以至誠論之 則君親一體 其於議藥之際 與諸醫論議之間 要以必得至當之劑爲務 豈敢毫分有彼此物我之嫌 而有所顧忘不盡所見也 然醫道微妙 非淺見薄識所加幾及 而臣於少時 雖綠親病身病 考閱古方 未嘗融會貫通 只得窺闖藩籬 而衰病之後 神昏目暗 一任抛棄 尤極昩昩 是以都提調 以臣前坐之故 每輒先問 且頻申議 而臣終不敢質言矣 頃者 內殿所進導泰二四湯 果是各陳所見 時臣之所陳 而進用不數日間 諺錄中 有前面浮處幾平之敎 此盖偶然 而其日適有 饋酒於臣之 恩命此豈出於議藥之事也 實出於 聖慈平日眕念微臣之鴻私 臣矜惶感激罔知攸措 而且恐人或不知天意如此 嫌疚不自安矣 其後柳後聖趙徵奎 來見臣於私舍 屛客而言曰 欲進逍遙散 此藥如何 臣曰昨今 內殿症候如何 後聖曰 後面浮處亦稍減云 臣曰此非議藥之所 何不於明朝藥房僉會時相議乎 後聖曰 欲於從容處停當矣 臣唯唯而已 翌日藥房議藥時 都提調問于臣曰 仍進導泰二四湯乎 更議他藥乎 臣對曰 實無的見 不知所云 都提調再三申問臣曰 八物二陳湯 則初到時不能詳知 內殿症候 只據古方浮脹門 而議進者也 導泰二四湯 則頗知症情病源之浚 尋思推究 而取定者也 近日 症候 別無所害 則加減加 進以爲宜當 而不敢質言矣 趙徵奎曰 近日 症候 有不平處云 臣曰然則不可不更議他藥矣 都提調又問於臣曰 當用柳後聖所陳逍遙散乎 抑議他藥乎 臣日 柳後聖趙徵奎 久在 差備 詳知病候首末 似當用兩人所見矣 都提調復與二提調商量 乃 進逍遙散 用藥始末如此 則近日 內殿症候差歇 都是柳後聖趙徵奎之功 臣何有一毫贊助乎 然而昨日 聖批 有上來之後 其效頗多之 敎 臣實內愧于心 無以自處 以抑恐人必指點而譏臣也 且綠臣不敢言 使聖明有所不知於咫尺間事 而如絲之 言失實 至於如綸則臣罪大矣 以此不得已 再上短章而瀆擾之誅 終無所逃 臣不勝隕越侯罪之至 謹
昩死以聞
大槩冒萬死 再陳 內殿藥效 實出於醫官事 丁酉十一月十二日
入 啓
答曰省䟽具悉 事雖如此 而亦豈無所益乎 以此不欲遽爾退去也

三 䟽
伏以臣於醫道 非徒不能窺闖其閫奧 抑亦未嘗★得其梗槪 千里承召 固知 無據 旅進 內局 尤有可愧 以第以微末遠臣 得與聞
九重問安之候 有喜幸矣 自上年十二月初五日 適患時令寒疾 轉輾沈痼 累 經危域 直至今年二月旬間 始得生道 而當痛之時 六十餘日 全廢飮食 至 今苦厭對案 一日所啖 僅二三合許 以故氣力 如絲如縷 澌憊委頓 一向 沈綿 今欲留調待差 則勢將鍾嗚漏盡而後己 力疾扶載 寸寸復路 庶幾生 還故里 畢命松楸 是乃首丘之常情 而事理之當然者也 臣之情勢 又有不 可不速去人寰 屛伏空虛者 杜甫所謂用拙存吾道 幽居近物情 正有今日道 也 伏乞聖慈 特推仁恕 憐臣病勢至此
函賜罷遣 俾延螻蟻之命 臣無任縮慄屛營瞻天望日祈懇之至 謹昩死以聞
大槩賤疾綿劇 首丘情迫 冒陳危懇 乞賜罷遣事 戊戌三月初六日呈政 院 有一承旨 以䟽中用杜語爲不可 付標還出給 令改呈翌日不改復呈 到又退 初九日 其承旨有病不進 他承旨齊會 送本院 下人委來取去 卽爲人 啓
答曰省䟽具悉至懇 當初 召命 實非偶然之意也 有何無據之事乎 內殿病患 尙未快瘳 況年老之人大病之餘 實難遽爾登途 姑勿下去 更加調理 觀勢 進退

四䟽
折衝將軍行忠武衛副司直尹▣▣誠惶誠恐頓首頓首百拜上言
主上殿下 伏以臣於初六日 呈乞退之章 初九日乃得上達 伏讀 聖批 天語丁 寧反覈而諭止之意 溫然藹然於辭令之表 臣是何人 濫紆鴻私 至於此也 臣實感激兢惶 措躬無地 然臣竊念
聖上之所以留臣者 非厲臣也 乃愛臣也 而臣之事勢有大不然者 此則古人
所謂日月高臨猶有所不能盡燭幽微者歟 今欲憫黙而已 則非徒有乖於人臣去就之義 而抑亦有乖於君使臣以禮之道也 且恐反有傷於 聖慈愛微臣之盛意 今欲更達未畢之微情 則瀆擾 天聽 罪戾難免 回徨數日 罔知攸措矣 臣更竊念君臣之間 以嚴憚爲事 不如以孚誠爲主 進退之際 以承順爲事 不如以義理爲主 此非臣之臆見 實是聖賢之明訓君子之浩轍 則豈可以他求者也 以故臣敢再伸危懇 仰溷 宸嚴 伏乞聖明 哀憐而垂察爲 臣之所以必可去必不可不去者何也 盖以 內局議藥言之 則臣之醫術淺短 吹竽 毫無所補 臣之有無 不爲損益明矣 況委頓頹仆 不任束帶 無復趨進 永巷之望乎 以臣之病勢言之 則去留皆非萬全生道 而但留則旅托廛囂 大妨調攝 復常難期 澌盡可慮 一朝溘然 則必有貪戀 恩眷鍾鳴漏盡之譏於千載矣 臣雖爲鬼 其得瞑目於地下乎 去則扶載寸前 庶幾生還 靜攝寂寞之濱 或有蘇完之路 設使不幸死於道路可得窃附於得正以斃之義 豈非生順死安之道乎 是以臣欲趁春寒幾解暑熱未及之前 强疾復路 臣之前䟽所謂首丘之常情而事理之當然者此也 伏乞 聖明 亟賜罷遣 使老病垂死之臣 預萬物而得其所臣無任縮慄戰兢懇祈切祝之至 謹昩死以聞 大槩臣醫道無補老病垂死 更伸危懇 乞 賜罷遣事 戊戌三月十三日入 啓
答曰省䟽具悉 不但己諭予意於前䟽之批 春日尙寒 更加調理進退

五䟽
伏以臣旣老且病 病甚綿劇 不能就列 卑職之在身 猶爲惶悶矣 新除水部侍郞之 命 特在千萬夢寐之外 臣感激 隆恩 自顧回皇 不知 聖明何所取於無狀老病之臣 而有此 異數 罔知攸揞矣 臣窃伏惟念人之所當爲者 不啻百行萬善 而撮其要則爲五倫 又撮其要則爲三綱 是乃天叙天秩也 三綱之於人倫 不其莫重且大歟 君臣之際 于帝之訓 一言以蔽之曰義 其所謂義者 又不其莫重且大歟 盖天之建國立君 非厚一人也 爲萬民也 君之設官分職 非厚百官也 爲萬民也 是以人臣事君之道 有才有德 能擧其職則仕義也 無才無德 不能擧其職則去義也 寔能容之 同寅協恭則仕義也 人莫我知 世與我違則去義也 可以行道濟世則鞠躬盡瘁 死而後己義也 百爲不開 世路崎嶇則不俟終日 接淅而行義也 年富力强 駿奔無難則仕義也 年至致仕 精力不逮則去義也 不知君臣之分 不知天地之正 徒以朱紫爲榮 徒以祿俸爲利 無毫髮補益於國家 而自甘鍾鳴漏盡於風塵之下者 亦爲義歟 然如臣今日之事勢 非爲他故 無才無德 固不可仕 而年過致仕 精力不逮 疾病沈痼 溘然無日 則其爲當去的然明矣 此乃萬古不易之定理也 伏未知 聖明 以臣之求去爲非義歟 朝廷之責臣下 當以義勸勉 而不當以不義敎誨 伏願 聖明 留神岳察於古人之道 重國家之勵廉耻 諒微臣之瀝丹誠 亟收新命 俾安愚分 臣無任戰兢縮慄祈懇之至 謹昩死以聞
大槩臣年過致仕 精力不逮 疾病沈痼 溘然無日 伏乞 聖明 重國家之勵 廉恥 諒微臣之瀝丹誠 亟收新命 俾安愚分事 戊戌三月十七日 呈政院 還出給 十八日更呈入 啓
答曰省䟽具悉至懇 勿爲固辭 須速察職

六䟽
伏以臣老病綿劇 一向委頓 決無從仕之望 不得已上章乞遞 而臣誠竭瀝 天聽愈邈 臣實憫鬱隕越 罔知攸措矣 近聞物議 尤不可一刻晏然 是以不敢避瀆擾之誅 乃敢伸鐫削之請 伏願 聖明垂察焉 臣謹按宋朝諸賢 皆以特命除官爲榮 至於其表詞有光膺宸揀九重獨斷等語 盖以銓擬爲輕 以上命爲重也 今則不如古而臣自己丑以來十年間以銓擬除官 只是僉知一職 臣亦不及古人而自愧於心矣 今者物議有日 人之仕宦 豈於每以特命云云 斯言入耳 臣其縮慄 小臣無求於殿下 殿下無私於小臣 而人言若此 則何敢冒居其職乎 臣謹按醫道之傳 其來尙矣 歷代聖君哲輔 靡不留心 自古仁人孝子 咸知注意神農嘗百草 黃帝創鍼灸 斯二君者 皆非聖而爲此乎 伊尹爲湯液之祖狄梁公妙鍼術 范仲淹願爲良醫 斯三臣者 皆非賢而爲此乎 伊川先生曰 病到於床 委之庸醫 比之不慈不孝 事親者亦不可不知醫 朱夫子著其說於小學書 斯二人者 皆不知道而其所以垂訓萬世有如此者乎 臣於少時爲親病 檢古方 自知其淺 人推或過 而臣未嘗以此媒進 殿下未嘗以此用臣 而物議有曰 以柳後聖爲工曺判書後 可以尹▣▣叅議云云 斯言入耳 臣尤愧忸 何忍强顔是職乎 斯留欸誠非薄物細故也 臣雖無狀 貪官爵戀 恩眷 必欲包羞忍恥 黽勉就列 無乃有傷於 聖明乎 臣之所以不可不乞遞者此也 況臣之病勢 疲薾己極目暗神痿 氣澌神昏 雖有人形 未及人事 設欲不拘廉恥 其能進退朝端乎 臣方乞退 人必以爲不能供仕 則何能行路乎 然其於行路也 則不必梳洗冠帶也 不必卯申縛束也 無費神酬應之務 無强力期會之程 垂簾塞光裏頭包軆 寸前寸休 時眠時食 百病羸形 猶可扶行 其與從仕難易懸絶 設或道死 豈不賢於鍾鳴漏盡乎 然則臣之時宜 其可不乞退乎 伏乞 聖明 憐臣情勢病勢 狼狽至此 亟命鐫削新授之職 以安微分 以畢天地生成之造 臣不勝十戰百兢千祈萬懇之至 謹昩死以聞
大槩臣迫於義理 再伸危懇 伏乞 聖明 憐臣情勢病勢狼狽至此亟命鐫削 新授之職 俾安微分 以畢天地生成之造事 戊戌三月二十日呈政院還出 給 凡十三呈而十三却

七䟽
伏以臣謹按虞書曰 明四目達四聰 說者曰廣四方之視聽 以決天下之壅蔽 噫虞史此言載於格于文祖之下咨十有二牧之上 則是乃卽位之初 第一之政也 然則爲天下國家之道 果有急於明四目達四聰者哉 漢魏相爲御史大夫 因許伯而白去副封 魏相爲御史大夫而不能自直於九重非不知托於許廣漢以奏之爲苟 而必因是而去副封 然則忠臣之爲國家謀 又有過於決群下之壅蔽 明一人之耳目者哉 鳴呼之爲帝 未及疇咨 而首以明目達聰爲急先務者何也 魏相之爲御史大夫 至於因許伯而白去副封者何也 聖帝之首事厥有旨矣 而賢臣之曲圖 亦必有深意存焉也 臣聞近來人之䟽章 少有不合於時宜 則政院輒屛去不達 其漸有可畏者 無乃有乖於帝舜之急務 魏相之深憂歟 抑或有高見明識深謀遠慮 至於帝舜魏相者歟 臣實心寒 仰屋窃歎 固己久矣 臣以三月十五日 濫蒙 特恩 除授工曺叅議 十七日上乞遞之章 十八日入啓不得 請所當趂卽肅謝而賤疾一向委頓 無計自力 且聞物議醜詆者 非一 廉恥所關 疾病所迫 不得已冒死具由 再伸危懇 二十日呈政院見却 其後逐日更呈 或有日再呈者 于今十三呈矣 而尙不捧入 臣未知政院 亦視臣爲醫官 以爲猥濫而不敢入 啓歟 抑以爲時意所不悅 而有所顧忌不肯入 啓歟 臣求其說而未得不勝鬱抑焉 其傳語間有曰 䟽中只言病患則可以捧入云 是責臣以不拘廉恥歟 亦未曉其意之所在也 辭章之不得進達至於此極 若臣病少間 可能扶載 則臣雖徑去 實無害義 欲出郊外庶追介石之義 而澌憊委薾之餘 又添感冒之疾 輾轉沈痼 不離枕席 尤不勝憫縮焉 大槩水部雖曰閑局 而佐貳之職 亦非微官之比 其可久曠呼 伏乞 聖明 特命幷入臣之前䟽洞燭臣之病勢情勢 決不可從仕 亟命鐫削臣新授之職 使政院免蔽上之失 使微臣遂引分之願 以畢 聖人使萬物各得其所之造化 公私幸甚 臣實爲國家有深惧 更瀝血誠 仰溷聖聰 瀆擾之誅 爲可免哉 臣不勝望 天仰聖 席藁俟命之至 謹昩死以聞
大槪賤疾旣劇 物議復嚴 廉耻所關 義理所迫 冒死具由 再伸前懇 自 前月二十日到今十三呈 而不得達 臣之狼狽 有不暇論而近來人之䟽章 少有不合於時意 則政院輒屛去不達 其漸有可畏者 大乖虞朝明目達聰之 道 殊非魏相白去副封之意 臣實爲國家有深惧 更瀝血誠 仰溷 天聰 伏 乞 聖明 特命幷入臣之前䟽 洞燭臣之病勢情勢 決不可從仕 亟命鐫削臣 新授之職 使政院免蔽上之失 使微臣遂引分之願 以畢 聖人使萬物各得 其所之造化 公私幸甚事 戊戌四月初三日入 啓
答曰 具悉前後䟽辭 備悉辭意 世道雖甚薄惡 判書叅議之說 必是閭巷童稚之言 何足掛齒乎 安意勿辭 從速出仕 以副至意
戊戌四月初三日
以尹 上䟽傳曰 此䟽辭何如此耶 前䟽幷入之 政院啓曰 傳曰朝者以尹 上䟽 有下問之語 而何不爲回 啓耶事命下矣 朝者都承旨趙啓遠藥房進 去右承旨李正英右副承旨李廷夔 吏兵批進去廳中只有臣必遠震琦大運 而已 傳敎下後 在廳同僚 皆以爲宜有回啓 而臣必遠以爲姑先入啓其䟽 待下批備陳曲折 亦未晩也云 則僚屬亦以爲然 故未卽回啓矣 下敎如此 不勝惶恐 仍窃伏念尹 䟽辭雖其縷縷 皆出於投䟽見阻 不平底意思 固不 足多卞 而其中少違時意 輒違揮却云者 反覆思惟 未能知其所謂 凡䟽章 例擧其病勢情勢而己 本無與時意相干之事 臣等近日或捧或退 少無隨時 意左右之事 則其所云云 實所難曉矣 至於前䟽不敢捧入之由 其䟽辭旣 經 聖覽 不敢更爲煩瀆敢啓 傳曰知道 前日湖南人請行大同之䟽 本院亦 不捧入云 雖非爾等之事 豈非可駭之甚者乎 本院務去 此習宜矣

八 䟽
伏以臣伏見政院啓辭 有曰 尹▣▣䟽辭 雖甚縷縷 皆出於投䟽見阻不平底意思云云 其所以目臣䟽爲不平底意思者何也 盖欲使 聖明 以臣言爲出於私意 而不復留意於明目達聰之道也 其言雖出於飾辭 其意似涉於不忠 臣爲國家益復寒心也 臣謹按虞史 在位七十載 又試三載 老不聽政 使居攝二十八載而崩 又三載格于文祖而告卽位 乃詢于四岳 闢四門明四目達四聰 其後方及於咨十有二牧等事 鳴呼相承爲政 百有餘載 則當時朝豈有壅蔽之習 野豈有攸伏之言也 然而卽位之初 第一之政 以明目達聰爲急先務 於斯時也尙如此 則況末世乎 今可忽於此事 則今時之人心世道 其有勝於之世乎 不然則臣之此言 實合於天理 允符於聖典 其果出於不平之私意乎 其啓辭中 又曰 或捧或退 少無隨時意左右之事 又曰 䟽中所謂少違時意 輒爲揮却云者 反覆思惟 未能知其所謂云云 湖南人大同多士之䟽見却 聖明固己知之 而此則事在旣往矣 然今以在於朝廷未及問便否之前 所以不捧爲辭而自解 則不亦異哉 自古壅蔽之人 誰無如此可托之辭也 民役便否 雖出於一人之䟽 其言當理則可錄也可採也 況出於多士之䟽 則不待自朝廷問便否於道臣 而一道民情 據 此可知 爲政院之道 只當登時捧入 以備 睿裁 豈可諉在於未及問便否於道臣之前而遽却其䟽 使遠來多士 喁喁籲天之言 不得上達 落莫而空還也 設或其時方伯 無徇國之忠 少爲民之誠 而只徇守令之意問便否狀啓失實 則殿下從何由知遐外民情也 此而不爲壅蔽 則誰爲壅蔽 其所以張皇辭說者 無乃益歸於遂過文非 而不自覺其自陷於重爲欺罔也哉 臣聞頃者 鄭介請之孫兩人 欲伸其祖之寃 裏足千里 懷䟽仰籲 而見却於政院 終不得上達云 其後臣適因人得見其䟽草 其言有倫有脊 而其所謂窮天極地之寃者 不爲誣矣 其言有曰 故相臣柳成龍請雪己丑寃枉之啓曰 鄭介淸於湖南人中 尤有名稱 平生以學術行檢自任云 臣未嘗見柳成龍文集 而臣聞諸人 柳成龍文集中 載此語如此䟽云 可知此語之不爲虛也 臣聞柳成龍宣廟朝賢相也 其學問事業 出類拔萃 豈必下於向之金長生今之宋浚吉也 況柳成龍鄭介淸 同時之人也 金長生必差後於其時 則其於介淸之事 所聞所知 詳略必不同矣 且金長生所聞之言 實出於大公至正之人歟 或出於黨同伐異之人歟 此文不可知也 介淸在 聖祖之世 爲士林所推爲名卿所獎 爲 聖祖所禮遇 其後雖不幸而枉被汚衊 還復伸雪 而到今受誣 有信己丑 則其子孫之稱寃固也 而抑恐有士林公論 不平於當今 靑吏譏評 有惜於千秋也 此乃朝廷之所當明査愼辨 以爲勸儒行勵風敎之地者 實係於朝家 而非係於其子孫之事也 況子孫之爲先世訴寃 古有其規 近有其例 則政院所當卽爲入 啓 任 聖上之進退 任朝家之處置 而其所以揮却者何也 其可謂不隨時意而左右之乎 臣之頃日䟽章 用杜甫用拙存吾道幽居近物情之語 一承旨惡之 付標還退而令改 臣不改更呈 四呈四却矣 其午忽使人推去其䟽入 啓其後臣聞諸人 自 上問臣去留所以推去云 臣至今未知其故也 臣之辭職第二䟽十三呈而十三却 是皆無心之發耶 特除仕宦之刺 判書叅議之說 果出於閭巷童稚之口 則臣之遜辭 固不必以此 而政院之壅蔽 亦何由至此 其所謂少無隨時意左右之者 欺心乎欺人乎 欺 聖明乎 臣實不能曉也 䟽章之見却於政院者 以臣所聞所見則止於此 而臣所未耳未目者 不知幾許也 其啓辭中 又曰 前䟽不敢捧入之由 其䟽辭旣經 聖覽 不敢更爲煩瀆云 此言何謂也 可謂不成說話也 孔子在宗廟朝廷便便言 朱熹爲之說曰 便便辨也 宗廟禮法之所在 朝廷政事之所出 言不可以不明辨 故必詳問而極言之 今此 啓辭中此言果便便乎 臣子對君上之言 何若是其朦糢糊也 臣聞首席則終始不如此 而惜其力量之有不足也 臣忝居大夫之後 而䟽語少違時意則不得達 況草野蒭之言乎 臣言只在於遜避而已 非有所大拂於人而尙如此 一朝或有人之䟽章 指斥權貴 則雖安危所關 急於呼吸 何由上徹於九重也 臣爲是惧 不得已具短䟽 上引堯典明法 下陳魏相故事 欲補 聖聰冀杜謬習 此盖知有 國家而不知爲身計也 其所謂皆出於不平底意思者 指何語也 臣實未曉其意之所在也 臣方求去其切 辭章終不上達 則有去而已 於臣何害而有不平之意也 臣言至此似與人較 此豈臣所樂爲者也 第念政院啓辭 畧無覺非引過之意 而反有遊辭眩惑之端 萬一 聖明 不其覺悟 而少忽於明目達聰之道 則臣恐 殿下之國事 將日非矣 而奄至於不可攸拾之域 實係於宗社安危之機 臣之所以復申前說 再明其義 而縷縷不知止者也 伏願 聖明 留神垂察 諒臣之忠懇 而恕臣之瀆擾也 臣將退矣 毫無報效 欲將此言 庶補皇猷 斯言實出於血誠 非偶然也 伏願 殿下 念哉念哉 臣所以必欲求退者何也 臣雖無狀 自少講學 便以愛君憂國爲君子事業 直以奉公安民 爲人臣職務 不擇利害爲前却 不計禍福爲趣捨 發言則匪舌是出 惟躬是瘁 行身則相道不察 七顚八倒 年少之日强壯之時 不能爲斯世也 只任踽踽凉凉 況今衰耋之後 其可能新是國而諧世取容乎 是以臣長誦陶潛之辭 世與我而相違 復駕焉兮焉求聊乘化而歸盡 樂夫天命復何疑之語 以自寬矣 上年之赴召也 臣非不知無所爲 而撫躬兢惶 惟以顚仆爲期矣 到今齒益加矣 病益深矣 盖已至於顚仆矣 訖可退歸矣 不亦當理乎 臣聞七十致仕 三代聖人金石之典也 況臣年已至七十有二乎 盖人之生乎世 至於七十 則筋力盡矣 精神脫矣 非徒在下不可素餐容 苟容抑亦在上所當哀矜垂恤 是乃人臣知之道也 人君使臣以禮之義也 伏乞聖慈 亟命鐫遞臣新授之職 仍 許臣之致仕 以行聖人之政 以畢天地父母之恩 臣無任汗慄隕越祈懇切祝之至 謹昩死以聞
戊戌四月初五日
大槪臣伏見政院啓辭 畧無覺非引過之意 而反爲遊辭眩惑之端 萬一 聖明不甚覺悟而少忽於明目達聰之道 則殿下之國事 將日非矣 而奄 至於不可收拾之域 實係 宗社安危之機 臣之所以復伸前說 再明其義 而縷縷不知止者也 伏願 聖明 留神垂察 諒臣之忠懇 而恕臣之瀆擾 也 仍復引年求退 伏乞 聖慈 函命鐫遞臣新授之職 且揆古典 許臣致 仕 以行聖人之政 以畢天地父母之恩事
答曰 省䟽具悉 宜遵前旨 勿辭察職
都承旨趙啓遠右副承旨韓震琦同副承旨權大運 啓曰 近以尹䟽辭之事 本院未免一場紛擾 惶悚之矣 卽者尹 上䟽 又極詆斥本院 不遺餘力 其言之長短是非 臣等固不敢爭卞 亦不敢瀆擾於 聖慈之下 旣被詆斥 則其䟽又不可留待明朝諸僚畢會之後 故卽爲入啓 而臣等又不敢晏然而已 至於鄭介淸國憲䟽 頃日果來呈 而廳中之議以爲此是朝家已定之事 不得捧入 非有他意於其間而亦被斥 臣等不敢自以爲是 惶恐待罪 傳曰 本院之紛擾 豈尹之事乎 不肯自反 甚矣可駭 勿待罪又 啓曰 尹前後之䟽 重斥本院 本院陳啓 亦己至再 今此臣等待罪之啓 妄下紛擾之語者 盖指此也 而昏暮忙遽之際 自不覺措語之未瑩 致有嚴旨 無非臣等昏謬不察之罪 旣承此敎 不敢一刻晏然 當此夜深 又爲瀆擾 尤不勝惶恐待罪 傳曰 勿待罪右副承旨李廷虁啓曰 作日尹 之䟽 臣自外來 雖不及見其大槪專攻本院 語意甚緊 臣不勝瞿然之至 前後被斥 臣無異同 而同僚旣皆以此待罪 則臣何敢獨自晏然乎 淸閑之日 又此瀆擾 尤不勝惶恐待罪 傳曰 勿待罪應敎李端相上䟽大槪 叅議尹 前後䟽辭 威脅政院 眩惑 聖聰之狀 誠不滿一哂 而其中鄭介淸之事 不可不明白痛斥 敢陳所懷事入啓 答曰 省䟽具悉 鄭介淸伊日之聞甚詳 豈有他意哉 彼自不知耳 不知之言 何足較乎 爾其勿慮焉
備忘記 噫近世之士 能言人主之過 而不能言人臣之失何也 人主之威 雖甚
雷霆而終必恩叙 用之無間 人臣之怒 或不免衆猜群嫉 相與排擊之不己故也 旣加雷霆於言者 己非聖王之事 而又有人臣之或不免焉 則上下俱失其道矣 玆豈非國家之大不幸乎 予之過失 予當勉勵 而邇者叅議 之言政院之失 過則過矣 而亦非搆虛捏無之事 且是政院之滄浪自取 何乃深怒者是其甚乎 謂之因自己之事 而過用忿捷之言則是也 而謂之威脅政院 眩惑聖聰 則豈其可乎 言人主之過者 則人臣謂之曰 其言雖過 能容如此之言而後 善言乃至 不可容而受之 勿爲摧折云 而獨於言人臣之過者 則專不用此事 唐太宗所謂卿等宜先容受直言之意安在 此無他言 人主之過則自歸於沽▣ 而徒見其益也 言人臣之過 則未見其益 而徒見其害也 誰肯之言之 此是 朝廷之大患 而曾無一人念及於此而言之者 此非不知而不言 實出於不敢言之故也 豈非大可惧者乎 尹 言雖無足可觀者 其主意則全攻政院之失也 姑未可容受 而置之如言人主之過者 以開後之言路乎 據此言之 則尹 言 亦非全然無據也 假使不幸 朝廷 有大奸慝 孰肯出而言之乎 今之言者 以不能恢言路爲言 故予方患之 思欲自反 而適有此事 恐遠外之聽聞 因此沮喪 幷與言人主之過而不爲 則其患滋甚 特爲言此 以導達言路 而庶免在朝廷臣歸於不美之地也 相與勗哉而勉旃
李端相又上䟽大旣 嚴旨之下 不敢仍在直廬 蒼皇趍出 冒死自列乞削臣職事 留政院

四月十六日
府啓工曺叅議 頃以政院辭䟽不捧之 故乘其忿★ 辭氣不平 攻斥政院 下字無謂 提起不當言之事 譏刺亦及於先正 工曺叅議請命罷職 答曰 不允

十七日
榻前府啓 工曺叅 罷職事 上曰如是論執 似爲過矣 勿爲煩論

十八日
榻前府啓 工曺叅議 云云 臣等此論不過相規之道 而別無過重之意 工曺叅議 請命罷職 上曰 己諭毋煩
掌令韓縝掌令郭之欽執義鄭基豊持平安後稷

二十日
府啓云云 答曰不允 論執至此 得罪人臣 知群起而攻斥之 言果罪虛也 此人不知媚竈之計可歎 同日持平安後稷啓曰 頃因政院不捧辭䟽 憤★所發 辭氣不平 陳䟽措語 殊無從容底意思 一番相規在所難免 故臣亦相議同叅論 啓矣 今承未安之敎 臣不勝瞿然之至 臣與尹 素昧 平生本無恩怨 有何所惡而群起攻斥乎 旣有情外之 嚴批 決不敢晏然仍冒 請 命罷斥臣職 答曰 慨歎時勢之意也 豈獨爾一人之失也 勿辭退待勿論

二十一日
掌令韓縝 啓曰 昨者伏承 啓辭之批 臣不勝瞿然之至 尹 䟽中許多說話 無非憤★所發 至於鄭介淸一欸 則乃士論己定之事 而▣▣又此提起 多費剩說 雖以壅蔽執言 實爲介淸伸理之地 譏侮先正 語意不美 公議所在 不可不論 故頃於席上 臣實發言 與同僚相議論 啓 此不過因事直之之義 有何所惡而用意攻斥乎 旣承未安之 批 決不敢晏然仍冒 請 命遞斥臣職 答曰 爾等之事 有何不是之事乎 勿辭退待物論 同日郭之欽 啓曰 頃見尹 䟽中措語 無非憤★所發 自己䟽辭則猶或可也 鄭介淸一欸 則乃是己定之事 而又爲提起 多費剩說 雖以壅蔽執言 有同伸理 至於譏侮先正 語意不美 公論所在 不可不論 故日者齊坐之日 相議論 啓矣 一番相規 不是大段 而昨承 聖批 實出於情外 媚竈之敎 尤未曉 聖意之所在也 旣承未安之批 決不敢晏然仍冒 請命遞斥臣職 答曰 觀其尹 䟽辭 則鄭介淸之事 實是不知之言也 金長生親所目見之事 以傳聞於人爲言矣 果是率爾之妄言 眞不知者也 其事之是非 則己言於李端相之䟽批矣 言不可用 則置之之論 獨不可用於此乎 爾其勿辭 退待物論
同日執義鄭基豊 啓曰 臣之論列尹▣▣ 非有他意 盖其䟽辭 乘其憤★ 辭氣不平 文字之間 語涉過重 物議所激 勢不可己 則相議論列 意在鎭靜而己 嚴批一下 諸僚皆避 瞿然之極 何敢晏然 請 命遞斥臣職 答曰 勿辭退待物論
院 啓 幷引嫌而退 費辭陳䟽 出於憤★ 而妄詆定論 譏侮先正則公議所激 難免糾劾 雖承未安之敎 別無可遞之失 請持平安後稷掌令郭之欽韓縝執義鄭其豊 並 命出仕 答曰依啓

二十二日
執義鄭基豊原州地加出事出去 掌令郭之欽韓縝持平安後稷 初度呈辭政院還出給 府前啓無城上所姑停

二十六日
館學儒生等上䟽云云 答曰 投䟽告君 何等重事 而抑勒强聚 有此可駭 之事 此䟽還出給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주소

역대인물정보보기
인물관계정보보기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