한국학자료센터

  • Open API
  • 사이트맵
  • 이용안내
  • 열린마당

한국고문서자료관

통합검색

  • 상세검색
  • 문자입력기

디렉토리분류

닫기

무술년 논국시소(論國是疏)    
G002+AKS+KSM-XB.0000.0000-20101008.B003a_003_01298_XXX
 
분류 고문서-소차계장류-상소 / 국왕·왕실-보고-상소
작성주체 수취: 국왕(國王)
작성시기 무술6월
형태사항 낱장, 1장 / 종이 / 한자
소장정보 원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 현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비고 출판정보 : 『고문서집성 3 -해남윤씨편 정서본-』(한국정신문화연구원, 1986)
고문서집성 수록정보 『고문서집성』03 / 25. 소초 / 소초3 / 469 ~493쪽
 
자료로딩...
닫기


戊戌六月論國是䟽
伏以 臣歸路方綽 而疾病方劇 行意方王 而暑熱方酷 無計跋涉於千里 尙忍覇旅於淹泊 心緖茫然 萬念俱灰 而愛 君憂 國之心 猶有所耿耿于中 而終不能自己者 盖臣自少愚妄 累觸駭機 老而益甚不覺其非 此正古人所謂雖九死 其猶未悔者也 而亦所謂此病天所赭也 區區所懷 略達于 冕旒之下 伏願 聖明 不以人廢言 移留神垂察焉 臣窃念方今 節屬溽暑 而凄風運月 時當雨水 而暵乾日甚此何景象也 時氣失節 何至於斯 今雖得雨 秋節己近 未移之秧 旣病之禾 無復望矣 大命近止 田野遑遑 不言可想也 然臣之所大憂者 不在於此矣 臣窃觀 殿下求治日切 而要領尙紊 睿知天縱 而乾斷不足 威福不作於 上 政權皆在於下 前史所謂太阿倒持 徒擁虛器者 不幸近之 臣窃骨驚心寒 不知其所以然也 盖頑鈍無耻 患得患失者 聖人之所謂鄙夫也 陽爲萬善 陰利一己者 聖人之所謂紫所謂侫也 方施行於世者 率多此類 而殿下惸然孤立於上 懵然無覩於外 國事之至於此 都由於此也 臣誠爲 殿下 長太息之不足 而欲爲痛哭者也 孔子曰 擧直措諸枉 能使枉者直 子夏曰 有天下選於衆擧皐陶 不仁者遠矣 湯有天下 選於衆擧伊尹 不仁者遠矣 孟子以不得爲己憂 以不得皐陶爲己憂 今我 殿下所憂者何事 而憂不及此也 如不以此爲憂 則臣恐國不國也 代不乏賢 古來格言 自是 殿下求之不誠 而察之不精 豈有乏人材之世也 鳴呼旣往之賢邪 辨之易者也 目前之賢邪 辨之難者也 旣往之賢邪不能辨 則目前之賢邪 何得辨也 旣往之是非 知之易者也 目前之是非 知之難者也 旣往之是非不能知 則目前之是非 何得知也 何者 旣往則吾固無所係吝 而彼亦已至必露也 目前則吾固有所係吝 而彼亦未至畢露也 是以古人之所以必欲辨別旣往之賢邪是非者 其意盖在於必欲辨別目前之賢邪是非也 賢邪莫卞 是非顚倒 則其何以爲國也 夫然故國是者 國家之元氣 元氣宲則活 元氣敗則滅 自古以正國是爲祈天永命之本 而爲有國家者之急先務 非苟爲而已也 然則國是其可忽乎 向者鄭介淸之事 臣非詳言 只言政院終不上達其子孫之䟽 壅蔽言路之非矣 而遽有群起而呶呶 今復詳言 則其如紛擾 必十倍於前日 直欲殺臣而後已 抑恐 殿下 亦以臣爲支離矣 然臣之愚意 則以爲鄭介淸之事 有關於國是非細 不可不明卞也 臣知其然而不言 則其負我 殿下之罪 殆有甚於彼輩之有所係吝 游辭巧飾 欺罔 聖聰也 是以臣不敢避煩瀆之誅 而敢欲畢前日之說 枝分縷釋 逐條攻破焉 其言曲曲有理 節節有證 乍回日月之明 則彼此之眞僞曲直 何難知也 然昔人以斲軫而喩至道 以牧馬而喩養民 殿下苟能覺悟於此而以三隅反 則齊威王之治阿卽墨 而群臣聳惧 莫敢飾詐 國中大治者 不難致也 殿下苟能覺悟於此 而以一識百 則周文王之赫斯怒 爰整其旅 而遏徂莒 以篤周祜 一怒而安天下之民 卒爲周宗者 亦可及也 然則臣之此言 不獨爲鄭介淸而發者 盖亦明矣 噫介淸見疾宵人 酷被𧌒沙 橫死於己丑之獄 幸得伸雪 已至三十六載 而到今搆誣 有倍己丑者何也 介淸薰陶 列聖之培養 沐浴 列聖之淸化 拔起草莽 篤學力行 識透業遂 爲世所推 非徒士林之師宗 名卿薦進 聖主㫌招非一再 則決非凡人也 凡人無辜 橫加惡名 亦足動天 故賤臣叩心 六月飛霜 庶女呼天 三年枯旱 況至行在身 吾道所重之人 而重泉之寃纔雪 後世之誣益酷 則是 明時之所當然者耶 所不當然者耶 所必明卞者耶 所不必明卞者耶 臣聞介淸本貫 乃嶺南鐵城人也 介淸七代祖夢松 麗末以令同正 謫配羅州 其時配者 必役於官 今之所謂鄕吏是也 其後免役 卜居務安 世無顯官 謂之寒微則可也 謂之官屬則不亦寃乎 官屬卽官奴之稱也 官奴賤隷也 我國鄕吏之子孫 則爲卿爲相 赫世冠冕者 不可勝計 奴之與吏等級 固天淵矣 況書院之當建與否 只當論其人之賢否 不必論其人之世係 而上年筵臣宋浚吉登對時 首言鄭介淸務安官屬也 此言非徒誣罔 似非君子之辭氣也 宲爲務安官奴 則是隱匿者也 而其罪大矣 己丑搆獄時 委官鄭澈同福䟽儒 丁岩壽羅州士人 洪千璟等 以無爲有 萋裴成錦 百般羅織之時 豈不擧此 而添一罪案乎 如何年久之後 今乃有此言也 其言之非眞 而宲出於搆揑者 不難知也 況李端相 固與浚吉 最相親密 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其欲搆介淸之計 必搆之熟矣 定之久矣 而李端相之䟽 則曰鄭介淸羅州鄕吏之孫也 二人之言 何若是之不同也 此兩人之眞無 的知定見 而徒事搆虛捍無 灼然可知也 抑端相初與浚吉 同謀定論 而後聞子孫所寃 士林公論 亦有不可抑勒 而使之泯滅者 恐 聖明覺悟 而以爲非 故不得已以實言之 而不覺其與浚吉異同 而終爲賣浚吉乎 故相臣朴淳癸未生而年至三十一 癸丑時 庭試壯元 甲子直提學承旨乙丑大司成戊辰禮判庚子吏判壬申入相 介淸己丑朴淳不過年長於介淸六歲也 介淸以肩隨之 年豈有定爲師生受學之理也 雖欲受學 而朴淳年未三十 豈有誨人之理也 而及其三十以後 則長在名宦居京 介淸居鄕 朴淳雖欲敎介淸介淸雖欲學於朴淳 其可得乎 介淸私稿愚得錄中 載抵朴淳書數篇 而其題目 或云與思庵書 或云上思庵書 書之頭辭 多稱後生某 或只稱某云云 而不稱門生 據此則其不爲師生亦明矣 宋浚吉登對時 誦金長生之言曰 鄭介淸朴淳 有師生之分 而及朴淳罷退後 反附托攻斥朴淳者 又曰金長生 公會間 與鄭介淸相語曰 知朴淳介淸答曰 聞其家多儲書籍 往來看考云 此則以背師 爲介淸之罪案 而介淸之於朴淳 本非師生 顯有證據 明白無疑 其所以欲加背師之罪 而勒爲師生之說明矣 而亦未免同歸於誣罔也 李端相之䟽曰 朴淳嘉其篤志向學 薦授羅州敎授 遂爲朴淳門下人 介淸之爲朴淳所敎育 擧世之所知云 其下又曰 背師反覆云 細看端相之言 則其意盖以薦爲羅州敎授之言 因作爲朴淳門下人之說 以朴淳門下人之言 因作爲朴淳所敎育之說 其附會苟且之意 可掬於文字之間 而其必欲以背師爲其罪 而巧作此語 斷可知也 至於四學儒生之䟽 則介淸本以羅州鄕吏之孫 讀書甚勤 能通文義 故相臣朴淳愛其才華 館置于家 顧待備周勸之以儒家之書 勤勤敎誨者 至於十年之久 自此介淸文詞日進 像觀頓異於平昔云 端相之言 此浚吉之言 則旣多敷衍增益 而學䟽之言 敷衍增益 比端相又倍蓰 其所以隨意造言 略無顧忌可知 而古之所謂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者 正謂此也 況以門生而叛其師 乃爲士者之大罪案 介淸實爲朴淳之門生 而終背朴淳己丑羅織之時 豈不以此添作一罪案 而今始提起也 其言之誣罔 此亦明證也 但介淸朴淳同鄕 朴淳細知介淸學行 與之相善 宣廟嘗憂兵亂之兆 一日於榻前謂曰 苟有倭亂 誰可爲元師者 朴淳以大臣對曰 以臣愚見 鄭介淸可爲八道都元帥矣 臣觀其爲人 不啻學行 其人物才智 鮮有出其右者云 此語在於朴淳日記中云矣 然介淸羅州敎授朴淳之所薦授也 壬午年間 柳夢鼎羅州 其時介淸門生 羅州士人 羅德峻德潤等 築書齋于大安洞 以爲薄修之所 一日德峻等 設鄕飮酒之禮 奉介淸爲尊貧 柳夢鼎聞 而往觀之 美其禮容之盛 而歎之曰 古禮之行 乃見於今日 豈非盛事也 此州乃人材之府庫 而徒務詞章 須得先生 可以變化士風 遂封䟽上聞 除介淸爲州訓導介淸再三辭之 猶不見許 不獲己强起赴任 嚴師弟子之禮 而施敎自小學及呂氏鄕約聖經賢傳 以至性理大全心經近思錄 間以家禮儀禮禮記諸書 諄諄敎導 行之歲餘 孝悌禮義之風 日長於鄕黨之間 而一時文人才子 徒以詞華自高者 環聚而嘲裁之 有校生洪千璟者 自矜文翰 一不入校 介淸告于牧伯 施以禁罰 遂致含憤 而介淸不以介意 未幾柳夢鼎遞去 介淸亦解歸于家 安東金誠一 來代夢鼎 以禮敦請介淸願終其職 介淸牢辭不至 此事始末 詳在介淸家乘 朴淳薦爲敎授之說亦誣也 然介淸朴淳交道 終始不虧其義理上問答吟咏間酬唱 皆在介淸私稿中 今之所謂背朴淳 而附托攻斥朴淳者 其亦誣矣 且介淸旣與朴淳親切如此 當金長生擧帳相問之際 彼旣不問師生與否 則師生與否 固不當卞矣 而似應言與朴淳交道特厚之說矣 豈但曰欲考文字往來而已 其所謂問答之言 無乃沒其詳 而著其畧 欲爲介淸之罪歟 抑或傳語之間 忘其詳而記其路歟 是又不可知者也 然旣非師生 則雖曰爲借看文字往來 其言何害於義乎 介淸家世貧寒 自少固窮山林 一室自守 專心致知於學問 不事交遊 一時名卿 薦辟不一 而介淸潛心隱遯 不求聞達 萬曆丁丑宣廟聞其名 除北部參奉庚辰延恩殿參奉甲申司甕參奉乙酉昭格署參奉 並皆肅謝卽還 是歲又除校正郞廳 從仕十餘日 丙戌又除童蒙敎官 肅謝卽還 丁亥典牲主簿 肅謝後上䟽 陳明道德立大本之說 宣廟備忘記曰 觀此䟽章 得聞至論 良用嘉焉 前日亦曾䟽陳 前後眷眷之忠 尤爲可嘉 予雖不敏 當加軆察 鄭介淸可陞敍 曾聞有老親 以此不得供職云 隣近之邑 守令除授 仍除谷城縣監 黽勉赴任 而以老父在家 色養久曠 入閱月而遞歸 盖其守拙喜靜 行世絶少 其不爲歷抵名流 參尋往還 推此可知也 與逆賊鄭汝立 雖在同道 相去三日程 而志氣不類 出處殊跡 初無相見之路 校正廳從仕之時 適與汝立 公坐同校 僅十餘日 而卽歸林下 豈有親厚交密之意也 其後絶無相從之事 而李端相䟽曰 介淸數與汝立 會議于山寺 汝立曰 古今惟伊尹 爲聖之任者 何事非君 何使非民之語 十分活動 在後生最可法 介淸曰 士當以仁義中正 根於心 節義落於一邊 東漢之末亡國是也云 噫數與汝立 山寺會議 而至有何事非君之語 則情跡殊涉加疑 其時實有此事 則同鄕之洪千璟等 隣邑之丁巖壽等 萬無不知之理 而自羅州搆報之時 及與委官羅織之際 何無一言及此 且節義落於一邊之說 實與汝立商確 則是亦陷介淸之奇貨也 丁巖壽䟽中 以介淸所著東漢節義 晋宋淸談說上 僞可排字 以爲嘗著排節義一說 以惑後生云云之時 及委官鄭澈 啓曰 介淸作排節義之論 惑亂一世之人心 其爲邪說 有不可言 渠旣以節義爲排 則必好與節義相背之事矣 與節義相背之事何事耶云云 而必欲殺之之時 又何不一言及於與汝立山寺會議節義落於一邊之說乎 其時萬般捃摭 而不得做出之語 李端相輩 到今七十年後 何從得聞 而爲此言乎 其所以隨意做出者 其亦的然明矣 宋浚吉登對時曰 鄭介淸再出逆招云云 而介淸被拿初 非出於逆招 鄭汝立逆獄時 全羅監司 以逆黨脫漏之人 摘發事移文羅州訪問 而一州儒生 九十餘人齊會 逆賊干連人全無事告狀矣 其後鄕所數人 校生六七人 以私嫌謀殺介淸 搆虛揑無 以公論樣告狀鄭介淸與其門生趙鳳瑞 偕往汝立家觀基云云 因此被逮 京獄拱辭 其略曰 羅州鄕所 及鄕校有司堂長等推問 十分窮覈言根出處云云 則自 上傳曰議 啓 委官鄭澈 啓曰 觀基之事 一向稱寃 至欲與鄭汝能等 一處憑閱云云 似爲不實 而至有嘗作排節義一說 眩惑後進 其流之害 甚於洪水猛獸 請刑推得情 殿刑一次後 傳曰照律禁府渭源定配 委官更 啓 改定慶源極邊 六月到阿山堡配所 七月以疾死 其前其後 絶無出於逆招之事 到今所謂再出逆招 何所據也 夫然則 務安官奴 朴淳師生 山寺會議 再出逆招 此四條 則皆是己丑所無 而今乃做出 欲爲介淸罪案也 臣所謂受誣 有倍己丑者 非虛語也 逆賊汝立 羊質虎皮 假托學問 濟以辯博 高談性命 講論道義 一世賢士大夫 皆被其誣 介淸則始識其面於校正廳 其後以同僚之分 偶然致書 一番通問 人事上常規 數句尊稱 書辭中例談 豈料以此爲陷人之穽也 當時委官鄭澈 啓曰 觀此書札 則鄭介淸與逆賊 交厚締結 正是不虛 至曰夙欽德義 有懷傾腸 又曰見道高明 惟尊兄 極爲駭愕云云 此固爲鍛鍊之深文 而宋浚吉登對及李端相䟽中 亦有此語 其與鄭澈前後一揆 而伸寃旣久之後 復以此爲罪案 則不亦尤爲己深乎 噫昔者王安石 官至參政司馬光猶不知其爲小人 侯君集畢竟叛逆 而魏徵嘗薦其人 其謂司馬光黨於王安石 而謂魏徵黨於候君集介淸之貽書 若在汝立凶謀敗落之後 則 其罪固不可測矣 實在汝立凶謀未落之前 則有何罪也 不必遠引古事 姑以近之事言之 則逆賊沈器遠金自點 當朝時人 孰不通書問也 皆以爲與逆賊締結 比而誅之 窃恐如簧之言 旣以眩亂 雖以日月之明 如不見全文 則猶有所不能了然者 故謄上全文於䟽末 而幷謄其繫獄時供辭 伏乞留神垂察焉 李端相䟽曰 宣祖大王 又下敎曰 介淸之論 有駭聞見 使能文知製 敎 作爲文字 一一卞釋 布諸八道鄕校 刊板付壁 以正士習 其後故相臣柳成龍陳 啓 請雪己丑寃枉 介淸亦在其中 癸亥 反正之後 始得伸理云 又曰柳成龍陳 啓中云云之語 是不過欲伸其論 以逆黨寃枉之意云 噫己丑按獄時 鄭澈 啓曰 排節義一說 眩惑後進 其流之害 其於洪水猛獸 請刑推得情 又啓曰 排節義之論 惑亂一世之人心 其爲邪說 有不可言 渠旣以節義爲排 則必好與節義相背之矣 節義相背之事 何事也云云 其言極巧 而人不覺其至險矣 大臣之言如此 雖 聖明在上 安得遽卽 覺悟 宜乎 使詞臣作反排節義論也 然介淸之所論 實不如此 而合於天理 祖於程朱 則豈可終得以正論爲邪說也 古之姦黨碑僞學禁 出於人主耶 出於小人耶 入姦黨碑者 長爲姦黨耶 入僞學禁者 長爲僞學耶 然則介淸 獨以一時小人 主張眩惑 著詞播告之故 而萬古不得卞不得明歟 己丑誣事 徒以此事 則癸亥伸雪 非雪此事歟 伸雪已三十六年之後 復爲此言 決非無心之發也 端相之䟽曰 所謂伸理云者 只伸其非預逆黨之意云 此尤無理之言也 介淸繫獄時 供招後 自 上傳曰議 啓 委官鄭澈 啓曰 觀基之事 一向稱寃 至欲與鄭汝立等 一處憑閱云云 似爲不實矣 而至有嘗作排節義一說 眩惑後進 其流之害 其於洪水猛獸 請刑推得情 故 殿刑一次 傳曰 令禁府照律禁府渭原定配 委官更 啓 改定慶源極邊 則其時介淸之罪 不過因排節義之一說也 本非以黨逆被罪 然則黨逆一欸 當初按獄時已伸也 其後更無可伸者 癸亥所伸者 非排節義之誣乎 旣伸排節義之誣 而復誣以排節義 此何理也 宣廟所罪者 實排節義之事也 而以端相只伸其非預逆黨之言觀之 則似謂 宣廟謂以逆黨而罪之 而至癸亥得伸理也 是掩 宣廟卽伸黨逆之誣也 先王所伸者 實排節義之誣 而端相謂只伸其非預逆黨 則是掩 先生昭雪排節義之誣也 然則非獨端相終欲誣陷介淸也 抑亦端相誣罔 宣廟仁廟及我 聖上也 柳成龍陳 啓中曰 鄭介淸於湖南人中 尤有名稱 平生以學術行檢自任 而因偶然一篇著論 以至於滅身 端相之䟽 全沒此言 只曰請雪己丑寃枉 介淸亦在其中云 此亦可曉其非無心之發也 雖無識下品之人 枉死則可雪 介淸若無平生以學術行檢自任之實 則成龍此言 不惟不爲 盖亦不必爲也 且成龍亦言因偶然一篇著論 以至於滅身 則成龍之言 亦謂介淸之滅身 出於排節義之說 而不出於黨逆者 亦昭然矣 端相癸亥 反正之後 始得伸理 而所謂伸理云者 只伸其非預逆黨 又曰柳成龍陳 啓中云云之語 是不過欲伸其論以逆黨寃枉之意云 其言皆無所據 而其爲誣罔益著矣 孟子曰 誦其詩讀其書 不知其人可乎 蓋觀其所著 則其人之學術道德高下淺深眞僞可知也 介淸所著書 有隨手記九卷 愚得錄三卷 而介淸之初被逮也 金吾郞收入禁中 其後 宣廟覽之曰 此人讀古書人也 命下縣邸 還給本家 縣邸誤傳 隨手記則失之 愚得錄則尙今保存 此一書覽之 則可知介淸之爲人也 且世有己丑錄二卷 其一卷 則載崔永慶行狀墓碣 及被誣伸寃等事者也 其一卷 則載介淸被誣之事者也 二書無他語 只記其

推案及䟽箚 未知出於何人 而必是尙德好善之人所錄也 此二卷覽之 則其時寃曲折 不卞而昭著矣 臣窃幷上己上三件之冊 而惶恐不敢煩瀆矣 嗚呼己丑年間 黨論方熾 則介淸誣而死 仁廟之初 人懷徵創 打破彼此 恢張公道介淸得伸寃復官 至于今日 則受誣又倍己丑 無乃黨論又熾耶 然則介淸之幸 只由於公道之行不行 而公道之行不行 豈獨有關於介淸也 抑亦 聖明之當憂 而忠臣之所當惧也 嗚呼己丑按獄 鄭澈主張 而以 國家不幸之大變 爲自己逞憾之機會 滿朝善類 牋殺殆盡 而又波及於草野異己之人 嶺南之崔永慶 湖南之鄭介淸 皆不免焉 其後永慶伸寃 贈爵 永慶介淸一體而永慶先伸 介淸未伸者何也 永慶以黨逆起兵之誣被罪 介淸以排節義說之誣被罪 罪名有輕重 故其伸雪 一急一緩 固其所也 而其時嶺南 多出入 經幄 啓沃 君心之人 而湖南無此 此亦所以不得同時伸雪之故也 嗚呼永慶以物外高蹈 爲世所重 介淸以學術行誼 爲世所推 且二人皆與汝立旣無交分 又不出逆招 而之所以必殺兩人者何也 永慶常以鄭澈爲索性小人 且安敏學稱譽鄭澈永慶曰 此人盡心國家可見 永慶答曰 吾久在城中 惟聞渠做好官 未聞有建明也 鄭澈聞其言 而深御啣之 又有人問之爲人於介淸 而贊其淸白者 介淸答曰 先儒有言 人奉身淸苦 却是愛官爵 雖弑父與君也敢云云 又於戊子年間 光州介淸谷城縣監 覲親往來之際 一不相向 至過其門而不入 挾憾益甚 此其所以爲祟於二人 而巧譎搆陷 一律殲滅者也 然殺士之名 萬古大惡 而公論終有所不可使之泯者 兩道士林之䟽 連歲而起 朝廷臺閣之論 有時而峻 非徒此也 宣廟聖心 旋卽覺悟 覺悟之後 卽 命鄭澈 削奪官爵 安置江界 而每以鄭澈爲姦 至以其子爲毒種 嚴敎銓曹 使勿擬望 雖其孝子慈孫 不敢訴寃 而至于昏朝 之子宗溟等 請雪其父之䟽 則全沒其父 啓請搆陷介淸之語乃曰 宣廟命幷入排節義之說於問目中 而刑推云 至於崔永慶事 亦言其父欲殺而不得之意 而遂使其徒 皆爲此言 其意盖欲歸殺士之名於君上 而脫其父殺士之罪 其計慘矣 李端相之䟽 亦沒鄭澈 啓請搆陷介淸之語 但言 宣廟下敎曰 排節義一款 添入問目中 刑訊一次後 命竄于北塞而死 李端相䟽辭 盖亦祖述宗溟之語也 端相之義 與宗溟異 而其言如此者何也 且金長生常以鄭澈爲君子 宋浚吉之搆揑介淸 而其言多證其師者 借重而爲鄭澈地者也 其所以爲鄭澈地者 欲是其師之說也 而其爲誣罔 卽今昭著 亦必有萬世之公論 則其所以爲其師者 無乃終歸於害其師乎 李端相搆揑介淸之言 皆與浚吉表裏也 其言之所以比浚吉 益加益密者 無非所以爲浚吉也 而亦不自覺其益重浚吉之疵累於萬世公論也 其所不思之甚也 介淸爲九原朽骨己七十年矣 今人誰嫌誰怨 雖搆之無所利 雖雪之無所害 而搆之必信於己丑者 其意何在 盖欲以爲介淸自取之禍 而脫鄭澈殺士之名也 然其所以追後搆成介淸之罪名者 終有所不可成也 而後世亦豈無能辨之者乎 渠亦料此 故終欲歸殺士之名於 君上 不亦可痛之甚者乎 至於書院有無 其損益只在於士林 而不在於其人 師宗介淸者 亦豈以書院之有無 爲介淸之輕重 榮其有而歉其無也 但我 國中 未及於介淸 而爲書院者 亦必不可勝記 而其所毁汲汲獨先於介淸之書院者 盖其意有所在也 且書院之建與毁 只當論其人道德之足與不足 何必苦索平生所無之罪案乎 況如介淸者 官位卑微 黨援乏絶 其毁書院也 不必費辭費力 而至於誣以己丑所無許多罪狀者亦豈無所爲而然也 其意盖欲必脫鄭澈殺一善士之名也 臣恐旣戕介淸之後 將及於崔永慶也 掇拾宗溟之緖論 而有此無形無據之說於一邊人中 上誣昭布之鬼神 下眩其嚴之指視 黨論之害於國是 而害於國脉 有如是哉 宋浚吉名重一邊人中 爲一時之所推尊 而臣之論介淸浚吉有異 人或爲臣惧 而有戒臣者 臣意以爲君出言 自以爲是 而卿大夫 莫敢矯其非 乃子思之所深戒 君臣之間猶如此 況於其下乎 其言或有不合於 國是 則臣何忍知有浚吉 而不知有 國家 不敢明辨於 黈纊之下乎 況浚吉所言 豈其杜撰 必其聞於人者 人之誤浚吉也 非浚吉之誤 國是也 子路喜聞過孔子以苟有過人必知之爲自幸 大舜捨己從人 與人爲善 使宋浚吉果君子也 而果覺臣言之爲是 則必如子路之喜聞 孔子之自幸 大舜之捨已從人爲善 豈有毫末所憾於臣言也 果能此道 而改過不吝 則臣亦何嫌於浚吉 而終有物我之心乎 異日或得相見 則可以歎其始叅差而異緖 喜其卒爛熳而同歸 爲臣惧者 乃不知浚吉之不憚改而棄浚吉者也 臣非憫介淸之至寃 實痛國是之大紊 爲 國家有深惧 爲 殿下有至誠 全忘忌諱 言不知裁 伏願 聖明 無微不燭 渙發德音 以雪介淸泉壤之鬱結 以快萬古士林之公論 以正 國是 以永 國命 則宗社幸甚 嗚呼臣窃觀方今右介淸者 未必誠知介淸之賢 誠痛介淸之寃 盖出於誠惡鄭澈之邪毒也 人之搆介淸者 未必心知介淸之賢介淸之寃 而口爲是說也 盖出於汲汲欲脫鄭澈殺善士之名也 夫然則人之所以誤論人之賢否事之是非者 都由於不能眞知其人之賢否 其事之是非也 苟能眞知 則雖有係吝之心 豈忍自陷於欺天欺 君 而甘心爲千萬古陰邪之小人也 只緣天運之衰 世路之季 敎化陵夷 風俗頹敗 人多貿貿於天理民彛之故也 此正曾子所謂雖得其情 哀矜而勿喜者也 豈獨一二事也 萬事皆如此 而萬事皆如此 則國不其國 不待智者而知也 是以明道先生 言於朝曰 治天下以正風俗 得賢才爲本 而縷縷及於講明正學之道 旨哉言乎 臣恐當今爲 國之道 莫或先於此也 伏願 聖明 實留神於此 而每 留念於此 眷眷爲急先務也 嗚呼臣於少時 槩聞鄭介淸之爲善人 槩聞鄭介淸之極寃枉而已 其後聞柳成龍己丑寃枉之 啓 有曰鄭介淸 平生以學術行檢自任云 始知其人之出凡 而猶未得其詳矣 後得介淸所著愚得錄詳玩之然後 始知介淸之學 脚踏實地 淵源純粹 逈出於它人也 噫孔子曰 有言者未必有德 以此言之 則固不可以其言 而知其人也 然蘇洵曰一言之幾乎道難矣 韓愈曰 荀與楊也 擇焉而不精語焉而不詳 是以觀聖人之言 則可知聖人 觀賢人之言 則可知賢人 觀眞學者之言 則可知眞學者 觀僞學者之言 則可知僞學者也 介淸苟非眞積力久 踐履體認 則其言安得粹然一出於正 庶近於易所謂修辭立其誠 無可拈出而疵議者也 臣以此知介淸之學 行遠自邇 登高自卑 詳說反約 下學上達 深造自得 明體適用 而所學所行 皆務百分着實 決非致飾於外務 以悅人矯俗干譽欺世盜名者也 此眞濂溪所謂入乎耳存乎心 蘊之爲德行 行之爲事業 而明道所謂自鄕人而可至於聖人之道也 可謂吾東之眞儒 亞於李滉者也 其所著愚得錄 倘刊行於世 則足以有補於風化 而有益於士習 豈正它人浮誇之文 華藻之詞 徒費剞劂者也 然而世代旣久 門生皆沒 無有意於斯者 當此 聖朝右文興學 欲正士習之時 命付一縣 刊出頒布 則其爲 朝家之光 士林之幸 而垂耀千秋 有不暇論 而後之知言之君子 必曠百世而相感 而其所以發揮聖經賢傳者 亦不細矣 然則此書豈忍使泯滅於 明時也 固宜 聖明之軫念也 然己丑逆獄時 故相臣鄭彦信被逮之際 其子鄭慄 痛其父之至寃 摧折而死 其時其家 家禍孔棘 何意求挽於人 人亦無敢挽者 而故相臣李恒福有知分 而以問事郞 詳知其至寃 爲製一篇 使置壙中 其後鄭慄之子鄭世規等旣長 遷厝鄭慄之時 開壙乃得其挽 其詞畧曰 有口豈復言 有淚不敢哭 撫枕畏人窺 呑聲潛飮泣 誰持快剪刀 痛割吾心曲 其後李顯英江源監司李命俊江陵府使白沙集江陵白沙恒福之別號也 其集印行於世旣久 鄭澈之子弘溟 見此挽詞而憚之 又刻白沙集晋州晋州板 則削去此詩 且追入一篇書於末端 有若恒福所著者然 此篇皆言鄭澈力卞力救於善類 不爲殺士之事者也 然具眼者 皆以爲文體不同 半以上似恒福文體 半以下全不相似 而上下語意 亦多徑庭且知恒福之本意不如是 而皆謂此篇 乃是弘溟任加己意 巧飾添造者也 抑以其上下文體不同及上下語意逕庭推之 則無乃此篇本著鄭澈姦狀 故恒福子弟不敢出 以是不入於江陵本 而弘溟巧飾添造 以編其集之末 而爲刊晋州本歟 然其所以不全改此篇 半以上有害於鄭澈之語者 盖恐不如是 則人不信也 今使護鄭澈之徒 刊介淸之書 則恐有此弊矣 如許刊出介淸之書 則此亦不可不慮 而預爲之所者也 展下用臣言則幸甚 而雖不用臣言 臣言猶爲宇宙間公論 而庶幾有補於吾道之萬一 臣窃附於古人所謂臣寧言而死 不忍不言而負陛下者也 臣不勝屛營戰慄之至 謹昧死以 聞
大槩 伏以臣歸路方綽 而疾病方劇 行意方王 而暑熱方酷 無計跋涉於千里 尙忍覇旅於淹泊 心緖茫然 萬念俱灰 而愛君憂國之心 猶有所耿耿于中 而終不能自己者 此正古人所謂雖九死 其猶未悔者也 區區所懷 敢達于 冕旒之下 臣窃觀 殿下 求治日切 而要領尙紊 睿智天縱 而乾剛不足 威福不作於 上 政權皆在於下 臣誠爲 殿下 長太息之不足 而欲爲痛哭者也 且國是之爲國家元氣 古君子之定論也 鄭介淸之寃枉 關係 國是甚大 詳陳曲折 冀悟 聖聰 而昔人有以斲輪而喩至道 以牧馬而喩養民 殿下若能覺悟於此 而以三隅反 則齊威王之郡臣聳惧 莫敢飾詐 國中大治者 不難致也 殿下苟能以一識百 則周文王之一怒 而安天下之民 卒爲周宗者 亦可及也 然則臣之此言 不獨爲鄭介淸而發者 盖亦明矣 伏願 聖明 留神垂察 不以人廢言 而察言外之意也事
戊戌六月二十日封 二十四日呈 政院還出給二十五日又呈又退 六月七日 連呈連退 卄九又呈又退 諸承旨皆言 七月初二日 國忌罷齋後來呈 卽當入 啓云 初二日又呈 則又言 上候未寧 而還出給 右䟽初呈之日 出其大槩於朝報 且曰還出給云云 翌日又如此 而其後則院中令勿出朝報云 故還出給等語 不出於朝報 且於第四呈時 政院令書吏數輩謄出 日沒時始出給 䟽本皺摺生毛 且多落墨點汚之處 首席招持䟽之人 令洗淨其點汚之處 更爲持來云 且於臨出給時 藝文館下人 欲爲持去 持䟽之人 力爭不給 右等事 皆前古所未聞者 眞可以觀世變也

東漢節義晋宋淸談說序
介淸嘗謂三代之作人 只是明人倫 而曰五敎曰九德曰六德六行而風化之美 人材之盛 熙熙濟濟 後世所尙 則百家衆技 而曰申韓曰黃老曰節義曰淸談 而人心之慝 世道之汚 日以益甚 其故何也 妄謂三代以上之學 明其體適其用 通萬古而可行 漢唐以下之習事其末遺其本 在當時未免有獘 此治亂安危之所以分 而學者之所當講究審擇 國家之所當觀省鑑戒者也 然而無所取正 而心有係疑者有年 及讀朱子語類 有或引伊川之言曰 晋宋淸談 因東漢節義 一激而至此 朱子曰東漢節義之時 便自有這箇意思了 盖當時節義底人 便有傲睨一世 汚濁朝廷之意 這意思便自有高視天下之心 少間流入於淸談去 又曰節義之士 固是非其位之所當言 宜足以致禍 又曰後漢名節 至於末年 有貴己賤人之獘 積此不已 其勢必至於虛浮入老莊 又曰建安以後 中州士大夫 只知有曺氏 不知有漢室 至於晋宋人物 則雖曰尙淸高 然箇箇要官職 這邊一面情漢 那邊一面招權納貨 介淸之前日係疑者 渙然若氷釋 心有所悅 因著論東漢節義 晋宋淸談之獘 而歡其不知從事乎聖賢之學 循序乎禮義之規 只能訐朝廷臧否人物 而見事不明 時措失當 以至於身敗而功頹 促亡人國而不自知其爲非也 故因著以爲說

東漢節義晋宋淸談說
東漢節義 較以功名 則其高尙猶可以激頹起懶 晋宋淸談 視之謀利 則其氣岸 亦足以嬌情鎭物 其未知從事於聖門 而不循義理之安 張皇意氣之發 以至於亡人之國 而不自知其爲非也 則亦無所補於世敎也較然矣 盖節義底人 其心高視天下 而傲睨一世 出乎禮義之規 不屑性命之正 使天下之人 皆有以自是而非人 終至於群狡並起 睥睨神器 至於淸談之類 則只是隨波逐浪底人 自以爲不要富貴 而能忘貧賤 然而這一邊 雖似淸商 那一邊實未免招權納物 亦使一世之慕效者 相率而爲驕虛浮誕 卒無以爲振作恢復之策 以成其簒奪之勢 盖其節義慕巢許 淸談祖莊老 而築底爲獘 至於如此 原其所始 皆不知有明德新民之學 而獨善於彛倫之外 不究其視聽言動之理 而自逸於檢防之節 是皆衰世之所尙 其得罪於聖賢中和之道 則通萬古 而猶必一談 後之爲國者其可鑑 而爲學者 亦可戒哉

拱 辭
節義根於人心之固有 而扶持綱紀之棟梁 臣介淸 雖甚無識 豈不知節義之有關於世敎也 臣介淸 前日之所著 讀朱子之書 見朱子之論 因有所感 以著其東漢節義之獘而已 盖節義云者 明於義理 而不蔽於利害之私 故其在平昔行於身者 旣足以君明臣直 而潛消禍本 逆折姦萌 而不幸遇患難 則不顧利害 而能伏節死義者也 若夫東漢之士 其大義根於心 死生不變 則誠可尙也 而考諸本傳 而究其朱子之意 則不修職分 不務義理 而汚濁朝廷 高視天下 常以臧否人物 非許朝政 競爲相尙 而自公卿以下 莫不畏其評議 屣履到門 則是乃學生而執國命也 陪臣執國命 尙可以亡人之國 況學生而執國命 其可以長保其國乎 正朱子所論節義之士 固是非其位之所當言 宜以是致禍者也 故臣窃取朱子之意 而謂徒知節義之名 而不知節義之實 則其獘或至於驕虛浮誕 卒陷於利害之私 而政不得其道 位不得其人 失措於幾微之際 而將使小人乘其隙 而無以爲國矣 故梁冀之弑質帝李固爲相 而非但不能聲罪顯戮 反聽命受制 而隱忍焉 ★者之盤錯也 竇武謀誅 而自失其先後輕重之序 卒爲士類殲滅 國隨以亡之禍 此皆不務節義之實 而然也 必也學至於明德 格致而知其節義之本 誠正而行 其節義之實 則人道正綱紀立 雖欲伏節死義 自無伏節死義之患矣 臣之前日所論節義淸談 語雖有瑩 其實有意於培壅節義之根本 而反以謂排節義 此非臣之本心 而抱寃無所發明者也 以上三條 並入於䟽內

權贊善偲抵他人小紙
䟽未 啓而已騰播 口舌己多矣 䟽若 啓則大風波必起矣 如何如何 䟽中辭氣 似專指宋明甫 而太阿倒持 陽爲萬善等語 將着於明甫 則未知果如何 鄙生與之相善 自少老矣 惡人而搆無 定非其心 雖沙老定非搆虛亡人 聞之誤聲之過 安保其必無也 故排節義作論 愚謂其必寃 而彼則信之 盖信沙老之言 沙老亦信人之言 而不察也 惡而知其美 天下鮮矣 今卞其寃 則他不足論矣 若謂沙老明甫搆虛 則百世公論 未必謂然 聖主亦未謂然 一世之言 未必不怒 怒固不足論 在我言未適中 豈理也 結末宋非杜撰之語固好 而見之者 皆將謂强作語非本心 且杜撰將歸於沙老 則沙老豈杜撰誣人 只是過聽 吾之言未中 則人之過怒 勢所必至 卽今愚得訪尹江上之語 人必謂此䟽愚必預也 愚平生徑行 不撓人言 故敢效愚見 何由轉達尹丈乎 䟽不更呈則好 雖呈更加檃括如何 此事未易言 牛老門人 皆厭松江 獨沙老篤信其門人 如兩宋亦篤信沙老 故至今紛紜 然亦其所見然耳 何可深論 而攻其非者 字當平談以卞之耳 今觀此䟽 將論人之朋黨 而此亦似未爲堂上人 如何此等言語 不敢自外 伏乞下諒

權贊善偲抵他人小紙 戊戌七月十四日
困齋正學明道 實吾東之眞儒也 而不幸枉死於己丑 當時主獄之臣 鍛鍊羅織之罪及困齋之至寃極痛 有不足道 而其誣正欺 聖 貽累 明時 斲削 國脉 可勝痛哉 後世爲道之人 不可不痛卞力伸 以正國是 察右其邪害其正 不有餘力 有倍於己丑 姦臣之所爲此何也 擧一國無一人敢卞其是非 而陳達於我 聖主者 如我老臣 受 國厚恩 而不有身計者 其忍含黙乎 沙宋之誤聞一種人言 而非自搆無 愚之初料也 然彼之登對之辭 畧無傳疑之意 而直自擔質言 言者告 君之言 又何可曲爲之回護 而不直言搆誣也 初言其誤聞 而爲其徒者甚怒 今言其搆誣 而爲其徒者亦甚怒 言事者將若爲言乎 旣不敢謂彼誤聞 又不敢謂彼搆誣 則將其黙黙已乎 然則困齋之寃不雪 猶之可也 而其於正 國是護國脉 扶吾道之義 如何不亦與彼均爲忘 君負 國 而爲萬古吾道之罪人乎 此則愚不忍爲也 宋實君子 而曾前鑄錯 出於誤聞 則今必以直以宲以悔 陳䟽不吝 其然則此正所謂改過不吝 其亦所謂無過非貴 改過爲貴者也 而其所以盖其師之愆亦大矣 遠近瞻聆及數百年後 眞是非時 公論必以爲賢 而愚亦敢不笑其徒之怒我 盖出於不諒宋君改過能如日月之更也哉 倘或計不出此 自若不知 而任其徒之攻斥吾䟽 有若己丑手段 則不亦誤而又誤乎 然人言宋君賢者也 其所爲必能如前之說 而必不如後之說也 然宋君尙不知鄭澈之爲萬古小人 則愚恐其識量 有所未逮 未卜其終如何 爲宋君不能無慮焉 太阿之倒 萬善之陽 誰謂之着於明甫 此必欲陷我者 排宋怒之計 殊爲可笑 而宋不覺人意 而引而自著 則無乃未妥乎 愚意泛論者也 如孔子所謂不有祝鮀之侫 宋朝之美 難乎免於今之世 斗筲之輩 何足算也之意也 聖人之言 果指斥一人而發耶 吾豈敢比於堂上人也 然所言則庶幾天理之大公至正 後世必有能卞之者矣 今何必喋喋也 噫鄭澈之姦邪 衆所難掩 而終不免爲萬古小人矣 況是權家先世之讐 則權令公之不敢名 而稱松江 抑何義歟 且士夫䟽章 壅蔽而不能達則已 豈有自止之理也 初不計較自己利害 而有此直言 則終何可怵於威勢 動於禍福 而有所檃括 曲爲阿世也 此亦君子誨人之義乎 倘爲我謝 權令公如何 權令公之此說 盖出於愛我 則我亦何敢一於自外 不愛權令公 而不直使道不現乎 所以有此縷縷也

七月二十四日 護軍宋浚吉 來到江上 上䟽曰 伏以臣曾奉 聖旨令臣必趁五月上來者 臣御啣恩浹骨 佩 敎銘腸 豈敢稽遲後時 以取違傲之誅哉 顧臣痼疾纏髓 當暑愈劇 時月荏苒 每積兢惶 日者忽聞 玉候違豫 症勢不輕 遠外傳聞 有不勝驚憂煎迫者 玆用顚倒扶曳 寸寸前進 擬伸臣子候問之誠體 登程第八日 而始到江外瞻望象魏 神爽飛越 第臣力疾冒熱 百症添發 喘息奄奄 委不能起 兼且比來厚招人議形跡 實有大不便者 不敢搪突抗顔於朝行 縮伏旅次 恭俟 嚴譴 懇乞 聖意 憐臣情勢 治臣罪淚 以爲人臣違慢者之戒云云
答曰覽䟽 知卿上來 始審卿之不忘前日言 喜幸之懷 何可勝喩 旣己至此 其 可到江外而死乎 予欲相見矣 其勿爲拱辭 從速入城以副至意
二十五日 引見時 都承旨金佐明啓曰 頃者尹▣▣ 陳䟽來呈 辭說極多 盖爲鄭介淸伸寃地 而䟽中歷擧鄭澈朴淳金長生之名 且謄鄭介淸排節義 論及鞠廳納拱之辭 又擧宋浚吉李端相之事 而詬及端相之父 雖在平常之時 似此䟽章 不宜捧入 而其時適當 上候未寧 累次退却矣 厥後姑不更呈 似亦知未寧之候而然矣 今見宋浚吉之䟽 厚招人議之語 盖指此䟽而發也 前此以壅蔽言路 深斥政院 臣不無惶恐之意 敢此陳達 上曰 此人平日 不至如此 今則老妄甚矣 出納惟允 乃是承旨之任 如許胡亂䟽章 勿爲捧入 當日護軍宋浚吉入來
八月初九日 持平尹飛卿南九萬啓曰 頃日以尹▣▣呈䟽事 承旨啓稟 而自 上有勿捧之敎 臣等窃以爲不然也 夫出納之道 必待惟允 則狂言妄說 固當退黜 而至於尹▣▣之䟽 則有難以此例律之 其言雖極猥雜 而托引古事 只以眩亂眞僞 其意雖極譎詭 而疵詆諸臣 只以顚倒是非 朝家所當明白卞別 以破其說 使擧世之人 曉然皆知可也 今君揮而却之 置不復論 則非特邪淫詖遁之辭 得逃其情狀於 淵鑑之下 抑且壅蔽二字 便作小人之籍口 一種邪說 將爲他日之嚆矢 此人心之所以終有所不釋然者也 其在今日 不可不更議其䟽 一加 睿覽 以爲 洞燭邪正 明卞是非之地也 臣等之意 本來如此 伊日承旨 啓稟後 所當卽爲陳達 而其時玉體違豫 未得通議 百僚憂遑 不暇他慮 玆用悶黙至此矣 今日與同僚相會 以此意發言 則同僚以爲承旨 啓稟後 不卽陳達 則今已事過 不必提起 又云▣▣之䟽 時未得見 則其言是非 難以卞別 又云 上候違豫 尙未復常 則此等之事 不可煩達 又云凡諸論議 雖或已發於僚席 亦當更聞物議 從容處之 何必於今日內 陳啓乎 臣等以爲 啓稟之後 不卽陳 啓者 本緣 違豫之方劇 實非可爲而不爲者也 ▣▣之䟽 大槩旣出於朝報 則本非暗昧難知之事也 至若上候未復 有難煩達云者 非不知然矣 而但近來 聖體之未寧 不至如向日之甚 凡諸公事 多有出入者 惟此一啓辭 雖或陳達 亦何至大爲煩瀆乎 且完席之言 卽爲物議 惟當論其事之是非而已 必欲更待物議者 抑何意也 大槩論議 本不相左 則雖從容商確 以待他日 無所不可 如或終始矛盾 斷不可相合 則豈可苟焉 冒居一任 退托乎同僚之意 終不以臣等之言 爲可至云 事之是非 待當講究 何可預爲斷定乎 且所見不同 則不必如是相持 此無臣等 疲劣之人 濫居臺閣 見輕於同僚之致也 請命亟斥臣等之職
大司憲閔應協執義李殷相掌令鄭★李齊衡持平尹飛卿南九萬大司諫曺漢英司諫郭之欽獻納趙龜錫正言鄭晳金禹錫副學金壽恒副應李慶徽校理成以性副校睦兼善修撰睦來善齋任李光稷申晸
答曰勿辭 退待物論
初十日 掌令鄭★ 啓曰 昨於本府之坐 同僚以尹▣▣䟽 本不可不上達 雖難卽入 姑令捧留政院之意 欲爲論 啓 而臣意以爲▣▣之䟽 自 上旣謂老妄 退斥勿入 則今不必更請煩覽 況 聖候雖向勿藥之境 尙在未寧之中 旣不得卽入而捧留 則何必汲汲於此乎 第俟 聖候之平復 且聞物議之如何 從容商確 亦爲未晩 則同僚堅執 竟不回聽 有若不可淹延時日者 然臣實未曉也 臣初以靜攝之中 煩達爲未安 而未免同爲瀆擾之歸 臣罪至此大矣 臣旣被同僚之詆斥 何敢一刻仍冒乎 請命遞斥臣職
答曰勿辭 退待物論
執義李殷相 啓曰 昨日本府之坐 同僚以尹▣▣之䟽 不可不一經睿覽 明卞是非之意 發言於席上 而僚議不齊 成一鬧端 ▣▣之䟽 攻斥臣從弟端相詬辱之言 至及於父兄 臣於此論 有不敢干預於其間 何可一刻晏然仍冒 請命遞斥臣職
答曰勿辭 退待物論 同日 大司憲閔應協
啓曰 昨日同僚 以尹▣▣之䟽 更取入啓明卞是非之意 發言於完席 臣意以爲 其䟽雖未經 睿覽 向者筵臣擧其辭意 達於 天聰而 聖明知其老妄 使勿捧入 則鎭靜之中 是非已定 尙何有顚倒 眩惑之慮哉 況已黜之䟽 必欲更入 不過從而加罪之意 臣於▣▣本非相親 第其人立節昏朝 窮阨半生 今當聖朝之世 雖有妄言之事 已令退出 不必窮竟 酬酌之際 略以事在旣往 不當提起之意 答之 且▣▣之䟽 臣未之見 語及宲狀 初非有意 而同僚羅列席上之言 盛氣引避 臣實未曉也 臣迂拙之性 摧頹且甚 而不敢猝變所見 未免瀆擾於 違豫之中 臣罪至此益矣 請命遞斥臣職 答曰勿辭 退待物論 同日憲府(掌令李齊衡) 啓曰 幷引嫌而退 醜正之䟽 極其陰譎 不可不痛斥明卞 以定國是 則紏邪之論 誠爲得體 托辭待難 跡涉苟且 嫌不可否 勢所固然 請持平尹飛卿南九萬執義李殷相出仕 掌令鄭★大司憲閔應協遞差 答曰依啓 十一日府啓 頃日以尹▣▣呈䟽事 遙臣啓稟 而自 上有勿捧之敎 臣等窃以爲不然也 夫出納之道 必待惟允 則狂言妄說 固當退黜 而至於尹▣▣之䟽 則有難以此例律之 其言雖極猥雜 而托引古事 只以眩亂眞僞 其意雖極譎詭 而疵詆諸人 只以顚倒是非 朝家所當 明白卞別 以破其說 使擧世之人 曉然皆知可也 筵臣雖擧其辭意 達於 天聰 而不過若干措語耳 聖明謂之老妄 退斥勿捧 而不過惡其胡亂耳 今若因而置之 使無所論 則非特邪陰詖遁之辭 得逃其情狀於 淵鑑之下 抑且壅蔽二字 更作小人之藉口 一種邪說 將爲他日之嚆矢 此人心之所以終有不釋然者也 請命政院 取入其䟽 一加 睿覽 明卞痛斥 以定國是 使陰邪之言 不得復作於 明時 答曰不允 十二日府啓 臣等以尹▣▣之䟽捧入事論啓 而伏承不允之批 臣等窃惑焉 夫出納之道云云 如昨日之啓 答曰如彼邪說 設惑復起 而欲爲眩亂眞僞 其於予之深知其非而不聽何 壅蔽二字 則旣有成命 而退斥矣 有何藉口之事乎 爾等勿以爲慮 十三日府啓 臣等聞古人云 君子之禁戒邪說也 固將明其說於天下 使當世之人 皆知其說之不可從然以禁則齊 使後世之人 皆知其說之 不可爲然後以戒則明 此臣等之所以請入尹▣▣之䟽也 今承 聖批以爲如彼邪說 設或復起 而欲爲眩亂眞僞 其於予之深知其非而不聽何 聖明旣已洞燭 而明卞之矣 其於禁戒之道 可謂至矣 臣等尙何敢更有所煩請哉 第念善善則有賞 惡惡則有罰 戒王者之所以爲治也 今▣▣ 失意快快 陰有希覬 欲將幸會 以售其奸 外托伸救介淸之論 內圖自己逞憾之地 一以探試 上意 一以傾軋異已 前後投䟽 極其張皇 而陰邪譎詭 轉加一節 其處心積慮 本非一時老妄之致也 豈可旣知其惡 而不加罰 使敢爲邪說者 無所徵戢哉 前叅議尹▣▣ 請 命削去職名 放還田里 午時入啓初昏批下
答曰不允 十四日 府啓云云 臣等之請 誠非得已 而聖批不許 群情甚鬱云云 答曰罷職 十五日 政院啓曰 前叅議尹▣▣罷職事命下矣 臺諫方以削去職 名放還田里 論 啓罷職 承傳不得捧之之意敢 啓
傳曰知道 掌令李齊衡持平尹飛卿南九萬啓曰 臣等於再昨 請罪尹▣▣也 䟽本捧入之啓 不當停之 而未諳規例 只以更無所煩請之意 及於啓辭中 且削去職名 放還田里 非例用律名 物議皆以爲非云 臣等論事錯誤之失著矣 何敢晏然仍冒乎 請命遞斥臣等之職 答曰勿辭 退待物論 執義李殷相 啓曰 臣頃於同僚引避之時 以嫌不敢更擧之意 已陳於避辭中矣 今者本府多官 以尹▣▣論啓 差誤之失 又皆引避 臣於此論 旣不得干預於其間 則不敢更擧之嫌 猶夫前日 而難便之跡 又加一節 尤何敢一刻苟冒 且於詣臺之時 與益平尉洪得箕 相値於路上 蒼卒之際 未及回避 臣之所失 至此尤大 以此以彼 俱難冒居 請命遞斥臣職 答曰勿辭 退待物論 十六日院啓 憲府並引嫌而退 無所煩請之意 己及 啓辭之中 則雖異常規 便是停 啓 痛斥陰邪 風采可尙 而擬律之際 遣辭微差 揆以體例 似難在職 不敢處置 勢所固然 而隔等犯馬 在法當遞 請掌令李齊衡持平尹飛卿南九萬執義李殷相 幷命遞差
答曰依啓 十七日 無城上所姑停 十八日無城上所姑停 同日政 執義李慶徽 持平吳始壽 金萬基 掌令宋時喆書狀未還云 掌令李曾前日政差出 十九日肅謝云 十九日 府啓 都憲金南重掌令李曾尹▣▣失意怏怏 陰有希覬 欲將幸會 以售其奸 敢爲伸救介淸之論 以圖自己 逞憾之地 前後投䟽 極其張皇 而陰邪詭譎 轉加一節 其處心積慮 本非一時老妄之致也 豈可旣知其情狀 而不加痛斥 使恣爲邪說者 無所徵戢哉 今日之請 誠非得已 循例罷職 不足以徵其惡 前叅議尹▣▣ 請命削奪官爵 門外黜送 答曰旣已酌處 勿爲煩論二十日府啓同上 執義李慶徽持平吳始壽 初度呈辭持平金萬基 辭職上䟽 幷還出給 答府曰不允 二十一府啓 國忌齋戒姑停 二十二日府啓 國忌姑停 二十三日謝恩持平金萬基 啓曰 臣年少質魯 蔑有寸長 而癃形陋狀 宲不合冒玷淸斑 此臣從前所以避不獲 尋常怵迫于中者也 不料玆者 新命又及 風憲重任 決非如臣者 所可承當 區區瀝血之章 終未免見却於政院 不得不黽勉祗肅 而臣之情勢 抑有所十分悶蹙者 本府方論尹▣▣之罪 而臣曾祖文元公 臣長生 重被▣▣之詆斥 則臣何敢冒居本職 而預聞其論乎 聖明 旣於▣▣䟽 斥加邪論 則▣▣之情狀 聖明固己洞燭 而臺閣之上 公論方張 則臣不當有所陳卞於其間 而大槩臣祖之請撤介淸之祠 不過惡其忘恩背師 反覆不正 而頃者筵臣之陳白 以其 先朝成命之 廢閣至今也 何嘗以介淸爲逆黨 而▣▣前後䟽中 費辭張皇者 皆出於臣祖與筵臣言意之外者 侵攻巧詆 不一而足 其意所在 實不可測也 所謂介淸 排節義論者 宣祖大王 特命詞臣 逐段攻斥 布諸列邑鄕校 而▣▣以爲於天理 祖於程朱 至於介淸與逆賊書中 見道高明 惟尊兄一人云者 宣祖大王 使問其所道者何道 而▣▣乃謂書辭間例談云爾 則其心論 擧此兩端 餘可類推 何必一一瀆陳哉 近來院享 假或濫雜 豈有如介淸者 亦與於俎豆之薦乎 先王之允許 臣祖之請者 乃所以黜邪僞 而衛正道也 當初 命下之日 人莫不快之 未聞有異論者 而今乃如此 亦可以觀世變矣 臣窃痛臣祖 被此詆辱 危厲燻心 食息靡安 以臣今日之形跡 其何可一刻 厠在於臺席乎 情迫勢蹙 不免瀆擾於 靜攝之中 臣罪大矣 請命遞斥臣職
答曰勿辭 退待物論 同日府啓 臣等以尹▣▣恣爲邪論之罪 不可不徵之意 論列累日 尙未蒙 兪 臣等窃惑焉 ▣▣失意怏怏 陰有希覬 前後投䟽 極其張皇 其爲邪說 非特爲介淸伸救而已 專攻己丑獄事 乃謂滿朝善類 戕殺殆盡 巧作眩亂之語 欲爲飜案之地 至於故相臣李恒福文集中所載己丑遺事 稱以他人之巧飾 添造其滅絶公議顚倒國是 陰邪詭譎之狀 無所不至 至不嚴加痛斥 何以徵其罪 決不可罷職而止 請前叅議尹▣▣ 削奪官職 門外黜送持平金萬基 引嫌而退 ▣▣之邪說 聖明旣已洞燭 今日請罪之擧 宲是公議所在 論啓之際 不書其名 己有近例 別無可避之嫌 請持平金萬基出任 答曰不允 金萬基事依啓 二十四日 府啓同前 而欲爲飜案之地 下又曰其心所在 誠不可測 至於故相臣李恒福文集中己丑遺事 卽其問事郞廳時 目覩手記 而藏于家者也 邦集之初 人多見其筆跡 事實顚末 非所可誣 今乃稱以他人之巧飾添造云云 其下同前 答曰不允 二十五日 兩司皆有彈駁守令 曾己累日矣 昨日府城上所李曾 院城上所鄭晳 幷簡通後 不爲更稟長官而入啓違格云云 而兩司長官 避嫌以此 兩司全數引嫌 故不爲連啓 二十四日 宋浚吉上䟽 伏以臣敢將駒馬之疾 陳攝於靜攝之中 豈不知罪合萬隕 而情勢切迫 有不能自己者 臣衛生不謹 十餘日來 猝患浮症 初發於手足 侵及於面的 多方醫藥 不見其效 未叅於問安 未赴於書筵 縮伏旅次 惶憫交切 醫家以積病中此症爲甚危 深恐轉至沈劇 欲歸不得 則公私不幸 何可勝說 玆願趁此猶可起動之時 急歸鄕廬 處靜調治 而臣之職名 係是冑筵重地 豈宜久曠懇乞 聖慈俯賜矜察 卽許遞免 俾臣得以安意退去 守分待盡 實天地父母生成之德也云云 答曰省䟽具悉 卿之上來屬耳 未覿一面 遽有求退之意 是何邁邁至此 須體予意 更加調理 勿爲退歸之計 仍 傳曰遣內醫看病 二十六日 玉堂處置兩司並命出仕 正言金禹錫掌令李曾宋時喆遞差事入 啓 答曰依啓 同日傳曰 近聞贊善宋浚吉 出居江上云 頃日醫官書啓所謂所居卑濕而生病之說 誠是也 何以出居江上乎 甚慮念焉 本院俾通此意 使之入來城中 二十七日 大諫曺漢英司諫郭之欽獻納趙胤錫正言鄭晳大憲金南重執義李慶徽持平金萬基就職 府啓尹▣▣失意怏怏 陰有希覬 前後投䟽 極其張皇 假托介淸伸救之說 巧飾弄幻 無所不至 一則推尊介淸之學 謂爲李滉之亞 一則專攻己丑之獄 謂爲盡殺善類 擧此數端 餘皆可見 其陰邪詭譎之說 畧無所憚 自以爲 聖明可欺國是可誣 終欲自濟其一己逞憾之計 此人心之所共憤 聖明之所己燭 而臣等論列累日 尙靳一兪 豈殿下以立節昏朝之說 有所容貸 而不欲斥絶乎 其時之䟽 只攻爾瞻之惡 而於其扶護倫紀 未有一辭 至於金悌男爲逆之狀 昭不可掩 神人共憤等語 狼籍䟽中 則是反助凶論 而爲之辭者也 人或不知 乃以立節稱之 誠可歎也 以此言之 其人本末 亦可知也 豈非可惡之甚者乎 君不嚴加痛斥 無以明好惡 而正是非 豈可尋常罷職而止 請前叅議尹▣▣ 削奪官職 門外黜送 答曰勿煩 同日政掌令鄭★李齊衡正言尹飛卿 二十八日 府啓同上 答曰不允 尹▣▣事 誠以所論之言議其罪 則誅之亦不足 如不誅之則罷其官職 亦足以明其是非 勿爲煩論 又啓諫院幷引嫌而退云云 請正言鄭晳遞差 獻納趙胤錫大諫曺漢英司諫郭之欽 並命出仕 答曰依啓 二十九日 府啓云云 其時之䟽下 又曰乃受希奮之嗾 攻爾瞻之惡 而其於云云 作蒙 聖批 以誠以所論之言議其惡 則誅之亦不足 如不誅之 則罷其官職 亦足以明其是非爲 敎 臣等之所以提起其䟽者 近來人之不知者 或以立節稱之 故欲一說破 以明其人之本來心術耳 非欲以此更議其罪也 但今日之䟽 情狀可惡 而循例罷職 殊無痛斥之意 臣等之必以削黜爲請者 誠以不如是 不足以明好惡 而定是非也 請云云 答曰己喩母煩 九月初一日停啓 八月二十七日 宋浚吉上䟽 伏以臣蒲柳早謝 痼疾己★ 正當飾巾待盡之時 夫豈一脚出門之日 只緣鄕傳塗說 過聞 玉候違豫不比尋常 忍死敬 忘耻冒嫌 以伸臣子奔問 起居之禮 今幸 祖宗黙佑 神人支隲 患倒漸安 己入無虞之境 臣民之慶 曷可勝道 秋事向闌 寒事漸至 而臣之舊患新★ 一日甚似一日 最是四體浮症 平生所未有 而十數日來 猝發甚惡 積病之餘 此症之發 不待醫者而知其危甚 深恐一朝溘然於旅邸 以軫聖主之疚 以貽 淸朝之羞 中宵耿耿 百念塡膺 日者陳乞 誠出於萬不獲己 而末蒙矜許 至以未覿一面 何其邁邁爲 批 繼下別敎 令入城中 數行藹然 軫念備至 噫臣何以得此於 聖明 撫躬惶憾 有泣涕交頤 其欲一望 淸光然後退死 固臣至願 非不知靜攝之中 引接外臣 勢有所未易 而旣承頃日更召之 敎 未忍遽爾決去 力疾遲徊 以至今日 臣何敢一毫有邁邁之意 仰惟 聖明 猶未盡燭 區區下懷爾 念臣蒙被 寵渥 ★越千古 而前後赴朝 了無★毫裨補 徒使鬧端增惹 朝著不靖 此豈臣之所欲哉 其亦伉拙奇蹇之使然 用是慚惶 尤不敢久於 朝 兼且疾病如許 死亡無日 願保名節 晩暮無負 聖主知遇之恩耳 懇乞 聖慈 曲賜憐察 卽 許罷歸 公私豈勝幸甚 賴天之靈 倘不遂死 異日豈無竢間更來之便 抑臣不勝眷眷之忠 願效一言而去 以窃自附於古籠中參朮之義 樂正子春 匹士也 猶以下堂傷足 爲數月之夏 況以堂堂千乘之尊 忽致前史未有之災 一念操捨之際 其可畏如死 百性之誠 有何足道哉 朱子之言曰 不可常存在胸中有悔 又不可不悔 臣願 殿下 徵前而毖後 益存兢畏之念 和氣而平心 益存攝養之道 加少愈之戒 勉存養之功 殷憂而啓 困橫而作 以迓續休命 重恢丕基 安知今日之患 不爲天心仁愛生成之地耶 臣不勝啣恩感激悃款屛營之至 謹昧死以 聞 答曰省䟽具悉卿懇 予常恨卿之入京之日 病未相接 豈意遽有出居江上之擧 欲爲轉歸之計乎 卿之去就 係乎國家 豈得率爾乎 近日之事 似無干涉於卿也 何乃不安至此 卿其安心善攝 以副至意 勿起遐想 以孤朝野之望

前參議尹▣▣萬連
所志悶迫情由段 矣上典國恤之初 奔走悲哀之餘 宿疾重發 成服之後 卽還郊外調治爲有如可 十八日 遽聞看山隨叅之命 當日內力疾扶曳 入城日望差歇爲乎矣 百疾交侵之中 眩暈之症尤重 扶杖亦側 倚人亦顚 咫尺不能運步哛不喩 久廢食飮 氣息如縷 精神昏潰 百般治療 萬無寸效 七十三歲 積病之人 又添如許危症 溘然之日 未知今明爲去乎 看山之役 今己迫頭 而欲進則病勢如此 不進則罪將不測 罔知所措 大槩矣上典 爲國血誠 非徒天日照臨 抑亦人所共知 此非泛然言病之比右良 情實細細鑒當 斯速入 啓處置 金無無益 國事 徒促殞命之獘爲只爲 摠護使 己亥五月二十三日云云矣上典 亦風水之術 素素昧昧 私家之事 亦不敢預焉 況 國陵取捨大議 尤何敢一毫容喙於其間哉 況身病方劇 不能咫尺運動乎 盖盲者不可使之瞭望 聾者不可使之審音 跛者不可使之趍走 矣上典之於風水 固如盲者之於瞭望 聾者之於審音 跛者之於趍走 而病勢至此 無計追隨於看山之役 亦如盲之視 聾之聽 跛之奔 雖欲思其力之所不及 其可得乎 粘連前呈所志相考 斯速入啓處置爲只爲
五月二十五日
行副護軍尹▣▣ 謹再拜上書于 摠護使相公閤下 山陵可合之處 英陵爲上 其次莫如水原 是皆千載一遇之地 幸以得之 更有何疑 以▣▣淺見 則勿以遠爲拘 而定於 英陵 計之上也 勿以弊爲慮 而定於水原之次也 守廟血食久遠之計 其可顧小而失大乎 朝廷尙有持難而不卽決 老臣不勝仰屋氣塞也 以士大夫先塋言之 則尹洪鄭三山最勝 而比之於 英陵水原 則萬不及矣 況赫世冠冕 年代久遠 地氣發泄己多 求嗣於鶴髮婦人 古人至論 尤何可念及於此也 況尹則係是 國舅 休論地之大小 而其可入於言議間乎 當此淫霖酷熱 奔走驅馳 不得片餉休息 至於十九日 氣澌神喪 百疾幷作 此則不待詳言 而人所共揣也 滾鞍頹床之後 奄奄將盡 到此地頭 雖欲力疾强起 不啻百尺竿頭之進一步也 伏乞 閤下 下諒宲情 減下於再審之行 俾延晷刻之命何如 初審之時 到處山論之中 旣竭所見 今雖百問 所言不出於此 然則非徒病也 病雖可行 無益於事也 不亦徒費廚傳乎 大槪 强出再行 則必死中路 古君子之效忠 豈甘心於徒死也 更乞 閤下 少垂察焉 哀之命也 不哀之亦命也 而古人有於 君相造命 造命者不言命 不勝區區悶迫之情 敢此陳達 伏願 閤下 恕其僣而諒之其言之出於至誠 原於天理也 己亥六月十六日
水原戶長家後山論
臣謹審此山龍穴砂水 盡善盡美 而無可欠缺 眞大風水 誠千里所無 千載一遇之地也 表裡周匝吉格 則諸術官 皆能備陳 臣不必重複詳達矣 大槩其龍局亞於 英陵龍局 朱子所謂宗廟血食久遠之計 亹在於此矣
水原鄕校基在此垣局 局內亦似成就 而不可與戶長家後山比論矣 戶長家後山越邊 又新得一穴 此亦同在二局之內 而四獸合法 比之於戶長家後山 則高下雖懸 其亦可用之處也
廣州束達山東萊君墓山
山勢拂鬱而踴躍 群山輻輳而旋繞 可謂吉地矣 然明堂傾側 內水口不密 見去水二千步許 似非十分全美 無欠缺之局也 且雖曰吉地 一脉之上 所葬之墳 至於十七 赫世冠冕 二百餘年 地氣發泄己久 所餘者似無幾矣
南陽洪政丞墓山 洪耆英族山
龍勢遠來 栖閃逶迤 小祖之山 特立尊重 結局周密 朝案有情 其爲吉地也無疑矣 洪政丞洪耆英兩墓 俱在一局之內 所隔只一二崗壟 而洪耆英同脉稍上 有洪暹墓 是亦政丞也 謄錄所謂洪政丞洪彦弼也 而是之父也 洪彦弼墓同脉稍下 有一墓 其碣曰洪同知而墓下之人 不能言其名 但云發福之始祖也 代赫冠冕 料不下百餘年 此非蓄氣儲精 充備全定之地也 求嗣於鶴髮婦人 古人深戒 何敢擬論於 國家陵寢之用也
樂生驛李增
順龍順砂 借局小結 不可着眼 敢議 國用乎 徒費廚傳 怪其載在謄錄
良才新薦山
垣局回抱 山勢極嬾 而高點則騰露 低點則爲窩 雖似成就 不合國用矣
代兒峙山
南山將盡之處 飜身逆勢 龍虎成局 下手有力 案山逆水弓抱 外朝有情 宛然成一吉地 但以大勢論之 則山之背也 且餘氣不遠 且明堂不正 且龍脉過狹處剝落 疑是古所謂病龍也 似不合於 聖主衣冠之藏矣
王十里
垣局廻抱 朝案備俱 宛似成就之地 而近穴之處 脉無退卸 脉形頑鈍 唇褥不端 無以知其可用也
金英烈
平支之龍 遠來極嫩 蜿蜓盤旋於臨江大野 如藤羅之交結 一山一水 有情之處 便皆作穴 古所謂寸寸是玉之地也 金英烈山 乃其諸結中之一也 然以其多結 故無一拔萃而爲特 似不可擬論於 國家陵寢之大用也
尹磻
龍穴砂水 人皆稱贊 誠不易得之吉地也 而初非大龍大結 擬於 陵寢 則不足矣 且係是 世祖大王國舅葬地 看山之行 入於其山 亦似未安 不敢論其可否也
健元陵內山論

臣謹看番舊 穆陵右二崗 龍勢起伏數回 氣像甚嫩 案山有情 水口山合襟 外朝秀麗 此則好矣 而穴道似急 當穴處 凹風斜吹是欠也 舊穆陵左一崗 曾所謂帳中貴人非貴人也 乃頓金也 然脉勢伏起數四 而但氣像之嫩 不及右二崗矣 然穴道則坦 而臨穴處似曲 水口不合襟 空曠頗大 外朝之秀 又不及右二崗 此欠也 然以穴道之坦 當穴處無凹觀之 則比右二崗稍似勝矣 大槩 二穴 皆有未盡之處 是盖 健元陵局內餘氣所結 非全氣渾成之地 故雖似好矣 而不能無欠缺也 摠以論之 則皆是可用之穴 而俱無全備之美矣 右穴與水原山 定優劣事 則臣於當初水原山論時 妄陳所見 今不敢再誤不知所達矣 己亥七月初六日
尹▣▣再拜上書于摠護使相公閤下 日呈病時 至辱下帖 辭旨懃懇 自顧愚賤 何得台階 格外降禮 每每如許 感激愧忸 無以爲喩 而病未趍謝 徒自惶悚 ▣▣行年七十三歲 餘日凜無幾矣 而力疾驅馳二十餘日 泄痢眩暈 並發俱劇 氣息如縷 奄奄垂盡 洛廛僑舍 旣不宜於調攝 又不合於還造化之舊物 不得已 以奴名請急於騎曹 乞其啓遞 輿疾出城 自頭無浦 頹臥舴艋 僅到孤山獘廬 盖欲窃附古人 易簀之義也 到此地頭 心灰萬念 而君父一念 終有所不能忘者 敢陳略達于左 倘垂察何如 國家必用水原之山 則須使其當遷之民 樂而忘遷 人心乃定 而陰隲乃臻 不然則雖强而用之 終爲穴吉葬凶之歸矣 使其民樂而忘遷之道何也 不過准償良田 厚其生業 又爲十年復戶而已也 此一款曾於榻前 諸宰畢陳 而微末老臣 亦敢贅達丁寧矣 今不必更論 而只恐其民 不信朝家之意 有不敢言而敢怨之心 ▣▣之所願 更願相公屢屢陳達 速爲厚其民之形止 使其民無所疑也 又有一說焉 朱子山陵之䟽曰 宗廟血食久遠之計 大賢亞聖之論如此 則有國家者 寢園之卜 不其重且大歟 堪輿之法 雖眞龍大地 或點穴有誤 或坐向有差 則吉凶天淵 古人所謂此係險事者此也 水原之山 固是大風水具眼者 不敢瑕疵 而但其裁穴之際 所見有異同 信乎古人之言曰 望勢尋龍易 登山點穴難 又曰三年學得尋龍 十年學不得點穴也 此山入首之脉 則明白無疑 而脉下有乳頭焉 乳下有垣處焉 垣下有氈褥焉 細察其乳頭 則走弄之勢未止 且無圓暈 且龍虎稍低而未洽 似非結穴之處也 其坦處則其形宛宛 此眞圓暈之意也 而龍虎洽然 不高不低 於此結穴似明矣 至論坐向 則對珠向空 乃不易之定理也 世傳玉龍國師 以此山爲盤龍弄珠之形 此龍眞是福龍大地 其結局之形宛似盤龍 而一堆爲珠於前 是眞古格所謂入懷之案也 世傳之說 似不虛矣 或以一堆爲低微 不足取重 而古格曰高山千仞 不及平地 一堆則其可以低微而小之耶 況物像有理非地形之效物像也 乃物像之效天地也 此堆旣像龍之頷下珠 則何必大也 小愈貴矣 古格論案山云 三峯對中 兩峯對空 空之義 要幷用兩峯也 要左右均 均也且對空 則空爲當面 而無所妨矣 而偏對一峯 則空之隙風 偸射穴中 此亦非小害也 以此思之 則兩峯對空之法 不其合於造化之妙歟 形局體也 陰陽用也 苟得形局之眞 對向之正 則自合於天然自在之妙用陰陽 不必區區屑屑而拘也 況對珠向空而左右推移 則亦豈不合於陰陽也 雖拘於陰陽 百二十分金己爲多矣 難得其眞 況三百六十分金而必得其眞乎 是以古人有言曰 登山不必帶羅經 又曰但將好主對賢賓 此乃堪輿家大中至正窃要之論也 夫然故 ▣▣之淺見 則以其坦處對珠向空 爲不易之定理也 然點穴於乳頭 雖未及於坦處 而對珠向空 則猶之可也 旣先坦處之眞結 而又先對珠向空之妙法 則大龍大局 無乃徒歸於虛套歟 當初裁穴時 非不欲力爭 而人不信我言之無益 我亦不信此山之必見用於 國家 故只累陳所見而不爭矣 今者必不得已 而終用此山 則窃恐鑄錯而致害也 然蠡測管窺 何敢自以爲是也 不敢不陳所見備採擇也 諸術中 李最晩 亦能知對珠向空之爲眞的 盖最晩稟議出衆 而爲其先人大事 從事於斯久矣 是以旣盡其法 而又臻於立乎大者而得其要領矣 不勝區區爲國之忠 敢此縷縷 惟相公恕其狂僭 而諒其誠懇焉
僉知 戶奴萬連
所志矣段上典七十三歲瘴病之人 以前日看山之行 盡心竭力 以死爲期 淫霖酷熱 終日驅馳二十餘日 痢疾眩症 俱發幷劇 精神恍忽 自分必死 城中旅僑 頃刻難留 而此時庶官 法阻呈辭 陳䟽乞遞 亦非謾職所敢爲乙仍于 不得已呈狀兵曺 請其處置 輿到郊居 冀延晷刻爲有如乎 卽刻回營吏告目 聞有看山之命 而運身不得 末由馳進 只俟誅譴爲白在果 且矣上典言內 健元陵龍勢局勢 太不及於水原事段 曾於登對時 己爲 上達爲白有譴 佛岩山段 是內火山也 火山之下 不結穴 古方明訓 則設使無病而進參爲乎乙喩良置 以愚闇所見 則萬無能知其可用之理是如爲白去乎幷以啓聞爲白只爲京監己亥七月初二日亥時
八月初五日院啓 拿問之請 雖蒙罷推之命 旣是重發之論 則不待同僚之出 徑先擅停 殊甚不當 司諫睦兼善 請命遞差 以風水之術 旣受同預看山之命 則山陵未定之前 臣子分義 固不當任意下鄕 至於健元陵內再審之命 而偃然退坐 不肯起動 乃敢以奴名呈狀 論及山事 其驕蹇無禮之狀 誠極痛駭 此人臣情理之所不忍爲 分義之所不敢爲 拿問之請 實出於公共之論 古人所謂見無禮於君 如鷹鸇之逐鳥雀者 正指此也 夫慢忽君命 而不治其罪 下不敬上 不伏其辜 則將無以尊 國體 而立紀綱乎 此結不可罷推而止 請 命拿問★罪
答曰爾等雖欲更請拿問 事勢不可不如此 亟停勿煩 初六日云云 答曰尹事 爾等旣知予意所在 何爲固執乎 亟停勿煩
八月初八日 獻納金益廉正言李東溟 就職後啓曰 尹▣▣拿推之論 固不可一向堅執 待同僚齊會 相議停論 誠合體例 而今日新出之僚 乘臣等數刻退待之時 汲汲停啓 猶恐不及 是何故也 凡臺閣發論停論之規 必待僚議歸一然後 或論或停 盖所以事也 況尹無禮不敬之罪 爲人臣子者 孰不痛疾其惡 而其不憚不忌 且不聽下吏所告之舊規 有若爲尹立幟者然 嗚呼世道 何至於此耶 此不但臣等 見輕受侮而已也 此等當此百僚庭籲之日 遭此非常之事 未免瀆擾於哀疚罔極之中 臣等之罪尤大 請命遞臣等之職
答曰勿辭退待
大諫尹鏶啓曰 凡臺閣之體 意見相左 則不能苟同實論事之常規也 臣於尹之事 每以逾月相持 太涉支難爲未安 又改前啓 辭意甚峻 無禮不敬 怙終賊刑 一如滿紙費說 無非人臣極罪 而王法所難容 而外議亦多 言其措語之過重者矣 今日入來 非不知遲待 在家之僚與之商確 合同諸啓 鱗次而傳 日晷有限 勢未相及 故不得已停之矣 今者獻納金益廉正言李東溟 以此引避 而至以不憚不忌有至立幟等語 欲加攻斥 噫臣雖極疲軟 豈受下吏之指揮 下吏亦安 敢使臣强屈己見 必遵舊規乎 事未前聞也 合則爲 不合則已 自是常事 何預於世道 而張皇至此哉 無非臣見輕之致 而橫生一鬧於此時 臣罪尤大 何敢强顔仍冒乎 請命遞斥臣職 答曰勿辭 退待物論
正言鄭晳啓曰 尹▣▣拿問之論 閱月相持 當此百僚合辭 三司齊籲之日 不宜以此一向堅執 今日齊會長官 發言欲停 臣意亦然 相議停之矣 卽見獻納金益廉正言李東溟等避辭 至以汲汲停啓 猶恐不及 不憚不忌 以有立幟等語 費辭攻斥 臣等未曉其意也 只緣同僚退待 未及面議 盖出於事勢之適 然有何乘時欲停之意乎 此無非臣平日見輕之致 未免瀆擾於哀疚未寧之中 臣罪尤大 請命遞斥臣職 答曰勿辭退待 時大諫李廷虁司諫李垕獻納姜鎬正言呂聖齊權尙規李廷虁發論當初啓辭原文未謄 七月初七日始發 八月十四日停啓 時大諫李慶億司諫洪處尹獻納金益廉正言李東溟
緘答
矣身窃念 大行大王賓天之禍 出於千萬意外 凡在臣民 抱弓皇之痛 孰不罔極 況如矣身生死啣恩 進退憂 國者哉 矣身病伏郊畿 去京師一息之程爲白有如可 五月初四日申時 聞 國恤 奔走入城 成服之後 宿疾重發 載還所居 救療爲白有如乎 十八日聞有看山隨叅之命 劃卽力疾還入 自本月二十五日 隨行於看山之役爲白乎矣 聖主衣冠之藏 乃國家送終莫大之事 而抑亦宗廟血食久遠之計也 如不得盡善盡美之地 則豈臣子忠 殿下而報 先王之誠也 是以不計顚仆 不顧委頓冒雨觸暑 疾驅强登 不敢須臾不及於年少强壯之人 隨處細看爲白乎矣 絶無可意之處 惟獨水原之山 擧目驚倒 仔細點檢 反覆商量 終始明知其爲上格 龍大風水 比 英陵差不及而已 而入首節後 退卸絶勝 地軸遠外 北辰極貴 眞千里所無 千載一遇之地 雖使道詵無學復起 不易斯言 然不但矣身所見如此 尹絳李元鎭李最晩 及諸地官等 無一瑕疵 ★不容口 不啻矣身之言 而莫不爲國相賀 則矣身爲國願用 不過與諸人一般是白去乙 異議橫生之後 乃獨歸罪於矣身 甲誣乙陷 一唱十和 欲殺之言 日入於耳矣 身早聞色斯擧之義 況發於聲之後 何敢晏然在於都下乎 且矣身窃念早晩更有論山之 命 而不忍欺君 則奇禍至矣 一任隨波 則素志隳矣 時措之宜 去而已矣 適於其時 病復危劇 六月三十日 以阻法不得呈辭 病昏不能陳䟽之意 呈狀兵曹 請其 啓遞職名 而舁疾出郊爲白在果 此乃因山己爲堅定於水原 諸都監之役 畢擧方張之時 則誰能逆臆異議復發 又致紛紜也 然則此非因山未定 上下皇皇之日是白乎旀 雖病篤勢迫 出郊之後是白乎乙喩良置 君父一念 猶不敢頃刻而忘則更將水原遷民 准償良田 十年復戶 以悅民心 以靖人言 以悅陰隲之意 及前所裁穴未安 不可不詳審改裁之意 縷縷陳說 七月初一日 投書于摠護使 望其勤 啓速施爲白有如乎 初三日夜半 忽聞健元陵西洞 及佛岩山下花蝶洞看山之 命 矣身方病不運身 而監營公文持來下卒 苦索受答而去 不得已具狀以給 狀中論及山事一款 則固知其非常規是白乎矣矣身之心以爲遂事不諫 事貴謀始 機之將動辨之宜早 血誠所迫 必欲卽達 而憊不及事 事且卒遽 不能具陳 不得已略及於方伯 而冀其轉聞而已 盖事機緊急 則所重在於及時上達 何必屑屑拘碍於俗禮也 義之所在 禮有時而變 則矣身於此事 至今徒認其爲盡忠 而不覺其爲無禮也 人雖以爲非矣 而此與李尙眞所謂迫於血誠 不拘常規 私看 國陵 其揆一也 豈獨爲驕蹇不敬也況旀健元陵西洞 及佛岩山下 終未得近似之處 至於 健元陵之南 奇重胤 潘好義所得之山 雖曰可矣 未免欠缺 矣身狀中之言 不亦驗乎 其前李尙眞兪棨李光載所薦之山 皆歸虛套 矣身當初所達下水原十倍之山 亦不可得之言 亦可謂驗矣 言於未見之前 而驗於己見後者 至再 則矣身之言 庶幾可信 而朝廷之疑 庶幾可釋也 矣身所以不嫌率爾 不忘前言者 實非無知而妄發 盖欲 朝廷信於無心之見 而捨旃胥動之言 終不致誤於大事 以貽日後無窮之患也 然矣身非明於術者 其言之有驗 不過誠則明之效也 其誠不亦可取 而其罪不亦可略乎 初五日又聞 特命 隨看 健元陵內 新得二崗 夜半馳進 陵所翌日再三登陟 纖悉看審 隨例草呈山論矣 其時看山諸人皆來 而獨兪棨病不來 初三日矣身之病不進 初五日兪棨之病不進 有何異同 疾病之來 人所難免 矣身以七十三歲癃病之人 奔走幾匝月 而一日病不進 獨爲驕蹇不敬乎 且看山之事 初審輕而再審重矣 矣身之病甚不進於 健元陵 實再審之時也 而其時旣與尹絳李尙眞李元鎭李光載李最晩 及諸地官等 俱行並看 終日論難 乃至黽勉同叅於裁穴 則不可謂之終不起動也 大槩矣身之避謗出郊 實在 山陵未定之前 任意下鄕 矣身之疾作不進 宲在健元陵西洞 及佛岩山下花蝶洞初審之時 而以爲再審之 命 偃然退坐 不亦寃乎 至以怙終擬律則鍛鍊甚矣 書曰 怙終賊刑 設以矣身爲有罪 其罪果至於賊刑之律乎 怙者有所恃也 終者有再犯也 謂矣身有再犯者 固皆寃矣 謂矣身有所恃者 亦不可曉也 矣身雖甚無狀 不至於不辨菽麥 則有何所恃 其敢有蕭望之終不坐之意乎 然自聞霜臺拿推之請 非不欲待罪於 王府門外是白矣矣身蒲柳之質 桑楡之年 精力都喪 ★殼僅存 而積傷於今夏 百疾交侵 雖千調萬攝 保如嬰兒 薤露之乾 未卜朝夕 必欲舁載强進 則應致徑殞軀命 席藁金吾 計無所出 戰灼震懾 罔知所措爲白有在果 雖然經曰七十致事 又曰七十衰麻在身 夫王事天下莫重之役也 親喪天下莫重之禮也 而聖人所以爲此兩條 著於禮經垂之萬世者何也 盖人年七十 則氣力已盡 難責以强壯人常道也 平居如此 則强在罪責之中 其所以處身者 豈能同於强壯人常道也 矣身所被之論 初非叛逆大罪 而矣身篤信 明時 好生之德 優老之典 無異於古聖王之法 故不敢爲不待 君命 而自陷經殞之計矣 豈料今者添作一大罪案乎 以此思之 則上項罪名 俱爲瞹眛爲白在果 惟只矣身徒懷忠直 未諳世事 平生三黜百謫 七顚八到 而一當 國事 則尙有九死未悔之心 惟思合於義理 不覺違於時勢 山論之誤 終始爲祟 其爲謬妄 己猶知之 而況人乎 然則怵謗出城 因病不進 若原其情 則固非其罪 而欲加之罪 則亦足爲辭 重被臺評 無非自取 傳旨辭緣遲晩
伏以臣聞宋臣朱熹有言曰 國家危亡判斷之事 則雖在韋布 不可不言 況臣策名爲臣久矣 則固非韋布之類也 況臣受知 仁祖孝宗兩朝 凡百殊遇 皆出於 聖心誠悃 無一毫外貌文具 則臣之所以感激思報 亦非凡臣之比也 臣雖無狀 忠 殿下 報 先王之意 耿耿于中 殞首結草之心 何時而少忘也 雖屛伏草野 衰病牢落 其於 國家之安危 其敢曰在家不知 而不一言乎 卽今安危之幾 迫在朝夕 臣不勝婺婦之憂 杞人之惧 敢輪狂瞥之忱 冀補 聖聰之明 伏願 殿下 實留神而細垂察焉 臣窃念三代吉凶之禮 皆原於天理 而出於聖人也 不


知天理 則安知聖人禮經之奧旨也 後世禮家之論 有同聚訟者 盖由於不知天理也 故噫聖人於喪禮 制爲五服 豈偶然也 親䟽厚薄 非此則無以別焉 輕重大小 非此則無以定焉 用之家而父子之倫明 用之國而君之分乃嚴 天地之尊卑 宗社之存亡 無不係於此矣 此所以莫重莫大 而不可以毫髮僭差者也 承統之子 與祖爲體 父之於嫡子之喪 其爲服制 必以斬衰三年者 非爲子也 乃爲承祖宗之統也 私家尙如此 況國家乎 三代太平之世 尙如此 況於末世危疑之際乎 然則定臣民之心志 絶不侫之覬覦 亶在於此矣 夫然則有國家者之於此禮也 其可不謹乎 其可不巖乎 其可斯須有忽而置之也 臣聞 先王孝宗大王之喪 大王大妃之服 故諸禮經 聖人之所爲者 實在於與祖爲軆之義 及聖人之制禮 實在於原天理 定宗統之義 則當爲齊衰三年 昭然明矣 無可疑者 而當初禮官儀注 定爲朞年之服 朝野臣民之有識者 莫不爲怪爲駭 未曉其義之所在 而國家宗統 因此而有所不明 抑亦似有所不定 此豈明大統定民志固宗社之禮也 思之至此則骨驚心寒 此誠不可不卽議釐正 而練期將迫 寥寥無一人爲 國家進此言者 臣晏居深念 不勝 宗社之憂 頃聞前掌令許穆 考據禮經 投進一䟽 臣誠失喜 國家之有人也 嗚呼許穆之言 非徒議禮之大經 實是謀國之至計 如非明於天理之節文 而純於臣子之忠諒 則其能爲此言乎 其敢進此言乎 此厥不聽 後悔莫及 殿下所當斷自宸裏 卽令禮官 依聖經釐正 而其所以復詢於宋時烈者 優禮儒臣之意也 時烈正當 如文純李滉奇大升駁正之說 瞿然而改其前見曰 若非奇某 幾不免爲千古罪人云云者矣 時烈乃反有遂非文過之計 掇拾禮經▣▣ 附會己意 爲其辭說 不勝其煩 而其於禮經 父之於子所以斬衰者 只在於與祖爲軆 而聖人之所以嚴此禮者 只在於統承宗廟之大旨 則終始見不到說不出 臣實未服其言 而未曉其意也 臣雖蒙學淺識 素昧禮經 然於天理之所在 聖人禮制之所主 則亦嘗有所理會 而見其大意矣 時烈謬引之說 臣請撮其大要 而逐條論卞焉 時烈引䟽說立次長 亦爲三年之文 而其下又曰 今必得次長 不爲庶子之明文然後 許穆之說 乃可從也云 其言眞所謂不成說話也 今我孝宗大王仁祖大王之次長 而䟽說旣有立次長 亦爲三年之明文 則大王大妃之服 齊衰三年 實無毫髮可疑 斷然行之而已 何必更責必得次長 不爲庶子之明文於許穆時烈文王傳國 則捨伯邑考 立武王周公制禮 則必眷眷於長庶之卞 臣以爲文王之事 聖人制義之大權 周公之禮 聖人立經之常法 此自是兩聖人時措之宜 周公豈爲伯邑考 而作此禮也 然則其可執此禮 而謂 孝宗大王非嫡長 而謂 大王大妃不爲三年乎 時烈之議 稱長子成人而死者至再至三 而其緊要斷定之語曰 長子雖成人而死 而次長皆名長子而服斬 則嫡統不嚴云 其言盖是必欲歸重於成人而死 而其意盖曰 成人而死 嫡統在於此 次長雖本同母也 雖己與祖爲軆也 雖己踐其位承宗廟也 終不得爲嫡統也 此言不亦悖理乎 夫嫡者兄弟中無敵耦之稱也 統者修緖業首庶物承上垂後之號也 立次長爲後 則復容嫡統之在他乎 次長承父詔受天命 軆祖主器之後 猶不得爲嫡統 而嫡統猶在於他人 則是假世子乎 攝皇帝乎 且次長而立者 不敢君於▣▣之長之子孫 而已死之長之子孫 亦不臣於次長而立者乎 時烈如覺其失言 則必以遁辭解之曰 嫡統不嚴四字 只是萬世長幼之序而發也云矣 嫡統不嚴四字 上下文勢不如此 誰信其意之如此也 又況徒嚴長幼之序而不嚴君臣之分可乎 古今天下 安有此義也 天之理聖人之經 果至是乎 嗚呼古公雖立季歷泰伯有後 則古公之嫡統 猶在於泰伯之後乎 然則一國群志未定 而季歷之子孫 何可保也 文王雖立武王 而伯邑考有後 則文王之嫡統 猶在於伯邑考之後乎 然則天下之群志未定 而武王之子孫何可保也 時烈以宗統歸於主廟社之君 而嫡統歸於已死之長子乎 然則嫡統宗統 歧而二之也 又豈有此理也 且時烈亦有無二統之說 則時烈之見識 雖有所未逮 豈至於如此之闇也 其然則三稱成人 而又稱嫡統不嚴之意 臣不敢知也 夫然則時烈非妄則愚也 國家大禮 何可必徇此人之意而定也 時烈又曰 爲父者一身之上 其斬不已多乎 至以 世宗朝八大君 設辭而證之 臣愚以爲 世宗之聖 壽雖無疆 而八大君雖皆短命 豈有八大君 各立三年 而不幸而幷文宗世祖兩大王 爲九三年之理也 此乃必無之事 雖蘇秦之詭辯 必不敢以如此等說禦人也 宋浚吉議箚所言 設有大夫士 嫡妻所生 十有餘子 第一子死 其父爲之服三年 第二子死 其父又服三年 不幸而第三死第四死五六死 則皆爲之服三年乎云者 均是必無之理也 其言之吻合異哉 而二人所見 眞所謂魯衛之政也 時烈之議曰 大王大妃於昭顯之喪 旣與 仁祖大王 同爲長子之服 則其義何可變於今日也云 其所謂長子之服也 其時果行斬衰三年乎 其然則今當一依䟽說立次長 亦爲三年之義 而定爲三年也 其時如或以朞年爲服則是禮官失禮之所致歟 抑或 仁祖大王 有微意於其間歟 以此以彼 臣皆不知也 其時雖爲朞服 而今日 孝廟之服 則大王大妃不可不爲之齊衰三年也 時烈之言曰 父王旣以爲庶子 而不服三年 則雖己承統母后 何敢獨服三年乎云者 尤爲無理 而尤有所不可曉者也 大抵太子之太字 卽嫡子之義也 而尤別其號 表章而特之者也 世子之世字 亦嫡子長子之義也 而尤別其號 表章而特之者也 名之曰太 名之曰世 則其所以主器承重 與祖爲軆之義 尤有所著顯於嫡長二字也 旣謂世子 而不謂長子 容有是理歟 䟽說所以有立次長之言也 然當立之時 指爲次長 而旣立之後 則義當直謂之長也 然則爲世子 則不可不謂之長 而於其死也 不可不爲之服斬也 況承統君臨之後 容有不謂之長 而不爲之服斬之理乎 時烈曰 䟽說旣曰立次長 亦爲三年而其下又曰 庶子承重 不爲三年 此二說 自相矛盾云 而臣愚謂此所謂庶子果是正室衆子之稱 則誠與上文矛盾矣 如指妾媵所生而言則不與上文矛盾矣 時烈何所據而明知此不是妾子之稱 此是衆子之稱而以爲矛盾乎 且任使時烈以爲禮文所謂庶子 皆是衆子 而此則姑不卞矣 惟是 仁祖大王 得律天時憲文武 以孝宗大王爲世子 孝宗大王 旣爲世子之後 其可不謂之長 不謂之嫡 而猶謂之庶乎 況長國家而君臨之後 其可不謂之長 不謂之嫡 而猶之謂庶乎 時烈之終欲擬 孝宗大王於庶子者 臣又不敢知也 時烈又以不貳斬爲據 禮經不貳斬之說 非此之謂也 此不過一時無二尊之義也 前後喪非一時 而其尊無異同 則豈可獨斬於前喪 而不斬於後喪乎 此䟽所以有次長亦爲三年之說 而其言允合於天理聖經矣 況我孝宗大王 以爲世子時論之 則其爲長其爲尊 與昭顯等矣 以君臨之後論之 則其爲長爲尊 非昭顯之可比也 其可於昭顯 獨當斬衰 而於 孝廟 獨不當斬衰乎 時烈此言 非獨背於䟽說 實背於聖經 非獨背於聖經 實背於天理也 時烈又曰 孝宗大王於大王大妃 有君臣之義 大王大妃 乃反以臣服君之服服大王乎云 尤爲無據之說也 信斯言也 聖人制禮 父之於長子服斬者 非子服父之服乎 君之於世子服斬者 非臣服君之服乎 何其言之無稽 至於此也 嗚呼 自先朝所倚重而委任者 無如兩宋 齊桓公之於夷吾 一則仲父 二則仲父 漢昭烈之於孔明 猶魚之有水 何以加此 況廩人繼粟 庖人繼肉 乃古者待賢之禮也 是以 朝家 以儒賢目之 而斯二人者 亦不解儒賢之名矣 然朝野公論 不以爲賢 而如臣愚闇者 亦不以爲賢也何也 孟子曰 君子居是國也 其君用之 則安富尊榮 斯二人者 得君如彼其專 而亦云久矣 自己之安富尊榮則可謂極矣 而 君上之安富尊榮 則未之聞也 旣以儒賢待之 則師傅之責 不可辭也 而不能輔導 先王至有御橛之虞 諫不幸而去則可也 在其職而任其 害 則傳傳其德義 保保其身體之義 惡在至於 榟宮之不得用 乃萬古有國家者 所未有之變也 如此等事 其可謂之 安乎 至於衣冠之藏 乃送終大事也 朱子以爲宗廟血食久遠之計 陳䟽力言則可知 地之吉凶 所關莫重 而捨其極吉 移就欠缺 殊非卜其宅兆 以安厝之之道 萬世之宅如此 則其爲不安 豈但一時也 菑害竝至 饑饉荐臻 公私具困 國貧民流 君誰與足吾誰爲國之憂 霄旰不已 如此而可謂富乎 作福作威 在於下而不在於上 固不可謂之 尊而至於臨御十年之後 猶不得爲嫡爲長 而朝家所以待之之禮 猶有所與衆子等者 則非徒大有於天理聖經 其爲不 尊 不亦甚乎 不安不當不尊 則不榮乃在其中 而不須論也 用賢之效如此 則古今天下國家 誰以用賢爲貴也 噫斯二人之學識心術 則臣不能知之矣 而考其事跡 則非不仁則不智也 夫然則其能獨明於禮家乎 然斯二人者 一生所講 在於禮學 故人推禮學 己亦擔當 而其於 國家大禮 所見之謬類如此 況可與議於修己治人之術 固國威天下之謨乎 吁可惜也 宋時烈之議末端曰 若因此講明 歸於十分是當 則豈但一時之幸而已哉 時烈誠有此意 則必不忤人之駁正 時烈此言 誠可取也 宋浚吉之議末端曰 天下之義理無窮 文義之見解各異 又安可以一槩斷定其然與不然乎云 此言不啻若自其口出 則其亦可取也 或以爲我 國代代 在己下之服 多從簡而降 不爲三年 今何復古禮云 然則媵國大夫從先祖短喪之說禮也 而孟子之勸文公行三年者非禮歟 且在昔國家鞏固之時 則雖爲降服 只是失禮爲愧 而猶▣害於宗祊矣 當此群志未定 上下危疑之日 如此▣大統之禮 何可必忽也 或以爲當初業已謬定 今難追服云 而昔者宋之君喪 只以淺談花爲服 儒臣朱熹建議追改 今之降服朞 無異於淺談服 則依朱子之議追服 實是不遠服也 此不愈於執熱不濯 履霜不戒 而終令群下 致疑於 國家宗統之未定乎 或以爲閨壺行喪 異於男子 定爲三年之制 似爲未妥 此亦不然矣 雖孝子居喪之禮 亦有相時度力 而行之之文 今玆大王大妃之服 以三年改儀注 行會八方 使大小臣民 曉然知 朝議之無異意 以之正名以之定國是 以之措國勢於泰山之安而已 而其他閨壺中細少節目 則一依禮經相時度力而行之之訓 有何不可 大槩作䟽說者非聖人 則安得無一言不合於聖經也 若推之天理而不合 揆之聖經而不合者則不從可也 若推之天理而合 揆之聖經而合者 則何可不用也 䟽所謂立次長亦爲三年之說 允合天理聖經 此實明白無疑者也 今之議此禮 當用此說 不可以他求者也 是以臣愚以爲朞而除服 決不可爲 而定爲三年之喪 決不可不爲也 臣之所言 皆非臣所杜撰 實是古聖人禮經之意 而原於天理者也 伏願 聖明速圖釐正 臣不勝畝忠 只知有 君父有宗社 而不知有一身 犯時諱而進危言 伏願聖明 不以人廢言也 臣以此䟽之入不入 此言之行不行 卜 主勢之固不固 國祚之延不延也 臣無任瞻天望日縮慄屛營之至 謹昧死以 聞
大槩請 大王大妃服制 依禮經趂速釐正 以之正名 以之定國是 以之一大統 以之安宗社事
庚子四月十七日 呈政院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주소

역대인물정보보기
인물관계정보보기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