한국학자료센터

  • Open API
  • 사이트맵
  • 이용안내
  • 열린마당

한국고문서자료관

통합검색

  • 상세검색
  • 문자입력기

디렉토리분류

닫기

신축년 소초(疏草)    
G002+AKS+KSM-XB.0000.0000-20101008.B003a_003_01300_XXX
 
분류 고문서-소차계장류-상소 / 국왕·왕실-보고-상소
작성시기 신축4월13일
형태사항 낱장, 1장 / 종이 / 한자
소장정보 원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 현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비고 출판정보 : 『고문서집성 3 -해남윤씨편 정서본-』(한국정신문화연구원, 1986)
고문서집성 수록정보 『고문서집성』03 / 25. 소초 / 소초4 / 495 ~497쪽
 
자료로딩...
닫기


辛丑四月十三日
政院啓曰 大臣以下來詣 而戶曹判書許積 方進義禁府開坐 不得一時入侍之意敢啓 傳曰引見今日賓廳來參備局堂上幷入侍 今月初十日審理引見時 右叅贊宋浚吉判義禁許積 進讀尹▣▣罪目 啓曰 此人被罪 宲由於小臣等 小臣豈有一日安於心乎 上來之後 常欲進達惶猥不敢矣 今日聞此 益不堪悚惕之至 上曰此人之罪甚重 而末減而施罰 於卿有何未安乎 諸大臣皆啓曰 ▣▣之罪極重 決不可容貸而宋浚吉之啓甚好 宲非皮膚之語 曲循其請 以安浚吉之心 亦或一道也 大▣▣金南重曰 臣曾忝臺閣 論啓此人之罪 今不必有他議 大司諫趙復陽曰 ▣▣之䟽 不但攻斥宋浚吉等 宲是關係國家 罪惡甚重決不可議減也 副學兪棨曰 聖朝至仁 曲貸凶人之命 若不欲必死於窮遠 則在他時 容或可議 今當審理之日 使此人得叅 必使邪議者增氣 決不可寬減也 上曰副提學之言甚是矣 宋浚吉曰 昔在宣廟朝 重施許篈等三竄之罪 先正臣李珥 承命還朝之後 卽請放還 其意宲非偶然 臣何敢比擬於古人 以言其古事則如此 而臣力量不足 曾不敢有所陳達矣 上曰三竄誰耶 都承旨南龍翼宣廟許篈宋應漑朴謹元等 搆陷先正臣李珥 極其邪逞 宣廟大王震怒 手製敎書 竄逐三人 終不許李珥放釋之請 今以▣▣之罪 比諸三竄 則關係尤重 決不可輕議 須廣詢入侍諸臣何如 上謂洪命夏兵判之意如何 命夏曰 ▣▣之罪 決難輕議 而宋浚吉陳達之意 實其本情 自上參酌似當矣 上曰 以其上疏觀之 則厥罪當死 而有所不忍 故減死安置 今不可更改矣 宋浚吉曰 聖上之有所不忍 爲其異於他臣故也 旣貸其死 則聞三水是必死之地云 渠是年近八十之人 何必使之必死乎 判中樞鄭維成宋浚吉所啓之意甚美 三司諍執之言亦好矣 上曰右參贊宋浚吉 如是陳達 不可從其言 而亦不可混施於審理之類矣 ▣▣使之移他邑安置 ▣近移中道 亦勿擧論於審理文書中 但以右叅贊所啓 出於擧行條件 使中外知此意可也

辛丑四月十七日 朝講時檢討官金萬均所啓 今此審理 㝡是大霈 而其中罪犯有難容貸者 則王法至嚴 亦不可屈 如▣▣者 不但搆陷儒臣 語犯先王 罪關 宗社 宋浚吉亦不可自當陳請量移矣 今者自三水移配洪原洪原乃北路近邑 非安置之所矣 上曰大臣之意如何 領相鄭太和曰 日者宋浚吉先發此言 故臣亦所有所陳禀矣 今者以洪原爲近 則豈無道內他邑之可移者哉 許積洪原若以爲近 則北靑等地似可矣 上曰然則北靑移配

同月十八日 獻納吳斗寅啓曰 尹▣▣罪狀 上關宗社先王 當初減死投北 亦出於 特恩 而今因審理之擧 乃有移配之 命 臣宲未曉國家擧指所以至此也 論其罪犯 則輕重自別 語其日月 則一年未周而遽移善地 物情駭憤 還收之請 斷不可己 故今日齊坐時 臣以此意發於座上 同僚皆以爲然 而適當本院進剳之擧 長官有不得同叅之勢 使終日商確之論 未免遲延 臣疲劣之致 何敢晏然仍冒 請命遞斥臣職答曰勿辭 退待物論

同月十九日 大司諫趙復陽啓曰 臣於頃日審理時 入侍榻前右叅贊宋浚吉 陳達尹▣▣之事 乃有移配之命 臣卽以▣▣罪惡 關係極重 ▣▣輕議上達 而窃見宋浚吉之縷縷陳請 自是好意 聖上之只使離出三水 勿移近地 仍爲安置 且不令參入於審理之中 而只從右參贊所啓之敎 聖意所在 出於斟量 臣之愚意 窃以爲似此處置 是或一道 不更論執而退 昨日本院齊坐 同僚以▣▣之事 不可不論請還收爲言 臣以當日不敢爭執 今難更爲參叅論答之矣 同僚以此引避 公論旣己峻發 初不論執之臣 其何敢冒居首席 昨緣日暮 今始自列 所失尤大 請命遞斥臣職 答曰 勿辭退待 正言尹抃啓曰 尹▣▣罪狀 國人之所共憤 移配之命遽下 物情莫不驚駭 公議所在 固當論執 而儒臣之請 意思似好 聖上之允 亦出叅酌 故不敢輕論矣 今者同僚以此相繼引避 而未卽論啓之失 臣宲有之 決不可晏然處置 請命遞斥臣職 答曰勿辭退待 大司憲金南重啓曰 臣伏見獻納吳斗寅引避之辭以尹▣▣移配之事 物情駭憤 還收之請 所不可己云 臣於頃日審理時 忝在三司入侍之列 玉堂諫院 皆陳其不可之意 而臣則無一言爭執 疲軟之先 旣己多矣 決難仍冒首席 請遞臣職 答曰勿辭退待 掌令李彙晉晋啓曰 尹▣▣之罪 係關 宗社 當初投北 亦云末減 到今移配之擧 宜有物情之駭矣 臣伏見獻納吳斗寅之避辭 一時遲延 尙以爲嫌 臣之累日行公 含黙苟度 不言之責 在所難免 請遞臣職 答曰勿辭退待 掌令李光載啓曰 臣咽喉閉塞 病根深重 辭意連却 方切悶蹙 蟄伏之中 伏見獻納吳斗寅引避之辭 辭意截然 臣不勝悚惕尹▣▣移配之擧 始之於宋浚吉 長者之量 終之於 殿下天覆之仁 當成湯祝禽之日 臣愍黙而不敢輕議矣 物議旣以爲非 則不請還收之失臣無以自解 同僚相繼引避 則臣不可晏然仍冒 請遞臣職 答曰勿辭退待 府啓並引嫌而退 還收之論 宲出公議 遲延之責 自有所歸 罪係 宗社 在法罔赦 而陳箚是急 論啓遲延 移配不可 宜請還收 遷延累日 不曾論啓 初不爭執 發言席上 不爲爭執 而乍發旋止 終歸疲軟 疾病之來 人所難免 而日尋長單 當論不論 請獻納吳斗寅出仕 大司諫趙復陽正言尹抃大司憲金南重掌令李彙晋李光載 幷並命遞差 答曰依啓

同月二十日 右叅贊宋浚吉上䟽大槩 兩司多官 緣臣皆遞 臣誠惶隕無地自容 懇乞亟鐫臣職 以謝公議 兼陳情勢 冀免冊敎書寫之任事入啓 院啓(獻納吳斗寅)尹▣▣罪關 宗社 在法罔赦 當初減死投北 出於 特恩 聖上之念舊屈法 所以寬貸之者 可謂極矣 今因審理之擧 乃有移配之 命 公議咸憤 遠近駭聽 論其罪犯 則輕重自別 語其日月 一年未周 而遽施欲生之愛 移之善地 臣未知▣▣何名哉 當其下詢之時 入侍諸臣 徒思姑息 不能爭執 只欲成就儒臣之美意 莫非朝廷之上 義理不明 是非無別 然窃惜之 且▣▣之罪 不許並入於審理之中 則聖明旣知其罪之不可原矣 顧乃作爲別件 易其配所 致令名實乖舛 處置苟且 而用法之不嚴 奸慝之莫懲 正在於此 請還收尹▣▣移配之命 答曰▣▣之罪 死且有餘 而旣貸其死則卽徒儒賢之美意 以移善地安置 意以爲似無大害於事而允許矣 豈有因審理寃獄 而此擧哉 不允 府啓(執義郭之欽)尹▣▣之罪惡 關係重大 其於王法 在所罔赦 而當初減死投北 聖意有在 國家寬貸之恩 可謂至矣 今因儒賢之陳達 特施移配之典 聽聞駭惑 公議日激 臣窃爲聖朝惜之也 ▣▣之罪 旣曰上關 宗社先王 則雖死邊城顧何所惜 而未及一年 移其配所 恤其死生 有若無辜者然 朝家擧措 豈容若是哉 且不許並入於審理 則其罪之輕重 殿下固己知之矣 豈可苟循儒賢之意 終爲姑息之歸乎 臣窃恐懲惡不嚴 邦憲屈撓 以貽日後無窮之患也 請還收尹▣▣移配之命 答曰不允 二十一日 答右叅贊宋浚吉疏曰 觀卿疏辭 今日之事 無非予識慮不明 處置失宜而致也 於卿有何不安之理哉 卿其安心勿辭 且末端之事 己喩于登對之時矣 卿其安意勿辭焉 府啓 尹▣▣罪惡 關係重大 其於王法在所罔赦 而當初減死投北 聖意有在 國家寬貸之恩 可謂至矣 今因儒賢之陳達 特施移配之典 聽問駭惑 公議日激 臣窃爲 聖朝惜之也 ▣▣之罪 旣曰上關宗社先王 則雖死邊城 顧何所惜 而未及一年 移其配所 恤其死生 有若無辜者然 朝家擧措 豈容若是哉 且不許並入於審理 則其罪之輕重 殿下固己知之矣 豈可苟循儒賢之意而終爲姑息之歸乎 臣窃恐懲惡不嚴 邦憲屈撓 以貽日後無窮之患也 請還收尹▣▣移配之命 答曰不允 政院啓曰 卽者趙絅上疏到院 而觀其措語用意 則專爲尹▣▣立幟鼓煽 當初假託議禮之餘論 一則曰▣▣之罪 惟在於 宗統嫡統 爲 孝廟左袒 上以盡忠於 先王 而下以勉 殿下追孝之道 則其寸誠之赫然 殆不可掩也 一則曰 當▣▣投疏之始 誰爲 殿下進焚疏之策也 恭愍李存吾光海鄭蘊恭愍光海 非亂亡之主乎 一則曰 殿下如大覺悟 明卞 宗統嫡統之歸 昭載 先王宲錄 則求之神道 豈遠人情 唯我 祖宗陟降二靈 理宜和豫於冥冥之中 而收譴爲祥云 言之悖理 乃至此哉 ▣▣罪惡 不但國人之所共憤 宲是 聖朝之所洞燭 而趙絅乃敢肆然扶植躊張眩亂 引喩陰慘 略無所忌憚 其在出納唯允之道 似不當朦然入啓而是非邪正 必難逃於 明鑑之下 故奉入之意敢啓 傳曰知道 如此陰慘不正之䟽 覽之何益 而爲▣給 傳曰鳴呼趙絅 歷事三朝 豈無知識 惜乎▣▣䟽辭之不正陰慘 胡至此極 今此大王大妃殿▣冊文製進 不可以如此之人苟充之耳 姑先以他人改付標焉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주소

역대인물정보보기
인물관계정보보기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