한국학자료센터

  • Open API
  • 사이트맵
  • 이용안내
  • 열린마당

한국고문서자료관

통합검색

  • 상세검색
  • 문자입력기

디렉토리분류

닫기

경신년 이사명(李師命) 소초(疏草)    
G002+AKS+KSM-XB.0000.0000-20101008.B003a_003_01301_XXX
 
분류 고문서-소차계장류-상소 / 국왕·왕실-보고-상소
작성주체 발급: 이사명(李師命) /수취: 국왕(國王)
작성시기 경신8월
형태사항 크기: 25.3×194.8 / 낱장, 1장 / 종이 / 한자
소장정보 원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 현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비고 출판정보 : 『고문서집성 3 -해남윤씨편 정서본-』(한국정신문화연구원, 1986)
고문서집성 수록정보 『고문서집성』03 / 25. 소초 / 소초5 / 497 ~499쪽
 
경신년 8월 李師命이 올린 上疏文을 초록한 글.
 
/ 작성일:2004-11-30
 
자료로딩...
닫기


修撰李師命上䟽 庚申八月
▣以臣庸陋不似 過分難堦之實狀 仰暴於天日之下 而譴罰不加 聖批溫淳 承命感激 涕淚交下 區區廉隅之私 不敢更有所陳達 而至於▣▣馬澆奠床之命 則旣無舊例 終損國體 ▣▣私分 決難冒受 踈賤如臣 受此盛典 榮光所被 感極幽明 臣非木石 亦且知淺 若是陳乞寧有他哉 由中之懇 誠所萬不獲己者 伏乞 天地父母 收還成命 以存國體 千萬幸甚 臣本庸愚 無所知識 而▣蒙洪造 擢置經幄 前後之所遭遇 振古所無 紛骨碎身 何以圖報 仍循冒昧 據爲己有 在臣職分 雖不敢出 而至於感激知遇 隨事盡職 以圖報 聖恩之萬一 亦是人情之所必有者 苟有所懷 臣何敢憫黙不言 以負我 聖明求助之至意哉 臣呈䟽乞免 退伏窮巷 常時過從 亦無叅尋 朝廷言議 雖不敢預聞 而臣伏今月初五日筵中擧行條件中 大臣之所陳達於榻前者 則有以測知君臣上下之間和氣藹然都兪吁咈之際 肝肺不隔 陳暴向日之受誣 勉以將來之事業 無有一毫疑阻之心 間閴於其間 國家泰來之運將自此始矣 臣莊誦 聖敎 敢不爲朝廷深賀 而第大臣之言 宛轉深厚不盡暴向事之源委 而尹▣▣以首禍之人 亦無追罪之議 則其何以備聖朝之財擇 而治旣往之奸究乎 臣請以耳目所覩記者 冒死而陳之 伏願殿下垂察焉 向在己亥孝廟之初喪 旣因大臣之議於恭懿王大妃服制 定用國典朞年之制 而庚辛之間 始有長衆紛爭之端 此不過各以所見解者以▣議而已 朝廷旣不以此改定服制 則其時收議不過爲一時無用▣言矣 及至尹▣▣蓄舊憾 肆然爲忌克之言 機設▣張 其所以陷害人者 盖有所不忍言者 惟我 先王 洞燭其▣狀 以爲假托禮論 惎間我先朝之舊臣罪至重也 不待有司之▣ 而嚴敎而痛斥之 其時兩司之臣 有以明正典刑爲請者 則雖或近於己甚 而盖▣▣之伺間抵隙 因事逞憾之計 實爲中外人心之共憤疾故也 ▣▣居家僣悖 行若駔儈稱以赴難 而脅▣諸島之婦女 惑於淫妾 而刃殺長成之孼子 其殘忍貪淫之狀 擧國之人 誰不知之 而其所謂昏朝直言 亦不過諂附 柳朴之權臣以 傾軋爾瞻之黨也 知其心術者 孰不唾鄙 及在 孝廟朝 以潛邸舊恩 承召上京 敢投一䟽 扶護背師投賊之一賊孽 有所欺罔於朝廷而宋浚吉入對延中辨破其說 故▣▣積憤於其言之不行 反以禮論爲奇貨而歌爲網打一時之所嫌於心者 豈不痛哉 噫禮家之如聚訟 自古而然往者仁廟朝廷朝追崇之論 始發於啓運宮之喪 則一時朝臣 如李貴崔鳴吉趙翼鄭經世諸人 各執所見 盛氣張皇 有若私鬨 而當時觀之 若有積憤深怒而不可解者 事過之後 交道依舊 終不失其和平之道者 豈有他故哉 各以公心公見 訟言於朝而爲無▣▣輩小人參錯於其間也 當時設有一種危險之人 籍追崇之論 以傾陷趙翼鄭經世諸人曰是將有意於他公子 不許 元宗大王宣廟正統 其搆虛捏날無 一如▣▣輩之言語 則雖以鄭趙諸人之名儒 亦將無以自解也 故曰 若在己亥議禮之日 苟無▣▣輩交亂之說 則定以國制之後 自可無紛鬧之患 而雖於甲寅釐改之後 亦必無陷人害人之大機穽 而曩日者之所爲也 詩曰讒人罔極 交亂四國 正謂▣▣之類也 或者之論 若以▣▣之言 爲大有功於禮論 則是有大不無者 今有殺人攘貨於道者曰 將以養父母也 則不治其殺人攘貨之罪乎 況其心實不在於養父母 而在於養妻子 則何如也 其徒之尤而效之者 又不在於養妻子而爲酒肉飮食之費行剽劫於道路 而爲有司者莫之禁 是將爲養其父母也云爾 則又何如也 ▣▣之心 只在於網打朝廷 而宲不爲議禮而發也 祖述▣▣之論者 只在於空一時之朝廷 而圖自己之富貴而已 三年之論 特一虛套耳 是如優人之假面 只有獻笑之資 而睹主人之金帛 與其本來面目 大不相關也 而況 先王討論註䟽 親定大禮 初何惜於▣▣之䟽 而其徒之訟誦義者 必以是爲言 甚可痛也 是以甲寅釐改之時 ▣▣之孫來獻 其祖之前䟽 而先王却之而不見 大聖人微意 推此而可知也 轉眄之間 人事忽變 仙馭上賓 黨禍大作 九重幽深 誰與告訴 人情至此 寧不怨天而尤人乎 盖▣▣之䟽 包得無限殺機 而其要只在於宗統嫡統四字 此言一出 轉相和附 其計益巧 其言益慘 或裂出䟽說 證成罪案 或抉摘言語 勒置深文 前後換面 並持一律 而必欲以貶薄君父 壞亂統緖之罪 加之於一邊之人 旣而不得盡逞其胸臆 則仍李有湞之獄事 力驅無辜之諸臣 盡欲歸之於逆亂之罪 若非我 殿下保護而生全之 則今日之諸臣固己畢命於刀几之間矣 嗚呼 事理之所必無者 卽人情之所不忍爲者也 孝宗大王 卽我 仁祖大王之次嫡也 慶安君昭顯之第二子也 假使元孫 至今生存 則樂禍之徒 猶或有言元孫旣沒慶安已死矣 今之所存者 只慶安君之兩子耳 向時臣子雖極無狀 亦獨何心 背 仁祖大王之次嫡長子 乃獨有意於昭顯之第二子之幼稚也 況我 孝宗大王臨御十年 治具畢張 深仁厚澤 滲漉在人 而聖嫡繼統 國勢鞏固 雖有奸人 若何覬覦 至於 孝宗大王之登崇俊良 禮遇臣隣 上下千載 鮮有其比 匹夫相許 猶至損身 其在時烈輩諸臣報 先王之心 雖爲之紛骨糜身 亡宗湛族 亦何所辭 乃 以言語無情之失 謂有貳心於 先王 世間之至寃極痛 寧有是乎 此臣之所謂事理之所必無者 卽人情之所不忍爲者也 時烈今年七十有四矣 歸伏空山 待罪朝夕 而朝廷之上 無一人敢以向日之受誣爲言者 匹夫含寃 猶當卞雪 況於三朝之舊臣乎 如其有罪則己 旣知其無罪許以生還 則亦當明詔有司 洞釋群疑 使先祖禮遇之臣 死得以瞑目於地下也 所可恨者 當時烈獻議之際 語言之間 不自覺察 謂人如己信口說出 而▣▣之類 乃以疑似之言 傳會而文致之 二十餘年之間 備禍於搢紳 至於此極 末流之弊 終至於逆節萌起 宗社幾覆 孔子曰 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詩曰誰爲厲階 至今爲梗 此▣▣之罪 所以上通於天者也 然而此皆旣往之事 大臣旣己畧陳 聖明亦己洞燭 則今不必索言 而▣▣之奸狀 尙未昭著 高官美謚 贈之而不奪 則宲非塞源治本之論也 晉之何曾有勳功於王室 只飮食之侈汰 太常議謚 終不許以美名 況▣▣飮食 過甚於何曾 其乘時逞憾之術 出於袞貞則生前所帶 尙可追奪 況死後之贈爵贈謚 又出於權奸之手乎 其不可仍存 事理明甚 伏願 殿下 痛究根本 明示好惡 下臣此䟽於廟堂 詢以追奪與否而處之 于以公天下之是非 誅旣骨之奸究 千萬幸甚 臣受恩深厚 無階報答 而卽今生民之困悴甚矣 國綱之解紐極矣 且遠慮近憂之出於眉睫之間 而在於千里之外者 可言者實多 而臣敢以此旣往之事縷縷而䟽陳之者 宲欲明定一時之是非 而宣導 朝廷之和氣上以勉 殿下開釋之至意 下以袪大臣形迹之小嫌 一意委任 勇往擔當然後 事業可做也 治道可成也 世之不諒者 若以臣置身色目之中而自犯妬婦之嫌 則臣雖無狀 決不敢出此也云云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주소

역대인물정보보기
인물관계정보보기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