한국학자료센터

  • Open API
  • 사이트맵
  • 이용안내
  • 열린마당

한국고문서자료관

통합검색

  • 상세검색
  • 문자입력기

디렉토리분류

닫기

김승지(金承旨) 소초(疏草)    
G002+AKS+KSM-XB.0000.0000-20101008.B003a_003_01304_XXX
 
분류 고문서-소차계장류-상소 / 국왕·왕실-보고-상소
작성주체 수취: 국왕(國王)
형태사항 크기: 23.4×105 / 낱장, 1장 / 종이 / 한자
소장정보 원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 현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비고 출판정보 : 『고문서집성 3 -해남윤씨편 정서본-』(한국정신문화연구원, 1986)
고문서집성 수록정보 『고문서집성』03 / 25. 소초 / 소초8 / 501 ~503쪽
 
金承旨가 올린 上疏文을 초록한 글.
 
/ 작성일:2004-11-30
 
자료로딩...
닫기


金承旨䟽草
伏以 臣本踈踪 晩叨科第 圖籍先休 歷剔淸要 旣乏尺寸之能 又蔑絲毫之報 揆分退伏 已六年于玆矣 臣民無祿 遽遭弓釰之痛 朝晡屢過 己備榟宮之儀 攀號靡逮 慟寃罔極 而何幸皇天祖宗 黙佑陰隲 瑞運橫庚 元紀回甲 列聖垂統 神孫嗣服 翼考繼旣絶之序 天心悅豫 大母定大倫之統 群疑渙釋 神人之積鬱始伸 朝野之欣忭唯同 丕哉文顯武烈 自是天經地緯 實我東億萬年無疆之休 今於一元之初 凡爲臣僚者 孰不欲殫誠竭慮 以圖報效之萬一 而論奏之際 惟恐其觸事生疣 祗事糊塗捱過 未敢直截說去 殊非對揚之道 臣素性狷急 不避斧鉞 敢以平日所畜於中者敷陳焉 大抵有君則有國 而今日之勢 可謂有國而無民矣 國者民之所聚 而聚民者財也 奈何內而宮府盡朽 外以倉廩俱竭 頒祿難繼 賑餉莫議 生民日瘁 八域擾動 白巾操棒 動以萬數 劫官殺吏 火變四起 此往牒之所未聞 到此而殿下之國 其可曰有民乎 無民而有國 前古之所無 則使彼至愚 馴致此極 其必有所以然之故 嗚呼國初定揆 無不便民 而貪官汚吏 侵虐無度 稅糴都歸於私槖 軍額盡入於虛簿 逋還木納 自上蠲減 而初不頒布於民 都結之歛爲禁防 而或有冒脫之邑 甚至市場無沽販之願 閭里有稍饒之患 便以都賈爲貨主 賣任爲官 況晝宵經營 非在善事 所謂善事者 苞苴也 金銀繒帛 奇玩怪物 不惜所費中胎一錄號曰藥債 多至累千 如恐不及 擁有雄府 家有患乏 公私之板蕩 宲由於是 思之痛歎 無復可言 見今侈風日盤 轎輿遍於庶賤 文繡及於傔儓 肥馬輕裘 市童有譏 華欀寶氈 貴賤無分 月榭花園 一會千費 妓厭餹膏 厮踐脯鮮 暴殄天物 莫此爲甚 民國之耗竭 職此之故也 今若禁其苞苴 貪可以息 防其奢侈 財可以贍 澄源杜獘 無過於是 然民之罔極 厥有久矣 其必敎以道 而後可期於變之效 臣伏見本道幼學趙賢冀三政對策 則其救獘之方 補用之策 無非經國之要 己登乙覽 至蒙賞典 大槩正民俗 以鄕飮鄕約 爲興化之本 正士趣 以勸學習禮 爲興敎之本 科獘則曰主試者 公心出榜 其所被抄者 因卽面試 一一周察 拔僞削之講 則一從文義 製又如是 無宲者 自可殫去矣 須嚴立會規 學禮典禮 極其取舍 製試講試 峻其程式 名文宲學 不難搜得 如是士趣日正 科獘自祛矣 因飭道臣 歲一發策 採其賢能 群以徵禮 用以不次 士乃作興 姿質純美者 彼皆聖賢之徒 器局道敏者 亦是帝王之補 濟濟思皇將見文王以寧之效云云 此黼黻之良謨 伏願 殿下留神焉 然而國之庶務 皆從一心上做來 故朱子曰人主一心 萬化之原 程子曰正心之道 莫要於學 今我殿下睿知天縱 而寶齡猶冲 伏未知潛邸之日 所讀者 至於何書 而人主至尊也 聲色之悅於耳目 飮食之適於口軆 便嬖之足於使令 如或一有不謹 終欠作聖之工 臣切以甘盤之戒 耿耿仰祝 而仄伏聞歷日召對 講御孝經孝經曾子之書 而曾子之至孝也 殿下能敬受此書 講誦之後 常若曾子告訓 以曾子愛親之心 愛慈殿 以曾子養親之道 養慈殿 則曾子之孝將及見於 殿下 而一國興孝 太平萬世 又當自今日始 翼考在天之靈 必曰予有後悅豫於冥冥矣 伏願 殿下 懋哉懋哉 孔子曰勿欺也必犯之 臣臚列 雖犯忌諱 然一則勿欺也 一則犯諫也 伏願恕狂採納焉 甲子正月二十六日 呈䟽當日 批答不下 翌日乃下 大王大妃 傳曰金鎭衡之䟽 滿紙張皇 何其畵出時弊 況其神人之積鬱始伸云者 此何語也 其扶雜無狀之跡 極爲可駭 施以竄配之典 初定咸鏡洪原 臺啓幷發 攻討太峻 兩司聯名合啓 答玉堂曰其言之究 說不得 只是積鬱始伸一句語也 若謂全篇 盡是窮凶絶悖 則爾等之言 亦太不稱當矣 答兩司曰 其言之究 說不得 己踰於堂箚之批矣 四啓後 傳曰 金某之事 思之多矣 其所謂時弊者 若出於名節自修之士 則非曰不可 而以此人有此言 誰將以謂慷慨論事乎 一則扶雜也 二則{希+見}覬也 而遂以至於驚心駭目之語 乃敢平平言之 無耻無識 必不自知其干犯罔赦 而徒懷以言獲罪之歎 則其亦難解之惑 故十分斟量 竄配示警矣 臺論如此 其在明奸惡嚴淑慝之義 不可一向靳持 施以島配之典 三司又三合啓 不允 大臣連聯 又不允 傳曰 玉堂臺諫 並許遞 令禁府 卽速擧行 禁府連名箚子 答曰 適輕適重 自有權衡 則臺閣之連日爭執 事涉太過 況禁府乎 卽爲定配 擧行古今島 詩云北遷南遷一何頻 五嶺前塵入島新 見義不爲非節士 蹈危無悔是忠臣 幾年欲言難言跡 今日離家去國人 瘴海孤山靑數點 祗勞魂想繞重宸 乖風飜海岳 心緖亂如麻 閉戶仍省罪 引睡却夢家 安身行素患 調氣試靑茶 最是無言處 新孫天一涯 孤臣南海到 所恃只蒼穹 入島山河異 看天日月同 武公殉節地 關帝妥靈宮 夜夜銀橋夢 迢迢博望通 遠謫何須說 全生天地仁 形骸寄絶島 身勢託邊津 草色遠歸路 鶯聲方逐臣 白首行吟老 滄海一窮鱗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주소

역대인물정보보기
인물관계정보보기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