한국학자료센터

  • Open API
  • 사이트맵
  • 이용안내
  • 열린마당

한국고문서자료관

통합검색

  • 상세검색
  • 문자입력기

디렉토리분류

닫기

1609~1622년 상소(上疏) 초(草)    
G002+AKS+KSM-XB.0000.0000-20101008.B004a_004_00297_YYY
 
분류 고문서-소차계장류-상소 / 국왕·왕실-보고-상소
형태사항 크기: 24×20 / 낱장, 1장 / 종이 / 한자
소장정보 원소장처 : 논산 노성 파평윤씨 명재 종가  / 현소장처 : 논산 노성 파평윤씨 명재 종가  
비고 출판정보 : 『고문서집성 4 -파평윤씨편-』(한국정신문화연구원, 1989) / 본 이미지는 원본 소장처인 충남역사문화연구원의 협조에 의해 촬영되었음.
고문서집성 수록정보 『고문서집성』04 / 10. 소초 / 소초1 / 42 ~44쪽
 
자료로딩...
닫기


 光海時疏
伏以 天下之不可一日無者 人倫之道也 人而無此道 人不爲人 國而無此道 國不爲國 其爲道至大 無貴賤一也夫 父玆子孝 兄友弟恭 人倫之常也 父子相殺 兄弟相牋 人倫之變也 人或不幸 而遭此變 則其處之也 但當以常而已 若曰彼旣爲變 吾不可爲常云爾 則其處之反常 是亦變而已矣 烏可乎哉 以大聖人 不幸遭此變 終至底豫忸怩之化 其道無他 是能處之以常 而盡夫孝友之方也 恭爲子職 號泣怨慕 孝之至也 不宿怨焉 不藏怒焉 友之至也 此大舜之所以爲大舜 而爲法於後世也 然則大舜之事 豈非今日殿下之所可法者乎 殿下之臣僚 無一人明於此義乃反以爲是側微時事 爲天子則不然 惡 是何言也 果如斯言 人倫其有貴賤之異 而爲天子遭此變 亦將曰有司存焉 任其執治 自得晏然矣乎 此必無之理也 宋臣韓琦 言於英宗曰 父母慈而子孝 乃常事 不足道 惟父母不慈 而子不失孝 方可爲稱 又以盡慈之道 開釋於太后 未知今日臣僚有能以此言 聞於殿下者乎 濟王竑之見殺也 眞德秀憫倫紀之將紊 恐君德之或愆 上章伸理之 仍請追封立後事 未知今日臣僚 亦能有以此言 進於殿下者乎 李元翼之箚辭 無愧韓琦鄭蘊之疏意 可方德秀德秀 未聞獲譴於當時 元翼 俱被罪名於今日 其處置之得失果何如哉 噫 今日臣僚 誰無父母兄弟之親 而徒知富貴之可樂 不知人倫之爲何事 欲乖亂殿下之母子 則曰社稷爲重 欲離間殿下之兄弟 則曰在前 人之爲言 胡至於此 國家之事 社稷雖重 人倫之道 父母爲大 帝王之不明乎人倫 而能保其社稷 非臣攸聞 是以 大舜貴爲天子 不足解憂者 爲其不順於父母 然則今日之臣僚 必欲使殿下 不以不順父母爲憂 惟以不保社稷爲憂者 果可謂能知輕重之分乎 聖人之法 至公無私也 罪難貸則罔赦 情可恕則肆赦 爲叛 身犯重辟 周公誅之者 以其罪在罔赦也 如使武庚之作亂 在於幼稚無知之時 則周公亦恕而肆赦矣 罪疑惟輕 聖經昭然 況初無罪之可疑者乎 渠輩亦皆曰 非以㼁爲有罪 非以㼁爲有與云 而國君之同氣八歲之兒 諉以奇貨 必置之於當死之科 臣未知其果合於聖人之法意否也 嗚呼 今日之事 尙忍言哉 甚矣讒說之罔極 對人子 不敢言其父母過 閭卷之賤猶然 況於國君之母后乎 骨肉之間 人所難言 凡人尙然 況於國君之同氣乎 殿下深居九重 耳目不及外間 而宰臣 以悖倫爲廟畧 諫官 以亂常爲職分 或誣引經史以眩之 或張皇禍福以怵之 交搆焉 誣餙焉 今日如此 明日如此 日月之明於是薄食 之知 或時不察 未能自拔於幻弄之手中 別宮幽母之
言 傳播遠邇 殿下不得聞焉 假手殺弟之說 籍甚京外 殿下未得知焉 刳肝封章之臣 屛逐於遐裔 張膽敢言之士 投竄於絶域 有識者仰屋長吁 自守者閉門不出 人皆括囊 以言爲戒 渠輩方乃揚眉吐氣於政府臺閣之上 而擠殿下於萬䈭不測之深坑 自以爲得計 天乎天乎 此何人哉 渠輩之爲奸爲惡 臣不欲卞之 渠輩之爲鬼爲蜮 臣不欲言之 惟其日夜腐心 直欲溘然無知者 宮門牢閉 殿下之子道乖矣 骨肉不保 殿下之友道虧矣 以殿下仁孝之至德 不得齊美於大舜 反歸於有過之地 此孰使之然哉 將人不人而國不國也 民庶之{口+厶/虫}{口+厶/虫}者 皆疑 殿下爲忍於不忍之地 臣則固知殿下之不忍 亦知非殿下之本心矣 何以言之 此擧之始發也 臣僚之持此論者 殿下甞怒而責之矣 亦甞罪而黜之矣 其答玉堂之批曰 予平日事大妣不孝 忍聞此言 且答疏儒之批曰 爾等以讀書之人爲此人理所不忍爲之語 至哉王言 發乎本心 其所不忍之意 溢於辭表殿下之臣僚 若能將順其美 開導之 推廣之 可以吾君 而何其不然也 何其不幸之甚也 然殿下本心之明 未甞亡也 不忍之心 固所有也 殿下 何不於乙夜丙枕之中 志氣淸明之際 游心於天理彜倫之間 推念於今日處置之擧乎 必有惕然而警 翻然而悟者矣 遺羹老母之諭 鄭莊悟之 尺布斗粟之謠 漢文病之 殿下平日必不以二君自期 而今日之事 反有歉於二君 何哉 先民有言曰 人誰無過 改之爲貴 日月之更 人皆仰之 殿下誠能亟推悔悟之端 丕降責已【己】之旨 卽日命駕 備擧問安視膳之節於西宮 而復㼁之官職 改兆禮{穴/之}之 仍勅有司 盡誅臣僚之交搆爲亂者 罔使穢惡之類 必留喘息於履載之間 則不惟擧國臣庶咸仰 殿下不遠復之聖德 義理旣晦而再明 倫紀已絶而更續 天下之爲父子兄弟者定 殿下亦將有辭於後世矣 豈不幸哉 豈不快哉 雖然 大奸似忠 難於識別 是以 唐宗不知盧杞之奸邪 臣以爲殿下亦不知今日之奸邪矣 臣請以世之共指爲奸魁者 畧陳其態矣 彼鄭仁弘李爾瞻韓纘男鄭造尹訒李 偉卿輩 乃其人也 擔當此事 恣行脑【胸】臆 位至卿月者 引爲腹心 出入三司者 結爲爪牙 聞一言 可以害西宮母子 則聚首謀焉 得一言 可以欺殿下聰明 則齊聲誣之 其所以熒惑天聽 疑亂人心 罔有紀極 設忘君護逆之科行 箝制威脅之術 以李德馨李恒福等 忠貞蓍龜 亦不得免 其餘尙何言哉 國家之有今日 皆此輩所爲 至於仁弘 尤有甚焉 假托儒名 以媒進取 欲售禍心 擠以奸謀 鄭蘊之伸理㼁事也 陽自引過 而陰爲擠擊 李元翼之救護母后也 蜜招臺官 使之論啓 彼兩臣之所勉於殿下者 不過孝友之義 天下萬古 安有學行爲名 而排斥爲孝友者哉 朝廷之待以賢相 殿下之倚如柱石 臣窃恥之 臣窃恠之 自國家有此擧措 臣之欲吐一言 盖久 不幸遭命之奇釁 身在草土 迨六年 不敢以苫塊之姓名 仰累於宸嚴之下 徒懷耿耿之一念矣 至于今日 時已晩矣 事已後矣 臣非不知言之無益 反觸時諱 而愛君之心 根於天性 其所眷眷者 只欲納君無過之地 而庶幾之改 唯日望之 則固不暇計較 其他死生 亦度外耳 乃敢披瀝肝膽 書成尺疏 因取渠輩章奏中 誣引經史之說 分註先儒定論於其下附以愚臣釋義之語 作爲一冊 齋沐以獻 冀聖明哀憐其意而垂察之 伏願殿下勿爲退却 且令渠輩 與臣一處卞詰 臣言如或謬妄 則臣請甘心兩觀之誅 如不謬妄 速下明旨 以快處分 宗社幸甚 臣無任激切兢惶之至
疏入之日 適朴承宗引對光海 議以論罪之事 承宗曰狂妄之輩 投疏被譴者已多 以致國言之紛紜 此雖渠輩之自取 亦非朝家之幸 分付政院 此後如此疏 勿爲捧入 此人亦不論罪 以杜紛紜之弊 似合處置之宜矣 光海從之 疏本留中 不下臺官 以原疏下院之事 爭之不聽

公以前後進言之人 皆被罪名 身獨免爲可恥 因以恥齋爲號 盖取古人恥不與黨人之意也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주소

역대인물정보보기
인물관계정보보기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