한국학자료센터

  • Open API
  • 사이트맵
  • 이용안내
  • 열린마당

한국고문서자료관

통합검색

  • 상세검색
  • 문자입력기

디렉토리분류

닫기

상소(上疏) 초(草)    
G002+AKS+KSM-XB.0000.0000-20101008.B004a_004_00298_YYY
 
분류 고문서-소차계장류-상소 / 국왕·왕실-보고-상소
작성주체 발급: 정찬휘(鄭纘輝)
형태사항 크기: 23×21 / 낱장, 1장 / 종이 / 한자
소장정보 원소장처 : 논산 노성 파평윤씨 명재 종가  / 현소장처 : 논산 노성 파평윤씨 명재 종가  
비고 출판정보 : 『고문서집성 4 -파평윤씨편-』(한국정신문화연구원, 1989) / 본 이미지는 원본 소장처인 충남역사문화연구원의 협조에 의해 촬영되었음.
고문서집성 수록정보 『고문서집성』04 / 10. 소초 / 소초2 / 45 ~46쪽
 
자료로딩...
닫기


 平市令鄭纘輝上疏
伏以 臣等伏見李厦成等 托以爲祖訟寃 誣辱臣等之亡師 先正臣宋時烈 無所不至 前後儒生 及臣僚之上疏伸卞者 固已多矣 而臣等俱有生三事一之義 義不忍泯黙無言 玆敢相率叫閽之忠 陳其源委焉鳴呼 丙子之禍 尙忍言哉 我仁祖大王 雖爲宗社臣民之計 終有迫不得已之擧 而其含痛忍寃之心 何甞一日而少忘哉 所謂三田竪碑 不是迫不得已之一事 而故相臣李景奭 以其時詞臣 實撰碑文 使景奭苟能仰體仁祖之微旨 善爲說辭於其間 則雖不如初不爲之 而人亦可以推恕之矣 顧乃乞哀求媚 猶恐不及 反以助兵爲罪 倡義爲亂 使仁廟之本意 不白於天下後世 鳴呼 其罪可勝道哉 是以 亡師於景奭 侈恩之文 直用朱子之譏貶孫覿之語 夫覿作文媚虜 終享壽康 而景奭之事 首尾相符 此亡師 所以寓諷於前 而指實於後者也 盖覿作某文之後 甞言曰人不勝天久矣 古今禍亂 莫非天之所爲 一時之士 欲以人力勝之 是以 多敗事少成功 而身以不免焉 孟子曰 順天者存 逆天者亡 盖謂此也 噫 景奭之所以爲心者 亦若是而已矣 景奭甞撰孝廟行狀 而全其大志大業 先王下敎曰 之道 孝悌而已 此爲修身致化之本 且痛慨世事 體羅賢俊 托之心腹 交修道義 期挽世於三代 伸大義於天下 此實先王平日樹立之宏規大範 而今此狀中 不甚擧論 嗚呼大哉 先王之敎也及亡師製進誌文 專以此爲篇中主意 至有匪風下泉之語 則景奭必欲刪去而後已 若非先王繼述之聖孝 則孝廟志業 將不得昭載於幽宮之誌 可勝痛哉 當先王幸溫之日 亡師退在鄕曲 具有不安之端 不得候問於行宮 則景奭投進一箚 隱然譏斥 至以國網義理爲言 亡師乃因前日微諷三字之意 而顯斥於引咎之章 蓋世道漸降 人鮮知景奭之釁累 而景奭方且托以義理 詆山林之士 亡師心窃慨然 不得不一吐出胸中之蘊 景奭遂乃懼然避謝 此固出於本心不泯公議之可畏 而不與孫覿之聞人言而慚 無以應者 前後一般 今厦成等 乃以此謂之雍容 而亡師之言 則歸之於忿悽之發 還可笑也 然朱夫子甞自以爲性過忿悽 則忿悽之稱 顧何損於亡師哉 厦成等又以索瘢於三十年之前爲言 尤見其苟且不成說矣 夫大君子 貶褒予奪自有權度 而語黙抑揚 隨時不同 雖以其侈恩之文 見之庚寅之事 在景奭一生事業 最爲▣稱 故旣以此贊美景奭 而又以壽而康三字 寓諷於中間 夫三字之出於孫覿 人皆可知 則欲使景奭 因此自省而已 何甞彷佛於引擬之黯黮乎 厦成等 强援諸臣 以爲證明之地 將掩公議 謂出恩怨之私 甚至於亡師之出處大義心術本原而恣加誣衊 臣等請又一一卞破焉 亡師甞爲文忠公張維作墓文 而其銘末端有曰 況其初晩 不無異同者 可見其予奪取舍之微意矣 況如故判書李植 自初爭一臣字 而又無撰碑文之事 則尤非所可論也 至於故參判趙希逸 前輩流傳 皆以爲初不製進其評論之語不少 槩見於名籍之間矣 近窃見日記所謄傳 則希逸於其時 果有製造 而朝廷不爲入送虜中云 其文之必不求媚乞哀如景奭之爲者 推此而可知 前輩之不曾深咎希逸者 亦豈以此而然耶 況亡之作其墓文 只據家狀而爲之辭 則家狀中 沒其實狀 豈亡師意慮之所到而謂之有私於希逸 誠非常情之所及也 先正臣宋浚吉 當亡師疏斥景奭之後 深慮朝著之紛紜 果以不幸嗟惜等語 略及於知舊書尺之間 而何甞有是景奭疑而亡師之意哉 況浚吉甞以三田事 非斥景奭筆蹟 實有可卞者 且浚吉
之於亡師 甞稱以泰山喬嶽 其推重尊信 至於如此 則其於大段議論 豈有異同之理哉 若其今無主人之語 萬萬不近 此非景奭之所虗夸 必是厦成等之所做出 其何足多卞也 故副提學李端相遺集中文字 不過未詳 亡師之本意 欲以質問於他日 則此出於尊慕而質疑耶 出於非議而指斥耶 端相之於亡師 處以師友 終始尊慕 謂之未契微意則可也 謂之非斥 則安有是理哉 大抵厦成等 引以爲證者 或揑造全篇 變改句語 至達天聽 其誰欺乎 若夫故監司趙世煥問答云 尤可異也 亡師平生 未甞以此事自悔 則豈獨對世煥而有此語耶 旣骨之人 無可憑問 連姻之間 又非公證 臣等未知此語之果出於何處也 己亥大喪時諸大臣亡師相議 定用時王之制 則景奭有何獨主之事 而亡師亦何怒於景奭哉 向來凶賊 假托禮論 網打士林 凡有人心 孰不喪氣 而厦成等 今又啜拾緖餘 肆然提起 至以請放善道 自矜衒其氣味 脈絡之同歸一套者 昭然難掩 豈不危怕哉 求婚之說 何等猥褻 而厦成等之於奏御之文 何其無忌憚至此也 初與相議旋自違背者 實由於景奭 其時景奭書札 今可覆按 而臣等不欲效尤而詳言也 其他所臚列者 無非此類 盖渠輩方寸間逼塞 皆是怨憾之私 故反以釁起憾生 媢嫉疑怒等語 搆揑先正 眞所謂以鼠肝蛙腹 而敢疑君子之心也 然則其所引鴻匠之泛稱 及誄文中鳳之一字 皆援其所不當援 無非苟且之甚 而臣等伏聞己亥大喪 亡師請依朱子君臣服議 亟行方喪 景奭大言以排之 及亡師倡貞陵祔廟之大議 景奭又欲立異 將陳於榻前 爲一相臣所沮而止 其實狀見於亡師辛亥之疏 而厦成等 必欲掩諱 豈以此等數段 實爲得罪於公議 而又不可托之於恩怨故耶 亡師早游大賢之門 名著士林之間 仁廟癸酉 始除齋郞 俄遷大君師傅甲申擢拜持平 皆非景奭秉銓之時 則甄拔慕悅之說 何所據發也 設令眞有甄拔之事 曳布衣而謝門屛 鄕黨自好者之所不爲 以亡師之賢而乃爲是耶 臣等伏聞景奭亡師之盛名 參尋於邱寓者 非止一二云 窃想亡師 亦或有報謝之事 而此在亡師顯士之後 則又豈有躬攝韋布之理耶 李曼復通之言 與景奭甄拔云者 同一圈套 朝家文跡 今可考信 而白地做成 乃至於此 他尙何說哉 景奭爵則元輔也 齒則先輩也 其於接見之際 書牘之間 稍存體貌於禮則宜方其竄謫 特致勞慰者 亦出於與人爲善之意 而其泛引九罭中語句者 不過相臣之例稱赤舃 方伯之例稱甘棠而已 曷甞眞以景奭 僣疑於周公之聖哉 窃念亡師 以豪傑之才 聖賢之學 又有甘盤之舊 深結孝廟之知 自天地飜覆以來 遯跡林藪 若將終身 逮至御極 奮大志至誠 招徠待以賓師 其密勿都兪者 莫非復讐洒恥之深計 皇天不助 龍馭遞昇 亡師終亦罹禍於凶黨之手 千古之下 足令志士隕淚 乃今聖心開悟 泉塗改照隱卒崇終 靡有餘憾 而幺麽厦成輩 猶且鼓扇邪說 恣意陵踏 世道之變 斯文之厄 孰有大於此哉 厦成等 雖是後生 豈不聞當日之事 而今其言一則曰非臣祖安得以進 一則曰臣祖隨遇力贊 有若與亡師較其功烈者 臣等於奭常所羞道 又何忍幷稱亡師於景奭 而辨其高哉 所可痛者 以孝廟之締搆謨猷 歸之於安閑空談 急於詆辱亡師 而乃敢幷誣孝廟 是可忍也 孰不可忍也 然此豈一朝一夕之故哉 背師倒戈者一出 而讒賊之氣勢益張 其所以搆揑亡師 指斥本原者 一皆祖述乎彼 而求其根柢 則實自賊異端中出來 將至於洪水猛獸之禍 而莫之遏 豈天之喪斯文 而終不可捄耶 雖然此輩欲掩先人之禍 而益彰其惡 以致當日之事 暴揚無餘 晩生後學 皆知其可恥 抑無乃黙誘其衷 作此悖擧 因使義理 稍明於末世者 亦天意耶 鳴呼 其亦可哀而不足怒也 而等目見亡師之受誣 不勝憤慨之忱 敢以已陳之蒭狗 略暴於紸纊之下 伏願聖明 洞邪正是非之
源 嚴好惡懲討之典 使有所恃 而斯文永賴 邪說不復作 而世道益明 不勝辛甚 臣等抑又惟念 臣等之發明臣師之心事 實所以發明孝廟之大志大義 故臣等不敢以今日例書之 年號加之於此 盖館學章疏 亦有不書之規 故敢用此例 誠極猥僣 而其意則實爲我孝廟也 伏乞聖上 勿以僣妄爲罪 而幷垂察焉 臣等無任云云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주소

역대인물정보보기
인물관계정보보기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