한국학자료센터

  • Open API
  • 사이트맵
  • 이용안내
  • 열린마당

한국고문서자료관

통합검색

  • 상세검색
  • 문자입력기

디렉토리분류

닫기

상소(上疏) 초(草)    
G002+AKS+KSM-XB.0000.0000-20101008.B004a_004_00300_XXX
 
분류 고문서-소차계장류-상소 / 국왕·왕실-보고-상소
형태사항 크기: 21×134 / 낱장, 1장 / 종이 / 한자
소장정보 원소장처 : 논산 노성 파평윤씨 명재 종가  / 현소장처 : 논산 노성 파평윤씨 명재 종가  
비고 출판정보 : 『고문서집성 4 -파평윤씨편-』(한국정신문화연구원, 1989) / 본 이미지는 원본 소장처인 충남역사문화연구원의 협조에 의해 촬영되었음.
고문서집성 수록정보 『고문서집성』04 / 10. 소초 / 소초4 / 49 ~50쪽
 
자료로딩...
닫기


 上疏
伏以臣 以草野賤品 韋布微蹤 學不通方 知未見事 不增涉於世間之論議是非 而況自黨目分派之後 公議晦塞 士習偸薄 尤不欲同浴於衆流之中 只爲寂黙專靜爲自靖之道 京外士徒之發通封章 項背相望 而一不着名字於紙末 有若聾聵噤啞者然 或不免譏嘲於時世之尙論者久矣 仄聞今者有大議論 熾張於一國 上自朝紳 下至章甫 競趍駿奔 渾國攪 觀其衆象將必有大禍踵作 而國不爲國之漸 臣於漆室之中 自不覺蹶然而起 倚柱而嘯 當局爭鬨之人 至急於伐異黨同 未暇省察於危亡 而如臣草野之身 自是局外之人 亦有傍觀之明 則目見大禍之將至 曾無篘蕘之一言 而及其危亡之旣至 則馬逸踐蔡 尙云可憂 草野雖遠 亦豈晏然 此臣之所以寂黙自靜之計 不得不中途一破 而郇模東市之哭 自不得不發也 伏乞殿下 勿以人賤言微 而恕察狂戇之忱 窃伏惟 朋黨之禍 從古有之 爲人君者 倘不斥而闢之 如洪水猛獸之害 則尠不至於亡人之家國 東京黨錮之慘 季投河之變 皆鑑之昭著者也 殿下於日御經筵 披複史籍之暇 亦豈不目擊心警 而反不察今日之有此 何也 我國家 自有東西之標目 始成聚分之機軸 而及己亥禮訟之後 傾軋之習已錮矣 宗社之所幸 莫甚於此 先正臣所▣東西二字 實爲誤國之禍胎者 政是的確之論 而然其時所爭者 不是私門自家事也 乃先大妃殿 服制之大節 而係是宗統之重 禮法之大 則旣有黨目 後不得無相爭之端 許穆尹善道之說 雖極妄悖其所爭者 惟是邦家事 而至於今日之黨論 則甲乙之所相雌黃者 其本盖於公家文字甲子以後 先正臣 尹宣擧宋時烈之家 以碑文書札問事 互相忌疑徃覆 生其是非得失 元不係生之休戚 國計之利害 則不過爲兩家門人之一場相質 而當時當局之大臣 推而上之於朝廷 轉移私家之是非 辨作公朝之論議 惹起無限爭端 激成無限風波 自是以後 搜人文字 掇拾搆揑者 便成一習 窺覘人家之私篋 吹索毛裏之瘢 若得萬一疑似之文字 則得相賀於同流 以爲伯戰之奇貨 甚至於謄傳生徒輩誄葬之私文 登徹於章奏之間 而構成陷人之罪案 曾不知以私家𤨏屑之文字 瀆擾至尊之天聽者 爲不恭不敬之歸 而朝廷又掇拾其餘論 鼓動其勢 上自大臣 下及臺閣 進箚投疏 跟踵相接 滿朝鴻洞 風波蕩汨 挺身抽刃血鬪力戰 期至于快勝而後己者 有若邦國安危之機 甚至於呼吸之間者然 而顧其本 則只是私家一文字之故耳 我東雖偏 亦一千乘之國也 三百年禮義之窟 朝廷之軆統自別 而未免爲澆薄爭梗輩之所攪撼 擧陷於恐動簸弄之中 則朝廷之不自尊 何若是甚耶 朝廷之不自尊固也無足言 而我殿下以英明望哲之德 鑑燭萬理 明無不照 而亦未免躬駕 而隨入於其中 甲子後三十餘年之間 擾我殿下之萬機者 都是私黨爭鬨之說 而殿下出辭氣 費精神 夙霄惱擾 而酬應者 亦是私家文字事而已 則臣未知今日國計民憂 未有重於私家文字者耶 殿下之不自尊 臣窃痛惜之不已也 殿下之自處 旣如是不尊 故殿下之臣民無嚴殿下 不憚上瀆 至以不近之說 勒爲重大之名目之 爲恐動天聽之計 今日所謂尹宣擧誣毁孝宗云者 卽是也 某之文集 旣經睿賢 其上下文理之斷無疑似者 己得可然於重瞳 日者 聖批中 上下文理 予披閱詳矣 未見近似於儒疏者 則何可以誣毁之目 直驅於罔測之科云者 己爲不易之斷案 足破恠鬼之肝膽 今不必屑屑更卞 而第觀其搆誣者之情態 極爲巧蜜 有不忍正視者
憤慨所激 不得不更加畧卞焉 其所謂康王之說 乃尹鑴之書也 某答書以與余意刺謬等語 峻責以斥之 則尹鑴之書 引以爲某之罪目者 其有萬一近似者乎 其所謂枉擧之言 乃某自比之辭也 以古人之警器 窃擬於其身 則其云侵逼君上者 其有萬一近似者乎 此等說話 都無依據 元不成說 則初無可卞之義 而一邊之藉爲口實 深爲中毒者 乃句踐詐矣 廷廣狂矣 八字語也 若無上下文義 而單出八字 則牽合者 容或指疑 而上旣有指的之語 下又有承接之義 盖其全篇要趣 以文王百里興王之道 期待於孝廟 故旣曰海邦雖偏 獨不可百里起乎 又曰繼志述事 實在聖上 其擔負孝廟文王之道者 煥然明白 而其下所謂 句踐詐矣者 乃是斥句踐之詐力 以爲不可法者也 盖文王則以仁義之王道而興周 句踐則以詐力之覇術而復越 其所以旣引文王事 又引句踐說者 只欲其爲一鑑一戒之地 而勸崇王黜覇之意也 又於其下 以似法文王政義 講春秋之策終其說 其終始大旨 只在於以文王期待而已 則一邊者全沒其期待文王之意 指出句踐之詐字 以某之意所不到者 勒以爲誣毁云者 其果尊敬孝廟之意乎 凡暗刺隱諷之文例 常藏頭譁 實不爲顯言直指 使之形此影彼而已 如金宗直弔義帝之文 雖其本意 不近於子光之所巧計 而其篇中全無世祖魯山字 則子光之奸謀巧計 釋以爲潜嘲窃譏者 容或欺人之視聽 而至於尹某之書 直云繼志述事 實在聖上 則是的指孝廟藏頭之 而其下又直斥句踐之詐 則有何隱爲擬比之可疑乎 今日申球輩之奸謀巧計 能爲子光之所不能爲 吁亦慘矣 吁亦甚矣 雖三尺之童 若粗知魚魯之卞 則可知其文義之明白無疑矣 抑又有說焉云云
 以下五張云云 姑不盡錄 而留待發刊後
 全篇奉上矣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주소

역대인물정보보기
인물관계정보보기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