한국학자료센터

  • Open API
  • 사이트맵
  • 이용안내
  • 열린마당

한국고문서자료관

통합검색

  • 상세검색
  • 문자입력기

디렉토리분류

닫기

1660년 우윤 권시(權諰) 상소(上疏)    
G002+AKS+KSM-XB.1660.0000-20101008.B003a_003_01299_XXX
 
분류 고문서-소차계장류-상소 / 국왕·왕실-보고-상소
작성주체 발급: 권시(權諰)   /수취: 국왕(國王)
작성시기 1660년 / 경자4월24일   
형태사항 낱장, 1장 / 종이 / 한자
소장정보 원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 현소장처 : 해남 연동 해남윤씨 녹우당  
비고 출판정보 : 『고문서집성 3 -해남윤씨편 정서본-』(한국정신문화연구원, 1986)
고문서집성 수록정보 『고문서집성』03 / 25. 소초 / 소초3 / 493 ~495쪽
 
자료로딩...
닫기


庚子四月二十四日 右尹 權諰 上䟽
伏以臣之無狀 盜窃虛名 上欺 天聰 濫添招賢之列 已三朝矣 正是豹尾之續耳 在臣自量之 義惟有一退字而已 犯分入朝 耽戀遲遲以至今日者 欲備死骨之數 以冀眞馬之來 當今之時 人物眇然 宋時烈宋浚吉 負一代朝野之重望 蒙 先王之拔擢 以遺 殿下 委任勿貳 篤信不疑 易所謂有孚交如者 此之謂也 如臣不肖 亦叨兩人之後 猥被不世之 寵 臣常謂兩人曰 吾輩今日所恃者 聖心耳 雖誣以大逆不道 惟當自反仁禮忠信之不足 益加惕厲 戰兢不解耳 可去可就 何係於此不謂 時烈以無根之言而先歸 浚吉以▣▣之䟽而繼去 如臣死骨之輩 更何爲而在朝遲遲乎 況▣▣䟽中有曰 廩人繼粟庖人繼肉 古者待大賢之禮也 君子居是國也 其君用之 則安富尊榮 二人自己之安富尊榮則極矣 而君上之安富尊榮則未之聞也 臣以何人敢受廩繼之寵而不辭 未嘗有一謀一猷裨補聖朝矣 今見▣▣之䟽 不覺悚汗添背 伏乞 聖主垂矜 特收廩繼之命 俾安微分 不勝幸甚 且臣窃念臣有不可不去者 時烈浚吉 若謂之興衰拔亂之才 可以必酬聖上繼志有爲之心 則臣未敢信要之下 不失欲善之人 己窺古人爲學之大要 而其慈諒忠實之心 己孚朝野 使之在朝 而其責難陳善之功 日漸不已 積以歲月 則有補於 殿下興衰拔亂之業 夫豈淺淺哉 國家祈天永命之基 亦未必不肇於此也 若然則雖以臣之愚劣 亦可以陳力就列矣 臣常謂人臣獲乎上 而有爲於世者 君臣之交孚 而當路於朝 則須使言其過惡者 日陳於前然後 君臣相互警飭惕厲 有則改之 無則加勉 而不責言者然後 可以有爲矣 苟不能然 而一有言其過惡者 輒奉身而退 從而罪其言者 是將防民之口矣 其如好問好察 隱惡揚善 執兩用中之義何哉 其如立謗木之義何哉 在上 八元八凱在朝 有何可誹可謗之事 而必立木以來誹謗乎 誠以君臣欲相警飭之意 無不所用其極也 旣曰誹謗 則其中不道之言 亦必多有之 猶且隱惡而揚善 此所以爲治之也 若元凱 聞其謗而遽退 不能隱惡而遽罪言者 將何以來千里之言乎 殿下何不以此義自責 而責臣隣乎 殿下誠以此義責之 而二人猶且不來不留 則二人誠非之用心也 今不能然 時烈浚吉 相繼去 國 責難陳善之功 將或日弛 則臣將何所恃 而欲揚揚於百僚之末哉 此臣所以不去也 臣聞無故而殺民則士可以去 無故而殺士則大夫可以去 時烈浚吉 旣承 天寵 委信不貳而當路 誠一世之幸也 然人非 何能每事盡善 使上自朝廷 下至閭巷 皆得言其過失於 聖聰之下 而殿下與之更相戒飭 則豈不是氣象乎 臣見閭巷欲言二人之失而不敢心非腹誹 而不得發諸口 是豈太平氣象乎 臣常爲 聖朝憂之 爲二臣憂之 臣嘗謂 大王大妃 今日之喪 當爲三年之制 必然無疑 今雖義起 可質百世 況聞古人已云太后當爲嗣天子喪三年 臣之謏聞 未嘗博考 未知信否 殿下試令有司 博考諸書 則可知其虛實矣 惜乎 時烈浚吉兪棨之賢 而未察當爲三年之義 故街談巷議 未快於心
해남윤 교정 원본페이지:494-600


者久矣 至於今日 此議己發於 朝廷之上 而諸人猶且執迷不回 時烈所謂先王不害爲庶子之言 則謬之甚矣 一世擧知其非而不言 此所以來▣▣之讒也 ▣▣之詆讒媢疾之狀 誠極可惡 而不計其身必至之禍 能言人所不敢之言 其亦敢言之士也 臣謂 聖朝將取其敢言之長而隱其詆讒之惡 以來天下之言也 朝論太激 至於此極 以宲其下移之讒 無故而殺士 不幸而近之 況▣▣曾在 先王龍潛時 有師傅舊恩 雖燭其不善 而取其所長 念慈不置 位至中大夫 則其不可輕殺明矣 今者必殺乃己 則如臣躁妄酒狂 不知將來有何妄發 而得罪於聖朝也 此臣所以不可不去也 臣因此而又窃有自愍者 書曰民否則厥心違怨 厥口沮呪 睊睊胥讒 民乃作慝者 民俗之常態也 凡爲之長上者 或告之曰 怨汝詈汝 惟自敬德 厥愆曰吾之愆 不啻不敢含怒故上有惕厲之德 民有安保之樂 苟不能然 而徒怒★氓之訛言 或告之曰 怨汝詈汝則信之 不能寬綽厥心 亂罰無罪 至殺無辜 則民安所措手足乎 不但人君之道爲然 凡守令爲長上者亦然矣 今臣窃見張澩柳培元等謀陷 出於情外兇慘之言 元無宲狀 只是鄕俗間 浮浪虛訛之類 爲守令者 靜以鎭之可也 專由兪椗 聽讒信訛 不能寬綽厥心處事顚妄之失 而張澩又是朝官 雖曰有罪 非外官所可擅施刑杖 而推官據加酷刑 無敢言其非者 張澩培元 只一無辜之民 而至勤 王獄 上煩 天聰 誠可矜也 臣今去朝而居鄕 則鄕曲浮訛 薄俗之常也 臣之過慮橫罹之厄 安保其必無乎 臣之情其亦戚矣 臣窃念明愼刑獄 王政之要 況今 聖朝憫饑憂旱之日 弛刑緩獄 急務當先 如尹▣▣之罪 張澩培元之事 雖己先在流配之地 宜或思有以寬宥之 庶冀和氣之來 憂早憫饑 無所不用其極之道 當如是也 ▣▣張澩 罪之輕重雖殊 事之大小不同 當在明愼之科則一也 臣窃以臣之心 度浚吉之心 ▣▣言其過失 而朝廷論以按律 其心豈所安乎 雖欲留其可得乎 臣之名雖未擧 臣之負 國之罪 亦在▣▣譏刺之中矣 朝廷若赦宥▣▣之言 而幷貸臣之罪 則臣庶幾可以留矣 今治▣▣論以重律 則臣安得不去哉 若朝廷試宥▣▣之罪 而殿下特命 追論浚吉責之君臣旣己心相孚 決不可以人言遽去 則浚吉不信聖心則己 不然寧得不還 浚吉病人 必不能排日登行 想或中道遲滯 追命若至 猶可及止也 臣之妄論至此 而臣之事 罄竭無餘 伏願 聖明垂察 特許臣退身守分 不勝幸甚 身無任惶恐屛營之至
答曰省䟽具悉卿懇 邦運不幸 凶言罔極 言之氣塞 念之心寒 尹▣▣之罪 輿情所憤 群議至重 誅之之論雖重 流竄之論 不可終悖群情也 且卿以去就之義 言及䟽中 觀覽及此 心深驚訝 不知所言 方今戶籍之事 宲望於卿矣 辭拙意窮 未能盡記 後日登對時面諭焉
政院啓曰 以右尹權諰上䟽 卽遣史官 傳諭左參贊宋浚吉事傳 敎矣 伏見其䟽末端之辭 則有曰朝廷試宥▣▣罪 而殿下特命 追諭浚吉 責之遽去 則浚吉不信 聖心則己 不然寧得不還云云 盖其意必欲先宥▣▣之罪 而追諭浚吉 使之還來也 ▣▣陰凶之狀 輿情之所共憤 而兩司齊發論以極律 則豈可因一人之言 沮遏方張之公論乎 ▣▣之罪 旣不可宥而不宥 ▣▣之罪 直爲傳諭宋浚吉 又非權諰之本意 依䟽辭傳諭之 命 不得奉行矣 且觀其䟽辭 極言▣▣之不可罪 而至謂之敢言之士 夫敢言云者 忠贛敢陳之謂也 ▣▣䟽中 搆誣兩臣之事 姑置不論 至如上犯 先王之悖語 亦可謂之敢言乎 擧此一款 他可知矣 人之所見 不甚相遠 而不料其言之乖戾 一至於此也 伏想 聖明 必己洞察 而是非之辯 不可不明 區區所懷 並此仰陳
答曰 噫 君臣之間 貴相知心 何不知予心之所在乎 ▣▣死罪而難逭有所不忍者 故減 答답ㄸㄸ ㄸㄸㄸㄷ答답 ㄸ ㄸㄸㄸㄸ다답다다아답답罪遠竄矣 且無宥▣▣之命 則是豈因一人之言 而沮遏方張之公議乎 予之過慮 雖不赦▣▣之罪 更以䟽中不必凶言所動之意等語諭傳 而幸或幡然 故使之傳諭矣 卿等之意如此 姑停傳諭之行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주소

역대인물정보보기
인물관계정보보기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