한국학자료센터

  • Open API
  • 사이트맵
  • 이용안내
  • 열린마당

한국고문서자료관

통합검색

  • 상세검색
  • 문자입력기

디렉토리분류

닫기

기사년 일기(日記)    
G002+AKS+KSM-XG.0000.0000-20101008.B004a_004_01696_XXX
 
분류 고문서-치부기록류-일기 / 개인-생활-일기
작성시기 기사4월26일
형태사항 낱장, 1장 / 종이 / 한자
소장정보 원소장처 : 논산 노성 파평윤씨 명재 종가  / 현소장처 : 논산 노성 파평윤씨 명재 종가  
비고 출판정보 : 『고문서집성 4 -파평윤씨편-』(한국정신문화연구원, 1989)
고문서집성 수록정보 『고문서집성』04 / 26. 일기 / 일기1 / 418 ~422쪽
 
자료로딩...
닫기


堂明一遺稿 經筵記語 關八松先生事抄錄
己巳四月二十六日晝講
玉堂尹煌·崔有海 特徐渻·具宏 承旨尹知敬鄭太和·尹坵朴日省 講禹貢面 之治水 行其所無事也 冀都土瘠民貧 故易於爲善云矣 曰 凡事必得其要 然後事皆得宜 如之奠高山大川 皆是得治水之綱紀者也 古人以先鑿龍門 爲比於學問之事 此實知要者也 朱子曰 看得太極處分明 則天下萬理 皆從此出 此乃理之萬殊一本故也 此宜深體而明之 以立所見後 不爲人欲之所陷溺矣 上曰 中國之人有曰 之治水 要欲防水 永絶水患 則流入中國 爲不可云 此言如何 曰 水之性潤下 必得治水之道 順其自然之勢然後 可以去水害矣 則如今之堤堰 莫重大水 何以善防之耶 漢武時有人進言曰 河水善防 使之東流入海 則可以防胡 可以絶水害云 武帝壯其言而不用之 此中國人不知何人所論 而似是無稽之言也 上曰 然則中國河水之患 何以絶其根本耶 曰 凡事順其理 則無不有成 逆其理 則雖小事必敗 況此大事耶 上曰 用其勢而利導之者 正謂此也 曰 上敎至當 孟子曰 今夫水之就下者 人之性善也 激而過顙者 豈水之性也 此亦善言水性之義也 《講訖曰 臣以巡撫御史統營李舜臣所爲者 多可法之事矣 上曰 其人如何 曰 至誠爲國事 但度量則似挾小 與元均不協 相與成仇 朝廷使之和解 終不聽從 此乃量小 不知國事爲先者也 其時戰舡 則多有可用應敵之具 今則掛置陸上 將何以應敵耶 上曰 今見統制使狀啓 則曰 左水使不爲整治兵舡 水操之時 亦不來參 事極可駭矣 守曾以官奴多捕斬倭賊 因爲僉使 其舡隻之制 多可觀矣 我國大舡 則忽遇倭賊 必皆淪䧟 盖倭舡甚少 故其捷於相戰也如此矣 上曰 舟師等事 令備局議處》 曰 近來人心不定 莫非長老之臣不爲鎭定之故也 昔光武時 卓茂先爲太傅褒德侯 其時天下未定 諸將未及論功 而先用卓茂者 實以鎭定人心之本也 今者張顯光·金長生若使來在都下 使多士有所矜式 則雖不爲職事 自然有風敎之佐矣 上曰 予每欲來在 其人等不肯上來 此乃予誠意淺薄之故也 曰 國家自有優老之典 前月韓德遠亦以年滿八十加資 今者張顯光·金長生皆年老 顯光年七十六 長生年八十二 似當有優老之義 顯光子應一尙未通仕 南中士子等亦願朝廷之收用 亦一待儒臣之道也 《無發落 政院取禀 上曰 知道》 曰 兩臣之不來 亦以老病之故也 明宗朝及宣廟朝 待儒臣李滉·李珥·成渾之道 極盡其禮 其時亦招則上來 久則下去 往來之際 聖上待賢之道 實爲人心之所感矣
庚午九月十九日 夜對入侍
參贊官尹煌檢討官李景曾·崔有海假注書李道長記事官申恦·李海昌 夜一鼓 賜酒大一盃小四盃而罷出 上御興政堂 李景曾進講大學衍義 自漢白虎通義 止天理人倫之正一 上讀音一遍 釋一遍 曰 天地之所以爲天地者 以其有三綱也 三綱若紊則國不爲國 而閭閻匹夫亦不得爲人矣 君者群也 群下屬望也 臣者堅也 堅其臣節也 子者孶也 孶息之謂 夫者扶也 扶持之謂 婦者服也 以禮屈服之意 臣不使於君 子不使於父 婦不使於夫 則三綱亂矣 曰 古人只言五常 朱子加健順二字 對陰陽五行 故古人以爲完備矣 在天爲元亨利貞 在人爲五常 夫性情則四端七情 發於外則爲三綱五常 此所謂萬殊一本也 明於一本之理 而至公無私 則三綱五常之道備矣 曰 自人物賦生之初言之 則當先言父子 而此先言君臣者 有天地然後有父子 彼先言之 然世亂則父子不相保 故此先言之矣 上曰 彼先父子 此言君臣者 何故也 爾意亦好矣 曰 有父子然後有君臣則父子本也 曰 以綱紀萬化言之 故先君臣矣 上曰 君爲臣綱 責任如許其重 而後世君不能盡職 故臣不能正 國不能治 此必由君失爲綱之道耶 曰 古語曰 不自滿暇 國雖明昌 常不自滿暇 每念國不治歟 民不安歟 表率於上 如日中天 則賢邪進退 一政事之間耳 古語曰 才不借於異代 當今之世 雖曰乏人 豈無可用之人歟 若曰 如此 足以爲小康 則天下之事漸退 古人曰 如涉春氷 此非直以謙德言之也 兢兢業業之意 常在於中 故日覺其德之進矣 上曰 此註君正則臣亦正矣 此語至當矣 至於父子則之子皆不肖 至如唐太宗 可謂豪傑之主 而其子悖妄無比 敎無所施 太宗不足道 之敎則宜無所不至 而終至不肖 此理未可知也 曰 古人曰 唯上智與下愚不移 若夫天性本惡者 聖人亦無如之何矣 然人性皆善 故雖至惡而亦多有化之者 以象之惡 化之德而有忸怩之心 人情之本善 據此可知 但氣質昏濁 則善念暫生而惡心旋至 故卒難化之 此之所以不得敎其子也 上曰 物理固難知也 生不肖子 瞽瞍生大聖人 瞽瞍之生大聖人 猶有天理也 之生不肖子 不可以常道論也 曰 周公武王與管蔡 同是文王之子 其聖狂之相距甚遠 豈特之子爲然哉 上曰 此言夫正則妻亦正 此語誠然 而孔子三出妻 此何故而然 曰 婦人之性 純陰難化 故如此矣 中人以上 不學而知 中人以下 困而知者多矣 由敎化之不美而不能振作者多矣 故聖人有不能以禮治之者 以法治之 故三綱之中 君道爲大矣 上曰 處於上則似易矣 以父子言之則難容人力 不能敎其子矣 至於君臣則刑而制之 處事似易矣 必有明哲然後可卞賢邪 故古人曰 惟帝其難 從古修身之至 豈無一二 以不能知人 故不能正國矣 曰 人君之心 先修本源之地 如止水無波 如明鏡光照 則可別賢邪 若有偏僻之心 則必有小人由曲踁而進 以致亂亡者 千載滔滔 正心修身之外 豈有他哉 曰 楚王好細腰 宮中多餓死 人君好惡 其下化之 如影隨形 好征伐則殺身以成功 若常存好善之心而無一毫私意 則其下化之矣 昔昭烈有言曰 勿以善小而不爲 勿以惡小而爲之 此乃格言也 若政事之小失 或以爲無害 則國必亂亡 上曰 其言至當 昔人有曰 宮中好高髻 四方高一尺 自古而然 爲惡爲善 無不易從 且曰 志趣所在 誰敢不從 自古論之 可謂順矣 以今言之 則眞不然矣 此必古之人君 有尙氣數故然也 以予言之 亦有不喜之事 在下之人不肯從之 是未可知也 曰 聖敎必指朋黨而言也 廷臣孰無惡朋黨之心哉 此實爲數十年之痼弊 而人各有心 故雖懷至公 欲盡同寅之美而未化矣 上曰 此註亦曰 天下之事衆矣 所以治之者 厥有要焉 當今之世 則去朋黨爲要也 若爲朋黨 則三綱之常 盡歸虗地 而人道絶矣 以廢朝時論之 人之莫親者兄弟也 異己則不相見 雖他人同氣則相親 此非人道之滅耶 景曾曰 此事匪今斯今 流來五十餘年 論議乖隔 一朝難以去之 《若欲卒去 人人各異心 恐不可以卒去也》 至於廢朝之事 固不可掛齒牙間 似聞今之臣僚 頗多協恭云 曰 近來則稍避形跡 若有異己 則雖有身累 諱而不言矣 上曰 此亦非公心也 惟當無物我而後 可以公矣 景曾曰 聖敎至當 但異己有累者斥之 則自此必以爲朋黨矣 曰 古語曰 無偏無黨 若每守此 則至於形跡嫌疑之間相攻者 可以照之 伏願恢至公至正之道理 以爲相近如何 上曰 書曰 無有淫朋 惟皇作極 此眞格言也 曰 無有作好 無有作惡者 情性之正也 朱子曰 四端理之發 七情氣之發 或曰 四端於七情中橫貫過了 古人於此 說話甚多 儒臣李珥奇大升之言甚善 小臣罔敢知 而李珥之論甚格言也 景曾曰 目今邊虞孔棘 上下之所憂者 正在於治兵軍務 而近來又多綱常之變 頃者有子殺父之變 近來逆賊及奴殺主之變 無月無之 風俗澆漓而然耶 抑廢朝遺風尙存 敎化未及行而然耶 上曰 然矣 實由在上之人不能盡君道而然矣 至於如此 曰 中國行周禮鄕黨州閭之法 歲歲撿飭用賞罰 而我國則無之 甚可憂也 若必待民安而後設敎 則無歲無變 而化無可行之時 豈不憫哉 小臣爲楊州時 聞有弟兄不和者 不擧其名 下帖約正 令報如此人 則其人相與握手 乃復如初 一州如此 則一國可知 若自朝廷撿飭 則豈無感化之理乎 外方亦多有孝子矣 守令禮曹禮曹必分等 有實行則除職或旌表矣 今則或防於禮曹 或塞於政府云 伏願更爲申明表章如何 上曰 其言然矣 前者令政府每歲擧行而未卽成 此必政府多事之致也 今年則令擧行可也 楊州柳灒柳活之四寸也 當廢朝時族親飛揚之日 切不求仕矣 及爲衛率 逢庭請之擧 卽棄其官 負母而歸 親自負薪供親 眞孝子也 今以柳夢寅緣坐 移配鐵原矣 古人云 求忠臣 必於孝子之門 尹義立亦已蕩滌 則此亦法外施恩 以示勸彰之擧 可也 極爲惶恐敢啓 曰 昔竇廣國欲爲相而不爲曰 恐天下以我爲私 此雖後世之事 至於杜私路則甚善矣 傳敎之言 無非敎臣子也 近日內需司之事 臣曾爲外方時 多見其未安之事 或有其可爲之事矣 至於聞見之人 不知事之本根 若有此別傳敎 則不知聖意所在 必以爲近於私 臣待罪近侍 只願聖德傳於天下 法於後世 若還收內需司等別傳敎之命 則豈不有光於聖德乎 上曰 此語甚好矣 內需司之事亦有是非 不當無論是非而廢閣也 曰 小臣在外方 見亂世內需司之弊 罔有紀極 叛主逃役之輩 托於頭目 其弊罔極 聖上反正之後 其弊絶無 至於投托者 盡皆還給 故閭閻皆仰殿下之盛德矣 近年以來 稍有其弊 愚民以爲曩時之事復作矣 此由於頭目之泛濫 而遐方之民 不能來京卞爭 卞爭而得伸者亦間有之 自古慮有此弊 凡公事必由吏曹者 所以防其弊也 尹棨亦豈欲廢閣君父之命哉 第有可考之處 未及爲之矣 竟以此特命罷職 臣民等皆以聖意有愛於私財也 以一郎官之罷 外方頭目皆莫不生氣 而叛主之輩亦如前日矣 一郞官之罷 固不足言 而臣民之意 以此缺然矣 曰 昔者筵中自上曰 唐太宗從諫如流 故天下大治 大小臣民無不欽仰盛德也 今者尹煌所達 實陳閭閻弊瘼 臣之愚意不在於他 惟願採用此言耳 曰 臣不敢詳知 但在廷之臣 猶未知某公事 況瞻聽之人 何以知之乎 遐方之人 聞以內需之故罷銓官 則所關非細 故敢達耳 臣等何敢爲一郞官以私敢達哉 曰 廢朝時 則內需奴婢皆復戶 而不爲束伍軍矣 聖明卽位之後 不爲復戶 又括丁壯以爲束伍 臣民孰不仰殿下之德哉 小臣當廢朝時周行八道 見大富瓦家而問之 則曰此內需司奴婢之家也 若有奴婢 則此時豈不投托哉 今後自稱遺漏者詐也 廢朝之時 人心憤鬱於內需司者久矣 今若以此罷銓官 則人心必駭愕 故以此敢達 若因一郞官之罷而煩瀆如是 豈非迷劣之甚乎 上曰 本官守令當査覈其眞僞 公賤則以爲公賤而棄之 私賤則以爲私賤而棄之 則好矣 此守令不能善爲 故有弊矣 上曰 古人夜對時 飮酒至醉 不能出去者亦多云 此饌雖不好 幸勿以爲恥 安心醉飽 盡懽而罷 曰 此誠榮遇 臣等不勝感祝 若所達之言 採而見施 則臣等之感益深矣 若所達之言 不見採用 則臣等雖出去 有何面可以對人乎 上曰 其言甚好矣 所懷但此而已乎 曰 言之非難 行之甚難 言之適中爲難 而所達之言 能使聖上體念尤難矣 左右孰欲隱其所懷而不言哉 曰 古語曰 德將無醉 臣元不飮酒 精神昏亂 若過此爵 則失禮必多矣 臣之先祖萬理世宗朝 爲集賢殿副提學 其時三時進講 夜對甚數 爵不過三云 此實得宜也 上曰 失禮何害 文宗朝 常見性理大全 以進學問 且使廷臣讀之 請於省事淸宴之時 時看性理大全 與明經之士 商確義理 必有所益矣 此祖宗朝遺法 故敢達 上曰 成廟朝 視學士如友 則醉不出者亦多矣 此非美事耶 世宗朝無過三爵 此亦好事矣 曰 古人每逢事 必窮其所以然矣 程子曰 有若扶醉漢 一邊正則一邊不正云 古人曰 學道有如飮酒 一杯好 三杯通 四杯浹洽矣 學道義理 浸灌浹洽 如酒之浹洽 此雖皆尋常之言 而自上軆念 則是亦窮理之一端也 景曾臺諫所啓 則自上不允 御史所啓 則令本道監司査覈 甚爲未安 曰 令本道監司査覈 甚不當矣 當初送近臣 而令監司査覈 監司旣不能自査覈 使鄕所色吏査覈矣 曰 小臣亦曾爲御史矣 至於閭閻出入之際 豈無所聞之事哉 但御史所捉 自上必加之罪然後 可以有紀綱矣 紀綱一壞 則雖之世 必不善處結末矣 景曾之言皆當矣 臣不敢有所煩達之事 國無紀綱 何事可爲 興兵則逃軍不殺 治郡則贓吏不罪 此數三事 皆大節目也 諸葛亮馬謖 分義豈小哉 惟犯法則必加之罪 伏願法不以親踈有間然後 國家保存矣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주소

역대인물정보보기
인물관계정보보기
닫기